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聖誕節】90後每年設計、手寫200張聖誕卡:想為重視的人花時間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唐啟灃從手提袋抽出一疊A5大小的卡片,以英式書法的字體寫下數句祝福語句,送給初次見面的攝影師。「我不知道有多久未收過聖誕卡了。」攝影師雙手拿起卡片,眼睛帶著笑意靜靜細閱卡上的的字句——這滿足的表情是唐啟灃每年為家人朋友親自製作聖誕卡的動力。

當旁人早已習慣透過即時通訊軟件說「聖誕快樂」,甚至將祝福簡化成數個表情符號,唐啟灃自中二起卻堅持每年親自設計及撰寫聖誕卡。「由設計、寫到寄出去,的確用了很多時間,這視乎你認為值不值得為他們花時間。」

攝影:龔嘉盛

27歲的唐啟灃自中二開始,每年會親手製作聖誕卡送給家人、老師及朋友。

27歲的唐啟灃這天穿上棗紅色的高領毛衣,黑色大衣的領襟附近,別上了一枚小鹿襟針。「鹿角的外形很美,同時也覺得它代表了每個人的獨特性。」唐啟灃喜歡鹿,這八年來親自製作的卡片封面上,總有一雙小鹿出現在左右兩旁,中間則寫有一句關於聖誕節的句子——"Christmas is a time machine” (聖誕是台時光機)或 “Christmas is love”(聖誕是關於愛)。「聖誕不應該只是消費娛樂,而是一個機會跟你重視的人回顧過去一年發生的事,或者傳遞你的感受,聖誕卡就是很好的媒介。」唐啟灃說。

親手設計立體水晶球聖誕咭

唐啟灃把過去八年設計的聖誕卡橫放在桌子上,紅黃綠藍每年各有不同主題。他說有些主題是總結當年的心情或者紀念重要事件,比如2014年的聖誕卡以黃色作主調,中間畫有拿著雨傘的人像。他拿起2011年以馬戲團作主題的聖誕卡說:「這是第一張用電腦設計,然後拿去印製的聖誕卡,但並不是第一張親手做的。」

自中二那年起,唐啟灃每年參加學校舉辦的聖誕派對,頭腦總是不大清醒。「因為每年派對的前一晚,我都總會通宵整聖誕卡。」眼看他近年製作的卡片,由設計到親筆寫下的字句已教人暖在心頭,但他中學時期的「作品」更見心思。他當年曾製作過立體聖誕卡,有次更把密實袋黏在紙上然後注滿水及閃粉,讓卡片看起來像掛著個「水晶球」。「小時候已經很喜歡畫畫或者做手作,很想自己重視的人記得,有人會每年都會送聖誕卡給他們。」

升上大學後,唐啟灃由手製卡片變成電腦設計,但所花的時間卻沒有因而減少。

中學時期,唐啟灃每年手製約二十多張聖誕卡,花掉足足一整晚時間;升上大學後,他的生活圈子增加了不少,就決定改由電腦設計,但時間卻沒有因此而減省。他嘆道:「由設計到印刷,然後再逐張寫字拿去寄,真的差不多要一個月,通常寄到出年一月。」去年他印刷了約200多張聖誕卡,每張仍堅持要親手寫:「當你看見別人收到卡片時那笑容,就像為他帶來了點點力量。」

聖誕卡的意義是在於有沒有人願意為你花時間去寫、去寄,這比單單一句祝福來得重要。
唐啟灃

唐啟灃每年設計的聖誕卡都有不同主題,他說是按每年發生的事件及心情作題材。

一張卡紙的重量

由聖誕前數天至除夕期間,唐啟灃的手提包總是鼓鼓的,因為他除了送聖誕卡給好友外,還會預備數張空白的卡片,送給聚會上新相識的朋友。他笑容略帶腼腆地笑說:「老套點說,我覺得每個人相遇都是緣份。」

然而,自社交平台或即時通訊軟件愈漸普及,我們早已習慣撥動螢光幕,以一句「聖誕快樂」配上數個表情圖像送上祝福,過程不過30秒。唐啟灃承認通訊軟件收到的字句也是祝福,「但聖誕卡的意義是在於有沒有人願意為你花時間去寫、去寄,這比單單一句祝福來得重要。」他希望藉著這一紙卡片,向家人朋友表達他十分重視這段關係。「你不覺得人們都喜歡建立關係,但都不會用心經營嗎?我想讓他們知道,無論生活有多糟糕,至少都有一個人在支持他們。」

每年下筆前,他先會寫一張清單,列出每年必須寄送的朋友及家人,但他發現每年的清單都略有不同。眼看外公離世,原本親密的朋友日漸走遠,唐啟灃深感現在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十分脆弱,手上這張卡片則猶如提示信號,重新拉近他跟朋友之間的距離。「在寫卡的時候,我會回顧與對方的點滴。當你發現跟好朋友見面少了很多,我就會直接寫說『今年見面少了,來年聚多點吧』。」唐啟灃說。

去年,唐啟灃邀請讀者分享自身的故事,並會親自寫聖誕卡固信。他嘆道:「香港人真的很寂寞。」

付出不求回報 僅收保險公司聖誕卡

訪問下來,唐啟灃道出了很多準備聖誕卡的點滴,但他可曾收到別人送的卡片?

他凝視著前方,頓了數秒答道:「大學有年教小朋友,當年收過他們寫的,除此之外就是保險公司每年寄過來的。」每年為家人朋友花上的心思,卻得不到同樣的對待,唐啟灃亦曾經感到失望。「初時都會不開心,但慢慢發現這麼多年來原來有人在意和期待這張卡,就覺得有它的價值。」唐啟灃早前收到中學好友傳過來的一張照片,對方搬屋時找回了收藏多年的立體卡、「水晶球」卡片。他說:「『水晶球』當然破掉了,哈哈!有些我也忘了原來整過,但當看到有人會好好保存、紀念就覺得一切都值得。」

有人批評聖誕卡並不環保,但唐啟灃反駁說這張卡紙的意義重大,價值並非流於紙張本身的用途。

FB上故事換聖誕卡:原來港人好寂寞

2016年,唐啟灃開設了臉書專頁,撰寫旅遊及日常見聞外,更多是審視人與人之間的各種關係。去年聖誕,他跟讀者玩了一個小遊戲——邀請讀者分享過去一年的故事來換取聖誕卡。他讀過約100多個故事後,情緒也變得沉重起來。

他緩緩吐出一句:「我發現香港人真的很寂寞。他們有很多事情藏在心裡,卻要跟我這個陌生人傾訴。」他說有讀者分享過出軌,甚至出櫃的經歷及心情,但他坦言並非專業輔導員:「我的回信不會有甚麼建議了,主要想讓他們知道有人在意並且支持他們。」

由聖誕卡到聖誕回信,唐啟灃深感當中的意義已經轉化,他希望憑藉自身的一點力量,讓人們在每年結束前,重新連結與旁人的關係,甚至燃起快將磨滅的希望。「我希望寫到不能寫字為止吧,同時希望更多人不要輕視寫聖誕卡的份量。」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