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眼恢恢3】家中安裝天眼 僱主菲傭「信任」紙咁薄?

撰文:實習記者 黃文軒
出版:更新:

香港不少家庭由於父母皆需工作,往往會僱用外傭照顧子女,理應安心的家成為別人的工作場所,有僱主選擇安裝天眼以保障雙方,但在外傭眼中這種被監視的感覺並不好受。當雙方的關係建基於合約和薪酬,「信任」是否只是一紙空言,只能靠一雙天眼慢慢建立?
攝影:黃永俊
影像協作:曾梓洋

僱主Lisa(圖右)替因虐待印傭Erwiana而入獄的羅允彤不值。她提議其他僱主亦應安裝天眼,有事發生時能「救自己一命」。

當生活空間與工作密不可分時,生活自然成了被監測的一部分,問Malou會否感到有壓力?起初她支吾以對,然後用一向開朗的笑聲想帶過問題。再次追問下,Malou先是安靜了數秒,眼睛看着遠方若有所思,再小心翼翼地說道:「我不知道,只是十分不舒服。」

縱然對閉路電視感到不舒服,Malou仍盡量在僱主家庭面前表現出一副不在意的樣子。她記起有一次女僱主晚回家,在客廳裏只剩下她跟男僱主及僱主女兒3人,女僱主利用閉路電視看他們的經歷,「當僱主的4歲女兒看見閉路電視正在發出閃閃光源的時候,她很開心地向它打招呼:『Hello 媽咪!』,她知道她媽媽在看着她。」當時在旁的Malou在一旁成為被監看的對象之一,在這個愉快的氣氛中卻開心不起來。「我需要表現得很開心,因為我不想展示出我是在受壓力的。」

「我自己心裏會對他們有保留,因為他們同樣對我有保留。」 Malou說。

僱主Lisa這樣形容自己對家中裝天眼的看法:「有了它(閉路電視)就安心點,有它未必會用,沒有它卻好像差了一點。」

僱主:閉路電視為方便照顧家人

被看的人感到不舒服,那看人的人是為了什麼?Lisa Tong在家安裝天眼,她坦言:「安裝是為保障自己。」

Lisa的母親患有腦退化症,有時連自己有否洗澡也記不起。Lisa在家中安裝閉路電視,在工作時也可以監測母親在家中的一舉一動。後來母親腦退化症惡化,Lisa無可奈何下聘請了外傭照顧母親。

360度的閉路電視安裝在大廳的一角,母親在家的一舉一動都一覽無遺。天眼同時具備錄影功能,更對準洗手間門口,以方便Lisa查看母親有沒有洗澡,而自從外傭來了之後,Lisa反而少用了閉路電視看母親的情況。「起碼有個人知道媽媽的日常,變相減少對天眼的依賴。」 Lisa說。

「有時候工人姐姐知道媽咪無沖涼,會挾佢去沖涼㗎。」她笑說。在聘請這名外傭前,Lisa也曾擔心過外傭的服務質素,「不知道她工作情況嘛,網上也看了很多關於虐待的新聞。」不過,Lisa則否認安裝天眼是用來監察外傭的舉動,她解釋:「主要閉路電視的作用不是看她,如果要做些什麼事,只用閉路電視是不足夠。」

即使現時家中有外傭照顧母親的日常起居,Lisa也不能完全放心,不時還會在電話看看家中情況,「有了它(閉路電視)就安心點,有它未必會用,沒有它卻好像差了一點。」自家人患病後,Lisa家中安裝天眼已有六七年,她形容閉路電視的功能如同保險一樣,「其實有沒有保險都沒有問題,但是始終可以安全一點,有什麼事情發生都可以再查看錄影。」

菲傭Malou來港打工,她的僱主在家中安裝了4部天眼,日常面對的壓力可想而知。

「人會記錯天眼最清楚」

「當你無辦法監察時,就會衍生另一樣東西去監察,如果沒有閉路電視,你需要大量的人手去負起閉路電視的功能。」她以保安為例,沒有閉路電視底下就要增加人手加緊巡視,增加成本,大廈的管理費可能隨之增加。在人或機器之間,Lisa選擇相信機器。

「我信機器多點,可能與我的工作訓練有關,我是對數字,數字是什麼就是什麼,不用想。人始終有偏見,他會因應他一些要求,他的看法而不同,不過一些實物或死物,它不能改。」

任職會計師的她,相信真憑實據的客觀數字,對於人的主觀說法很有保留。「閉路電視的作用就是去記錄一些事,它比人的好處是有錄影可以留下,而人的記憶是有限,例如在法庭聽案件時,證人記錯一點點,整個案件就會完全不同,而閉路電視則最清楚。」

身為香港外傭僱主關注組成員之一的Lisa,經常鼓勵身邊的僱主朋友安裝閉路電視,「你不會想特別去看,但有事發生時就能救你一命。」早年僱主羅允彤虐待印傭Erwiana一案中,僱主因傷人等19項罪名被判囚6年,罰款1.5萬元。Lisa替同是僱主的羅允彤感到不忿:「羅允彤一案中就是缺少閉路電視,所以才會變成這樣。」

Lisa的安心來自天眼,Malou的不安亦是源於天眼。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