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居家安老】鼓勵長期病患「起身」的日本護理床 讓長者自主生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政府常常推廣「居家安老」,實際上,能夠做到的人有多少?倘若長者行動不便,家屬日復日花心力去照顧,最後只是一同走入窮巷,無可奈何必須把家人送到安老院。對不少人來說,居家安老只是一個口號。會不會有一天,樂齡設計和科技可以更普遍,為有需要的用者和照顧者減輕照顧負擔?有本地長者用品社企引入日本護理床品牌,問的正正是這個問題:當我們老了,能不能不要整天躺在床上?

攝影:高仲明

日本品牌Paramount Bed營業部擔當課長弓谷啟太說:「我們經常聽到客人的聲音——他們不是說想要起身、坐起等功能,反而是,『我想自己去廁所』,『我想和家人更多交流』,想法往往跟幸福感有關。」

六成公眾人士認為 家居支援服務不足

香港醫學組織聯會曾以電話及問卷形式,分別訪問775位及779位公眾、醫療界人士。結果顯示,兩組分別逾半受訪者認為,晚期病者最適合在家中寧養度餘生。不過六成公眾人士認為,社會提供的家居支援服務不足,同樣認為支持不足的醫療界人士,則有七成半。

日本品牌護理床 於國內市場佔有率頗大

產品簡單如一張床,日本品牌Paramount Bed設計的長者用品,特別是護理床,在國內佔有頗大的市場佔有率,「在醫院、療養院等地方佔超過70%,居家租借床具則約60%。」品牌營業部擔當課長弓谷啟太表示:「我們經常聽到客人的聲音,他們不是說想要起身、坐起等功能,反而是,『我想自己去廁所』,『我想和家人更多交流』,想法往往跟幸福感有關。」

這個設計,令用者每天再不需被逼過著躺下來的生活。床的角度甚至可以讓他們坐著,看著家中的小孩或貓狗。

護理床設計宗旨:讓他們離開床

如果你晚年行動不便,長期卧床,每天只能看到天花和身旁的扶手,會是怎樣一番滋味?如果你是家中長者的照顧者,每天看到他卧床難以起床,你又要替他轉身活動,或換尿片,又會作何感想?弓谷啟太說,他們設計的床,宗旨是讓用者更容易離開床。乍聽下去想法看似奇怪,但背後卻是用心。

控制器可將床調整 方便使用者及照顧者

只需一個控制器,使用者和照顧者可以把床調整為躺卧、坐著、近乎站著等的角度。對用者來說,他們不需花過大氣力便可以離開床,對照顧者來說,他們想餵食用者或扶起用者時,亦同樣不需過度用力,弄傷自己。「如果用者每天需要去十次廁所?如何用者身體較重?有沒有更好的辦法幫助用者和照顧者?」

這個設計,令用者每天再不需被逼過著躺下來的生活。床的角度甚至可以讓他們坐著,看著家中的小孩或貓狗。「像一個健康的人,用者也可以在日光時間離開床。」

用者和照顧者姿勢改善 減少身體痛楚

「姿勢是非常重要的!」弓谷啟太在床上作示範,平常我們起床,往往會用一邊手肘撐住床面支撐整個身體。不過,這個動作增加了腰肚的壓力,對久病或身體退化比較嚴重的長者而言,無疑是個難題,「肚子壓力增加,對消化系統不好,導致老人家可能容易便秘或沒有食慾。」

「我們想專注讓他們減少痛和負擔。」弓谷啟太說,床調整的高度,方便長者起床後讓腳踩到地上,站起來也有伸出的扶手作輔助。整體而言,對身體功能也是好事。他示範將床背調高,床腳的位置放低,「起床時後背壓力減少,也不會腰痛。」配合需要,用者和家屬也可以配置桌子、扶手、攬枕等配件。例如形狀似「香蕉」的枕頭,可讓照顧者靠一人之力,亦能借枕頭協助長者轉身,減少患者長期卧床,致生褥瘡的情況。

「安老院的確提供了很好的服務,但家始終給予人們最安心感覺,可能是每個人去世時最好的歸宿。所以我會覺得要在人最後一刻之前,讓他們安詳地離開,度過最完美的時刻。」

家是每個人去世時最好的歸宿

就香港而言,九成病者於公立醫院去世,對於在家中走過最後一程,我們仍存疑問。弓谷啟太指其爺爺、嫲嫲均已去世。他看著爺爺生前,照顧患病的嫲嫲近七年,替她吸痰、餵食和換尿布。後來樂齡科技和設計,減少了爺爺護理時的勞動量,丈夫不離不棄地照顧,嫲嫲也就在家中安詳地離開了人世。

「安老院的確提供了很好的服務,但家始終給予人們最安心感覺,可能是每個人去世時最好的歸宿。所以我會覺得要在人最後一刻之前,讓他們安詳地離開,度過最完美的時刻。」他認為,居家安老需要社會的支持和幫助。

「租床方面,九成市場都是用保險制度去承擔費用,減少了他們的財政壓力。即使不是很有錢的家庭,也可以選擇照顧員、洗澡、去復健課程和日間中心等服務。」弓谷說。

日本的做事方式:用者角度出發

在日本,老年人口升幅比率每年遞升,預計至2030年的升幅將為31.2%,他們早就為踏入老齡社會做準備。弓谷啟太見證不少用者剛步入初老年紀,或因長期病患入過醫院,後回到家裡或安老院休養。同樣有護理需要,家屬會在過時過節時,決定要在家中添置可以調校角度的護理床。床款的醫院感覺不重,更像是居家舒適的樣子。他表示:「用者身體還尚可時,他們會先買基本床款,再隨人老去慢慢改變床的配置。」

然而,品牌床具價錢並非人人能夠負擔,不過日本有政府負責的「國民健康保險」,品牌亦提供租借服務,「租床方面,九成市場都是用保險制度去承擔費用,減少了他們的財政壓力。即使不是很有錢的家庭,也可以選擇照顧員、洗澡、去復健課程和日間中心等服務。」弓谷指出,「保險制度也用了很多的錢,別的國家很難完全模仿。」

「大家都很認真對待老年問題,因為老年化已經很普遍了,在日本見到輪椅人士、撐枴杖的人或帶著氧氣機的長者出街購物,是很正常的。」日本本身也面對老齡社會帶來的各種問題,包括不夠照顧者、腦退化者增加等等。而他們解決的思維往往從用者需要出發。「日本的做事方式,是從用者角度去考慮。我們想把這些設計切入的解決方法帶到其他亞洲國家。」

本地長者用品社企「The Project Futurus」團隊多由年輕人組成,他們遊走北歐、日本等地認識各地樂齡科技和設計並引入香港,諸如日本護理床和芬蘭無菌浴室等。創辦人文慧妍認為,每個人都會老去,樂齡科技和設計用品可以改善大家的晚年生活質素。他們將各地用品匯集在本地展示室,希望為香港長者護理業界建立溝通平台。她亦提到,社會大眾需要更多教育,打破人們過往對「老」的刻板印象,故此團隊除倡導年長者宜居環境,亦注重教育和文化傳承,如在工作室與宣揚本地傳統文化的「傳耆」合作展覽。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