【菲常跆拳】外傭3年取黑帶驅走自卑:視每項家務都係訓練!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群菲傭、印傭在運動場館內正在練習跆拳道的套路。每一次揮拳、踢腿,躍到半空,腿一伸,木板擘開兩半,每一個動作前,她們一鼓作氣,使勁地喊一聲:「啊!」就像視眼前那塊木板為仇敵一般。那股非一般的丹田氣,是儲下一周的辛勞、鬱悶而練成,喊是一種釋放,為要把體內最後一滴的自卑也喊出來。

訪問後一個月,兩位菲傭Susan和Hazel,已由紅黑帶級別(白色帶為最初級(10級),紅黑帶是第1級,僅次於黑帶),晉升至黑帶跆拳道手。她們不足3年,一周僅有一天訓練,考上黑帶。記者問為何如何逼迫自己,趕急至3年考上黑帶。她們不明所以,回道:「其實不算快了。只要不停下來,27個月,有27個月,應該要考上黑帶了。」每年應付9個考試,還有一年3次比賽,她們給自己挑戰,「因為從前我覺得自己什麼都做不來,現在我可以告訴別人我是黑帶跆拳道手。我不再是nothing。」

攝影:張浩維

尼泊爾導師:上班前凌晨6點排隊book場

她們參與的香港鳳凰跆拳道會,是由一位居港20多年的尼泊爾導師Homarshad Gurung所創立。他90年代初來港當技工,跟友人學習跆拳道,3年考上黑帶,繼而再通過幾個考核,99年正式成為跆拳道資深導師(Senior master 捌段資深師賢肩章 ),2002年創立香港鳳凰跆拳道會,16年間發展至300位學生。跆拳道課只能於周六、日上課,因為Homarshad全職是一名保鑣司機,16年他所擁有的周末都投放在跆拳道課。他說:「沒法子,那麼多的學生,每周只有一天的訓練,不能停下來喔。」

Homarshad全職是一名保鑣司機,16年他所擁有的周末都投放在跆拳道課。他說:「沒法子,那麼多的學生,每周只有一天的訓練,不能停下來喔。」

不像拳館,他們沒有固定的地方作為學校,因為私人場地的租金動輒每小時600、700元,一天兩節共5-6小時的課堂,兩天所需的租金是8千4百元,而Homarshad每位學生每月180元學費,根本負擔不來,加以跆拳道於戶外授課是違法,於是,他們就只能租用運動場館。然而,香港體育場館長期不足,要成功預約場地猶如家長通宵校外排隊取入學報名表。每星期Homarshad都會凌晨6時前到達運動場館外排隊2小時,才能預約場地,然後才去上班。「7時開門,6時排隊已經很遲。很多香港人會在館外露宿排隊。不能網上預約,因為遲一秒就預約不到了。」像過去的新年假期,只能網上預約,他們家中的網速較慢,場地都被搶空。沒有固地場所,自然沒有儲物櫃。每周日上午於灣仔,下午於中環上課,Homarshad就單肩托著超過20公斤的用具,肩上的肌肉練成如一對厚棉墊。

私人場地的租金動輒每小時600、700元,一天兩節共5-6小時的課堂,兩天所需的租金是1萬4千元,而Homarshad每位學生每月180元學費,根本負擔不來,加以跆拳道於戶外授課是違法,於是,他們就只能租用運動場館。然而,香港體育場館長期不足。

+4
+3
+2

點解要學跆拳道?

Homar:「起初沒預料有這麼多外傭參與,由寥寥數位變成整個課堂都是外傭了。」少數族裔在城市中作為「異類」地生存,像活在一個角落,磨練出蟑螂的生命力。已獲取的黑帶的Susan和Hazel為了爭取訓練時間,周日參與Homar兩節共5小時的課堂。她們不是青春少艾,已年過30,肌肉不如她們的意志能屈能伸。「因此,我們更加不能慢下來,一慢下來,筋骨不鬆。」

很多外傭參與跆拳道課,是因為來到香港,氣候和作息時間改變,身體變差,經常生病。Susan:「剛來香港時我好瘦弱。」,Hazel:「剛來香港時替本地僱主打工,他們習慣晚睡,所以我凌晨1點才能上床,但半夜3時又要起床照顧嬰孩,我得不到足夠的休息。因此天氣稍有轉變,我就生病了。」Susan:「學習跆拳道後,我們都變得更強壯。出一身汗,頭痛也沒了。」

外傭支援組織「外勞事工中心」去年發表統計,指9成求助人表示工時過長,當中有近4成人每天工作逾16小時,其餘每天工作11至16小時。訪問中Susan亦指跆拳道課中,不少外傭不如自己幸運能擁有整天假期,能參與上午及下午兩節訓練,「她們周日上午仍要工作,下午才能上課。」機構亦指有近3成人要先完成工作才可放假,此要求違反了勞工條例。

另外,Justice Centre Hong Kong的香港人口販賣研究報告,每6個外傭中有個被強逼勞動,主要成因是政府對中介監管不力。受訪外傭平均每天工時11.9小時,一周工時70小時。機構指政府對人口販賣的定義僅為「以賣淫為目的」,而機構把強逼勞動的剝削也被為人口販賣的一種。

為何每一次的喊叫,都要如此力竭聲嘶?「是釋放。拼住呼吸,一喊,不覺疲累。」
外傭 Susan

Hazel(最左):「對於我們1周只有1天訓練,難在要熟記套路,因此我們做家務的同時邊在腦裏重温,又會經常看Youtube的教學短片。」(受訪者提供)

視每一項家務為訓練

她們還記得第一次課堂後的痛苦,全身肌肉疼痛得舉步為艱,「連上廁所坐下來也覺痛。」Susan說。Hazel補充:「你知道嗎?其實在公園坐上一天,屁鼓更痛。」Susan:「真的很累,但只要習慣了,就不再是一回事。」在我接觸所有外傭中,我從沒聽過她們說過give up(放棄),每次問起外傭可曾想過假期休息,在困難中放棄的時候,她們總是回一個皺眉的眼神,好像她們根本不認識放棄是怎樣的一回事。「我沒有想過放棄,因為我已經全心全意投入要做好一件事,我不能馬虎胡混過去。」

然而,外傭沒有病假,不能夠「射波」。即使肌肉酸痛如僵硬的枯枝,只能頂硬上。Susan現居於僱主位於半山豪宅,1個人處理3900呎的家務。「跆拳道哪裏都能夠練習,即使我沖涼都在練習出拳。」每早與狗上山散步、徒步上落山買菜,「Master跟我們說,不要當成是工作,當它成為練習的一部份。」Hazel:「對於我們1周只有1天訓練,難在要熟記套路,因此我們做家務的同時邊在腦裏重温,又會經常看Youtube的教學短片。」Homar:「我好驚訝每一個星期,她們都有很大的進步,腿踢得更高,動作更加靈敏。」

Homar:「香港選手一周能有2至3天訓練,她們就只能1天練習,而且不及他們年輕。」哪有被看輕的道理?

「第一次表演,緊張得腿在震。」

他們每一年都會跟本港其他跆拳道會比賽。記者問:「可曾有其他選手看輕外傭?」Homar:「香港選手一周能有2至3天訓練,她們就只能1天練習,而且不及他們年輕。」哪有看輕的道理?「比賽前,選手都需互相行鞠躬禮,跆拳道最重要的精神,就是尊重。」每一年大概參與3個比賽,當然參賽與否也視乎報名費的多寡,最近一個大型比賽邀請鳳凰跆拳道會參加,「但400多元報名太貴了。」比賽、表演對外傭的意義,不在乎那小一塊獎牌,而是贏取一份她們從來缺少的自信。

跆拳道的比賽、考試,要求選手站在觀眾前表演,Hazel憶述某次比賽她緊張得把所有套路拋諸腦後,亂耍一通,「我就知道自己要克服緊張。」Susan:「第一次表演,緊張得尿急,又不能小解。腿在震,結果腿就踢得不夠高。」Susan:「讓我們變得充滿信心,這是我們最大的改變,讓我們有自信地面對任何人。當有很多人向我們說難聽的說話,我們懂得怎樣回應。」,「跆拳道,不只是踢腿那麼簡單。」

Susan言自少渴望學習跆拳道,還有一個更重要的原因,詳看下集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