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田遊行】曾辦六四單車遊行 七旬街坊心痛衝突:年青人送命咁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29年前,沙田街坊吳海光有份發起從大圍單車公園出發,跟3,000個沙田居民踩單車遊行到新華社沙田分社,表明未有忘記八九六四鎮壓;白駒過隙,他由當初壯年變頭髮花白,7月14日,73歲的他挨在城門河旁看反修例遊行人士浪接浪地從大圍向沙田進發。「今天同當年氣氛好相似。」吳海光說。「跟當年天安門學生一樣,上街的人是爭取社會公平和建設公民社會。」

遊行完畢,他想不到,入夜後新城市爆發警民衝突,「人生中第一次見到沙田變成這樣。」。

7月14日,有網民發起「沙田大遊行」,重申五大訴求。(余俊亮攝)

沙田大遊行尚未開始,大圍鐵路站已經聚滿遊行人士。人們排隊穿過隧道,走向車公廟旁的翠田街足球場,不消半小時,又站滿了車路。糾察開咪向於足球場等候出發的群眾這樣說:「對上一次的沙田區大型遊行,已經是1989年的沙田環市大遊行。」

1990年沙田區平反六四浪潮未有減退,曾有近3,000街坊從大圍單車公園踩單車出發,遊行前往新華社沙田分社。吳海光當年是籌備單車遊行的其中一人,亦是「沙田支援民運聯盟」(沙支聯)成員之一。(李慧筠攝)

30年前 沙田聲援八九民運大遊行

上了年紀的沙田街坊或許都有印象,及至六四鎮壓過後,1990年沙田區平反六四浪潮未有減退,曾有近3,000街坊從大圍單車公園踩單車出發,遊行前往新華社沙田分社。吳海光當年是籌備單車遊行的其中一人,亦是「沙田支援民運聯盟」(沙支聯)成員之一。「當年想爭取中國自由社會,見到學生犧牲,而香港還有自由的空氣,我們應該要去做些事。」

1989年五月下旬,全民參與聲援學生運動,除了跑馬地等地百萬人遊行,沙田,黃大仙、屯門及深水埗等地都有人發起遊行。5月20日,北京戒嚴,吳海光與街坊冒八號風球,駛著私家車遊走沙田,他拿著大聲公呼籲街坊聲援北京絕食學生,街坊在滂沱大雨下截住他們的車捐錢。

1990年5月20日北京戒嚴一周年,香港舉行了「中華民主單車大遊行」。近3,000名遊行人士騎著單車由大圍單車公園出發,經博康、禾輋等屋邨,到新華社沙田分社門前示威,全程25公里。(Billy Hung提供圖片)

戒嚴一周年,吳海光、街坊跟沙田區議員程張迎、衛慶祥等人籌備「中華民主單車大遊行」,人們帶上紅色頭帶,穿著1980年代服飾,以大圍最具標誌性的單車出遊,經博康、禾輋等屋邨,全程25公里。近年假日會去大圍踩單車的市民,興許未能想像當年遊行街坊幾乎租遍大圍所有單車,就是因為未敢忘記六四鎮壓。

當時聲援天安門學生的遊行在各區遍地開花,沙田的遊車尤其具特色,街坊以沙田大圍具標誌性的單車出遊。(撮自《華僑日報》)

八三一、DQ議員等 年青人前路茫茫

走在反修例運動遊行隊伍中,吳海光重遊當年路徑,昔日沙田人的年輕面貌此刻彷彿重現眼前。「當然和當年有分別,30年前全民對於中國有訴求,支持北京學生,反腐敗、反官倒,志向廣大;今次是為了香港前途。但共通點是大家一樣想要爭取社會公平,公民社會和法治。」他說:「不論是八三一、DQ議員等等事件,都無形令年青人爆發,他們的前途希望好窄,也無法向上流。而送中條例是一個引爆點。」

今年73歲的他,由當年正值壯年,轉眼成了老人。「參與遊行的人年青了一截……」他看著從大圍鐵路站出發了近一小時亦未見隊尾的遊行隊伍說。「當年老中青都有,這次我看年青人比例佔很高。我呢,一把年紀,往時參與度很高,約朋友做遊行準備工夫,帶音響、長梯,現在沒有了。雖然體力不如以往,但支持年青人的未來和社會公義,很重要。」他從四月開始,就已經參與反修例遊行。

「(6.12)警察放催淚彈後,有一個人站在路中心,赤手空拳鬧警察,之後速龍小隊出來打他,所有人見到都好震撼——你咁樣打個手無寸鐵的市民,咁都得?」(李慧筠攝)

30年前辦集會警察干預不多 

6月12日,吳海光在外圍見證金鐘示威者如何互相支援,「北京學生當年好齊心去支援天安門前線,相同於金鐘這天,前面需要什麼,要遮要帽,大家好齊心去支援。」然而下午爆發的衝突也教他想起30年前的恐懼。「示威者站在海富中心前面,沒有衝擊,好和平。警察放催淚彈後,有一個人站在路中心,赤手空拳鬧警察,之後速龍小隊出來打他,所有人見到都好震撼——你咁樣打個手無寸鐵的市民,咁都得?」

當年六四過後,吳海光無法坐著什麼都不做,他將朋友從海外捎來的一一輯六四死難者遺體相片,曬成大型相片,每逢假期他帶著展版跑遍沙田新翠、龍亨、禾輋、沙角等屋邨做展覽,警察見狀最多只是查查身份證。「以前搞集會,打電話知會一聲,警方好少干預,現在警察多多限制,差別很大。」

7月14日入夜後,防暴警察進入新城市廣場。(余俊亮攝)

新城市衝突 「人生首次見到沙田咁樣」

星期日沙田大遊行未結束,源禾路一帶已有警察與遊行人士對峙,吳海光大約七點離開,沿路感到入夜後氣氛開始嚴肅。他回家後看直播,見防暴警察進入新城市廣場搜捕,示威者及逛商場的市民四散,「自己好唔舒服,見到年青人送命咁。」

白晝,他沿路見到警察有大量警力包圍市中心,已感覺會有事發生。「尤其瀝源有大量警力,擔心大家安危。」入夜警察推進防線,有人前往百步梯參與已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的集會,或在新城市廣場乘涼,有人經廣場想要搭乘地鐵離開,但列車一度不停沙田,地鐵站外亦出現警察。示威者發覺無路可走,防暴警察亦進入廣場,雙方追逐,而廣場內仍有普通市民,場面混亂。

沙田衝突中,警方共拘捕 47 人,其中包括涉咬斷警方手指的香港大學應屆畢業生,他被暫控襲警、蓄意傷人等控罪。(余俊亮攝)

「入商場是不需要的,那是唯一通往鐵路站的出入口。警察不理條例走入私人地方,圍住新城市,大家無路可走,對示威者來說壓力很大,我覺得反抗合理。這也相關政府一直沒有回應五大訴求,造成警民衝突。」這個居於沙田多年的街坊說:「人生中第一次見到沙田變成這樣。」

衝突當晚,吳海光亦看到沙田街坊互助的一面,「看到瀝源邨有市民拋手套、保鮮紙和雨傘落地,感覺樓上街坊都睇唔過眼。」他自言草根,多年來覺得沙田規劃較好,街坊生活尚可,公民意識亦強。「沙田人質素很高。」

反修訂運動的遊行人士認為,政府未有確切撤回修訂草案,亦未回應設6.12獨立調查委員會、撤控及撤回暴動定性等訴求。(盧翊銘攝)

反對運動聲音一定有 「這是自由社會」

有別於以往運動,反修例運動非以長時間佔領路段向政府表達訴求,六月至今每個星期都有不同由網民號召的遊行、集會和行動,要求政府確切撤回修訂,以及回應就6.12衝突設獨立調查委員會、撤回暴動定性和撤控等訴求。

一些曾見證六四鎮壓的聲音常說「見好就收」,認為既然特首林鄭月娥已提出「暫緩」及「壽終正寢」,延續運動只是對香港不利。「一定有人這樣想,這是他的自由,但一個人自己有立場,堅持對的就去做,你今天不支持,下一代就會受返。」吳海光說,身邊不乏反對這場運動的同齡人,「年紀愈大愈固執,好似我們一樣都會堅持到底,香港始終是自由社會。」

「你說做岳飛好還是秦檜好?一個流芳百世,一個遺臭萬年,你可以自己選擇。但當你生活改善,人生質素有沒有變好?」

「做岳飛好還是秦檜好?」

反修例運動持續近一個半月,有年青人自殺前遺下反修例訊息,亦有許多人在討論區表示疲累,無法再堅持。「八九六四30年了,我們一樣去平反,長路漫漫,一定要堅持。我預了有生之年,六四也不會被平反。但我希望大陸政治進步。」吳海光說: 「唯一能做的就是堅持,不能轉駄,不要看風駛𢃇,否則更打擊自己。」

當年曾聯署聲援天安門學生的人們,有人轉駄,有人加入建制,最為人熟悉莫過於民政事務局局長劉江華。「這些事並無利益,唯一是可以改變社會現狀,令下一代更好。每人想法不同,你說做岳飛好還是秦檜好?一個流芳百世,一個遺臭萬年,你可以自己選擇。但當你生活改善,人生質素有沒有變好?」吳海光已經作出自己的選擇。「我或許時日無多,將來日子是年青人的。有生之年,行到我就支持。」

吳海光在沙田租倉放置自己參與民主運動的物件,司徒華生前曾送他墨寶,寫道「民主、自由、人權、法治」,吳早前受訪指:「我哋呢一世都爭取緊呢四樣嘢」。(資料圖片/龔嘉盛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