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盂蘭節鬼故】七個妹仔一夜喪命?! 元朗橫洲英式古宅陣陣怪聲

撰文:陳穎然
出版:更新:

「盂蘭節氣魄更壯,盂蘭勝會心中不必驚慌!」
一年一度鬼門關大開,街邊少不免燭光鬼魅搖曳,衣紙灰燼翻飛。半夜走在街頭,一陣陰風吹過,忽爾想起大家總聽過各種不知真假的鬼故:學校都是二戰時的亂葬崗,上環的義莊附近總有一堆二十世紀初被賣豬仔客死異鄉的華人苦工靈魂,還在等待跟家人重遇,落葉歸根。
區區有鬼故,故事來自每個社區衰敗、陰暗的角落;若大膽的你經過,不妨停步細心聆聽,或者會有「人」在你耳邊細細聲,與你深宵「講故」。

元朗一幢百年大宅,經已荒廢多年。(梁鵬威攝)

傳聞元朗有一英式大宅,入夜之後,大宅內鬼影幢幢,更有人稱目睹二樓有白影徘徊、屋內傢俬懸空升起等怪異現象,甚至聽見屋內傳出女子低泣的嗚嗚怪聲。雖然古宅背後的故事,坊間一直眾說紛紜,但是「凶」穴來風,未必無因……

傳女主人捉姦不遂 七妹仔遭活生生淹斃

眾多說法中,最廣為流傳的便是七個婢女一夜死亡的鬼古。其中,傳說大宅女主人發現丈夫出軌,經過一輪明查暗訪,終於發現原來「家賊難防」!狐狸精竟是家中其中一個妹仔,卻又沒法查出真相。

某天深夜,女主人終於忍無可忍,於是她向七個妹仔逐個拷問。當然,沒有人承認。最後,勃然大怒的女主人命人把妹仔扔進後園池塘,全部活生生淹死。

可是到了後來,大宅各人老的老,搬的搬,無人的大屋逐漸荒廢,開始經常鬧鬼。即使後園池塘已被填平,仍有人路經大屋,聽見身後的屋內傳來陣陣女子的哭聲及叫喊聲,教人毛骨悚然。

另外亦有一種說法指,在日佔時期,日軍曾把大宅用作元朗司令部,屋內死人無數,戰後經常鬧鬼,導致屋主一家抵受不了搬走,及後出現鬧鬼傳聞。然而,還是「七妹仔」的劇情較有想像的空間。

傳聞元朗有一英式大宅,入夜之後,大宅內鬼影幢幢,更有人稱目睹二樓有白影徘徊、屋內傢俬懸空升起等怪異現象,甚至聽見屋內傳出女子低泣的嗚嗚怪聲。雖然古宅背後的故事,坊間一直眾說紛紜。(設計圖片/梁鵬威攝)

屋內有靈探痕跡 陰風陣陣

娛苑位於元朗橫洲東頭圍,自1927年建成,至今已有89年歷史。單觀其建築,已知絕對是靈異劇情最佳場景。娛苑為英式紅磚建築,門前設有一座噴泉。大宅樓高兩層,二樓建有騎樓露台,塔頂呈半圓形,甚具歐陸風情。

未步近大宅,入目的是「娛苑」的橫匾,以及一對對聯:「娛覽遠山青人畫;苑環嘉樹紅葉歸」。記者趨前繼續走,只見門外的桌子上設置香爐及供品。正當記者猶豫之際,攝影師已跨上石階,走進主樓。大宅內部的油漆剝落,踏過一綑綑細細的柴枝,每一步都發出「卡卡」的微弱聲響。走上樓梯,二樓卻是完全不同的景致。

二樓的空間偌大,主樓大致可分成三個廳室及四個房間。在滴滴答答的雨聲之中,破落的窗戶和啞紅色的牆壁顯得格外陰森。探頭看看房間,懸掛在房間中央的電線,更教人浮想連翩。攝影師「喂」一句話把記者的魂魄喚回來,他指着圓桌上白色蠟燭的痕跡:「有人在這裡進行靈探。」此刻,雖知是因為舊建築的樓底高及窗戶通風,但還是覺得陰風陣陣。

走到樓梯的另一面,赫然發現還有內園的廂房。順著窄窄的石梯而上,撥開一片片叢生的植物,便可抵達天台涼亭,亦即圓形塔頂所在。

附近的村民笑言,不時有年輕人前往探險,捉精靈多過捉鬼。(梁鵬威攝)

曾獲評為一級歷史建築 後因失修而降級

問及村民有關娛苑的事,不如想像中的凝重,倒是笑道:「去捉鬼?好多年青人都會到裡面探險……還是去捉精靈啊?」也曾見過網民自言蔡氏後人,長輩不曾說過鬧鬼之事。傳言孰真孰假,自是無從稽考。

翻查1930至1940年代的報章,古宅主人蔡寶田為有名的建築商。蔡氏曾獲選為保良局副總理,又擔任新界委任諮議員及東寶救濟會委員,曾協助中央賑濟委員會分發藥品等予難民,並借出家族農田供難民耕種。1935年8月,蔡家大宅遭6名黑衣賊持槍入屋行劫,由於當時只有女僕及年幼子女,故賊人為所欲為,擄去約1800元現金及約值400元首飾。

古宅曾被評為一級歷史建築,後因日久失修被降級。(梁鵬威攝)
蔡氏遇劫,當年報章亦有報導。(香港舊報紙館藏)
蔡氏遇劫當年,陳意齋的罐頭餅食約四毫至一元不等。(香港舊報紙館藏)

在2007年,娛苑曾獲古物古蹟辦事處評為一級歷史建築;可惜在2010年,委員有鑑於建築日久生修,因而將其降至二級。當時,吳祖南博士提議,文物保育專員辦事處或古蹟辦可以主動聯絡物業發展商或業主,尋求合適的保育方案。事隔6年,公眾仍視之為廢墟或鬼屋,不知娛苑昔日風韻何時才可再現世人的眼前。

古宅主人當年是名門望族。有說夫人懷疑丈夫跟其中一位侍婢有染,但找不出是誰,一氣之下將7位侍婢一併浸死。 (設計圖片/梁鵬威攝)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