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兒子是同志.讀白】說到底,你的仔女重要,還是聖經重要?

撰文:梁雪怡
出版:更新:

吳女士外表乾扁瘦弱,看起來風一吹就飄走掉,可是她並不脆弱。她冷靜地坐在梳化的一角,喃喃地說著得悉兒子性向的心路歷程,有時說著說著覺難受,聲線會有些少扭曲,聽上去像是哽咽,但過了一陣子她又若無其事般說下去。
兒子出櫃至今數年,一輩子都以兒子為中心的她崩潰了,身心陷在淚水中沉浸好幾個月。她對同性戀有很多誤解,以為是怪癖是傳染病。從前因為事不關己,一直沒有關心何謂「同性戀」,到摯親向她出櫃後,她最大的痛苦,不是無法接受兒子的性向,而是無法承受兒子的不幸。她現在總算理順同性戀這回事了,「要改變的不是阿仔,而是社會。」她說。

(編按:記者整理受訪者內容以第一身書寫。)

吳女士(右)為兒子的性向難過,不是因為覺得兒子做錯了,而是害怕他將來的路難行。(梁雪怡攝)
+6

同性戀,從前對我而言,就像跟吸毒一樣的壞習慣;也如愛滋病那般,是會傳染的病毒。這都是聽人說的,謠言傳來傳去,事不關己便當真。不過都與我無關,我很少八卦,就像以前聽人說張國榮是同性戀,聽完就算。

直至兒子跟我說:「我唔鍾意女仔」,同性戀才跟我扯上關係。我兒子從小到大常考上第一名,老師們都疼他讚他,他又怎會染上這個壞習慣?我哭了好幾晚,不斷問:「個仔將來點算?為什麼災難要降臨在我個仔身上?」

我知道阿仔也很痛苦很大壓力,多年來背負著這個秘密。直到他讀大學時,我不斷追問他是否跟一個很熟的女仔拍拖,他才出櫃。他說,那個女同學和一些中學同學也知道他的性向,那時我覺得他不應該跟同學說。他說出來之後,好幾天只躲在房裡,我很擔心,直到聽到他跟人傳訊息,我才鬆一口氣。

我自己呢,鬱了幾個月,不明白他為什麼會是同性戀,便上網查資料,無意中看到小童群益會有個家長組,便打電話去問問。有個姑娘聽電話,她未說話我已經哭了,哭完就平靜了一點,在電話裡頭說了什麼,我倒忘了。好像是姑娘叫我參加中心的家長組,我便去了。

原來兒子還是普通人

我本來以為只有阿仔是這樣,原來不。在家長組見到很多(同志)義工都是大學生,原來同性戀不會影響學歷,原來阿仔沒有問題,他有很多優點,跟正常人沒有不同。

我在香港沒什麼親朋戚友,生活圈子多是同事,但和同事也不算朋友,所以也沒有跟什麼人提起阿仔的事。我好多年前患過乳癌,有抑鬱症,有自殺傾向。我將所有希望放在阿仔身上,當初,我覺得他的幸福被毀了,所以很難過。我一直以兒子為中心,以他為驕傲。從前想起他,只會想到他好叻好乖,現在……我一想起他,就浮起難過的事,我不是覺得他做錯,而是擔心我死了之後,他一個人孤伶伶,他跟別人不一樣,怕社會不接納他,將來的路很難行,得不到幸福,要壓抑一輩子,永遠做異類。

你的仔女重要,還是聖經重要?

(資料圖片/江智騫攝)

現在我的理解是,同性戀是很自然的,就像白皮膚、黃皮膚、黑皮膚,天生出來就是這樣,沒辦法改變,要改變的是社會。這是有望解決的,所以我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因為法律都支持,其他人就不能再說什麼。我幫不了他,所以我肯做訪問,希望讓更多人了解同性戀。

我知道有些人因為信仰,而無法接納子女是同性戀。其實經文有不同人解讀,不能年代也有不同的處境。說到底,你的仔女重要,還是聖經重要?

作為家長,是最應該幫自己仔女,因為只有你們才最了解仔女不是壞人。我以前的世界很小,會覺得頭髮染成五顏綠色的人好奇怪;現在,我學懂理解別人,沒有嘗試過理解的話,便不要胡亂指責、歧視人。每個人都是獨特的,他/她都是個體。什麼娘娘腔、男人婆呀,他們是個怎樣的人又不會影響你的,不要總以自己為中心。

相關文章:【LGBT】10年同志義工:希望同志家長明白仔女都係普通人

小童群益會家長服務社工周雪薇指,當子女出櫃,不少家長會覺得是因為自己做錯事。家長通常需要幾個月、甚至以年計去消化事情。由於擔心親朋戚友的目光,家長通常不能與人分享,這樣被「出櫃」,讓家長有苦自己知。(梁雪怡攝)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