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粒咖哩魚蛋啟發90後用廚餘染布 遠赴日本學師:香港太多垃圾了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全香港人,都得感謝90後理工男Eric,因爲,他解决了一個大城市最大的痛點——垃圾處理問題。

不久前,一篇叫做《外賣,正在毀滅我們下一代》的文章被洗板,裏面引用的調查數據說:中國2/3以上的城市被垃圾包圍,1/4的城市已經沒有合適的場所堆放垃圾。這其中,食物垃圾佔了很大的比重。特別是香港這個人口密度極高的城市,每天有超過3600噸的食物被丟棄,到2018年,香港三個垃圾堆填區將會相繼爆滿!

而包括Eric在內的一群香港90後年輕人,他們去垃圾堆裏把剩菜撿出來、買下菜市場的歪瓜裂棗食材、回收咖啡廳的咖啡渣,然後把這些廚餘垃圾變成了染料,結合傳統紮染技術,在2012年成立了香港首間「天然剩菜染坊」。

按圖看Eric的染布作品

2012年,還在讀大學的Eric看着自己被咖喱弄髒的衣服,萌生了一個新奇的想法。「既然能弄髒衣服,就說明它能上顔色!」他打算試試看,去回收一些廚餘垃圾用來作爲染料。他家樓下有一家很大的茶餐廳,每天都會往垃圾桶裏丟很多殘渣剩菜。於是Eric用一把長柄夾子在裏面翻啊找啊,撿出了一袋蒜頭,足足有100來顆。更驚奇的是,大部分都完好無損,僅有五六顆乾癟或者發黃了,就整袋被丟掉。還有颱風天被水淹的捲心菜,剝開外面幾片蔫了的菜葉,裏面的菜心完全沒有損壞。「香港的垃圾真的很多,重點是還特別新鮮!而且香港沒有沼氣發電,如果每天都有這麽多可以被利用的食材被無辜丟棄,這會造成多大的浪費啊。」

於是他開始從不同的途徑獲取廚餘材料,菜場是其中之一。「香港人被教育說食材必須長得好看完美,才能賣個好價錢,餐廳只願意用好看的食材,進口商也只願意進口漂亮的,那麽這些壓力就落到了菜農的身上。」菜場裏會發現很多長歪的水果、長殘的蔬菜,通常它們的命運就是「被丟棄」。Eric專門讓菜農挑不好看的給他,買下它們。除此之外,他還會到餐廳去收集多餘的咖喱和豆渣,去咖啡廳找店員拿剩下的咖啡渣,這些都被他做成了染料。

除了黑和白之外,廚餘垃圾可以做成彩虹裏的任何顔色。它們被收集回來之後,通過消毒、風乾、壓榨等一系列操作,食物的顔色就能被提煉出來。每種顔色根據浸染的時長不同,會産生有層次的色差,染布前只要在這個布藝色板上找到你想要的顔色,就能知道需要用哪種食材,以及浸染多長時間和次數了。

+3
+2

Eric本身是理工男,擅長染料科學方面的研製,但爲了說服更多人對於廚餘垃圾的重視,他還想精進自己的染布技術。目前染布工坊有5種印染的技術,其中比較獨特的是京友禪。他和夥伴們專門去日本學習了這種傳統的染色技術,同時帶去了自己廚餘染布的理念。還有一種獨特的印染方法。剩菜被提取出顔色後,總還有些菜頭菜尾,它們也都被發揮到了極致。蘸上染料往布上一壓,就是一個獨特的印染印章。

蘸上染料往布上一壓,就是一個獨特的印染印章。(一条提供)
因爲我們來自香港,希望能向別人展示更多香港元素。我們專門找老師傅縫製旗袍半成品,然後把香港特色的紫荊花圖案,和閘門上的通花雕刻,用我們的廚餘染料印在上面。
Eric

廚餘染色除了能爲剩菜發揮新的價值,使它們能再次被利用,最重要的是,它比用化學染色少了好幾倍的耗能和污染。如果是染一件T恤,化工染料需要耗費180公升的水,同時這些廢水流入海洋,會造成污染的死循環。 「香港人的海産食用量特別大,是世界第二,每年平均要吃掉72公斤的海鮮。如果這些魚蝦生活在融入了化工染料的海洋裏,跟我們直接吃化工材料有什麽區別!」

Eric最初做這件事的時候很不被理解,到菜市場收集剩菜時,菜農大媽說責備他「好好的大學生做什麽不好 ,非要來撿垃圾?」直到把用剩菜染成的衣服拿給她們看,大媽們開始慢慢地配合,甚至會將垃圾分好類之後再給他。

你有哪些變廢爲寶的小妙招?歡迎留言分享!

【本文獲「一条」授權刊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