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城市 不一樣公共空間設計

James Corner為美國James Corner Field Operations 的行政總裁。

社區專題
特約內容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特朗普於上任後提出在美國和墨西哥的邊境興建圍牆,引起國際間議論紛紛。同樣的構思, James Corner也曾想過,「我們構思的邊界不只透明、靈活和寛容,而且是一個自由貿易區,裝設大量太陽能發電板,希望能在某程度上協助墨西哥的經濟。這個設計着重流動性,以全球主義(globalism)和世界主義(cosmopolitanism)的精神,重新想像21世紀的邊境功能。」事實上,他一直帶領其設計工作室James Corner Field Operations,進行多個國際矚目且極盡複雜的設計項目,當中的理念和美學,處處體現這位園境規劃設計大師對城市宜居性的關注。

地球資源有限,人口、污染、廢物等問題不斷增加,James Corner警戒人類很快會面臨無以為繼的窘境。而他一直積極透過其項目來處理這些問題,當中位於深圳前海的都市規劃項目便以一個可持續的框架作核心,在未來十年打造一個擁有優美風景、良好水質和空氣質素,而且流動性和步行度皆高的社區。

深圳前海都市規劃藍圖,以五隻「綠手指」大型綠化公園為主要分區。© Field Operations

城市設計激活荒廢土地

全球歷經200多年的都市化過程中,公園和公共空間都一直擔任非常重要的角色。舉世聞名的紐約中央公園本來只是為了管理水源而興建,後來人們開始要求社會資源公平分佈,它才成為讓每個人都能無條件地享用公共空間的象徵。今天的紐約,新公園和公共空間的數目都大幅增長,就例如Brooklyn Bridge Park將工業用地轉化為公園,坐擁廣闊城市景觀,每星期有成千上萬遊人使用。

這種精神氛圍造就了紐約High Line的成功。它原是一條荒廢了的高架火車鐵路,1.5英里長,穿越曼克頓區West Side。工程師當時只著眼於讓運貨列車穿過城市,漠視周邊的城市結構。列車停駛後,High Line鐵路高架橋雜草叢生,被徹底覆蓋。人們幾乎忘記了它的存在,只記得它是一個日久失修的基建設施。在2000年,時任市長朱利亞尼(Rudy Giuliani)已經批准將High Line拆除。只有一個名叫「Friends of the High Line」的基層團體認為那是值得保留的東西,但他們不知道從何入手。幸好,其後的市長彭博(Michael Bloomberg)看到West Side的經濟潛力,著手將這個廠房和倉庫林立的工業區重新規劃。重整後,主要大街上的建築物高度限制放寬了,該區因此開始吸引發展商的目光,這個措施同時讓High Line附近保持較開揚的環境。

讓城市與自然共存

「在這個項目中,我們的設計理念是『keep it』,不要過度設計,不要玩建築把戲,只需好好保留這個本身已經很有力量的建築。我們集中火力處理的難題,是如何保護High Line的生態之餘,同時讓公眾可以使用這個空間。換言之,就是透過設計,讓城市和自然共存。」

近年,James Corner在香港參與發展尖沙咀Victoria Dockside,翻新梳士巴利公園和尖沙咀海傍。「如果你還有印象,相信你會記得公園以前不是一個怎樣歡迎人使用的地方,望不到海港,不太綠化,也沒有坐的地方。我們的設計拿掉多餘的東西,讓空間變得開揚。我們在中央鋪了一片草地,加入各項康樂設備、讓人隨意坐下的設施以及藝術裝置,真正串連起社區、海港和公共空間。另外,在梳士巴利公園裏有不少結構,是用來通往地下商場和停車場,James Corner花了很多時間,去設計鋪蓋這些結構的垂直花園,利用蘭花瓣形外牆(orchid petal wall),設計出可以預先倒模生產的結構單元,用模組方法建造,並在背後裝設植物和燈光。

重建後的梳士巴利花園 © Gresh Production

James Corner 認為在思考城市宜居度時,固然可以引用各種評分準則,但真正將人拉往城市的引力,是當中的人。「環境設計讓城市生活戲劇化,增加張力,以及呈現人之所以為人的一面,是設計公共空間中最美好的一部分。」

今年的KODW  「設計「智」識周」已經完滿結束,下年將於6月再與大家見面,同時香港設計中心亦會於今年12月舉辦BODW「設計營商周」,如果大家想繼續探討設計與商業市場與我們生活的關係,不妨到http://www.bodw.com/kt了解更多!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