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捕貓捉影」攝影師救貓:別怕與制度周旋

撰文:吳韻菁
出版:更新:

葉漢華(阿華),資深攝影記者和街貓攝影師,其facebook專頁「捕貓捉影」逾4.7萬名粉絲。他曾為貓舉機拍攝上萬次,還親自幫忙捕捉、絕育和暫託。最近為救自己屋苑的街貓免遭人道毀滅,周旋在政府部門、屋苑管理、業主法團和街坊農戶之間。他日間工作,晚上草擬建議文件,即使面對重重困難,仍為這些社區動物付出,爭取人貓共存。

 

攝影:黃寶瑩

豪景花園的天台貓,早年已落戶於此。年前天台翻新成街坊農圃,貓咪卻遭捕捉趕走。(受訪者提供)

貓群8年前已落戶

 

深井豪景花園依山而建,綠色景緻吸引人,也吸引貓。在後山和附近雜草叢生的政府官地,以至屋苑的停車場天台,不時都見街貓蹤影。當中停車場天台的貓群早在8年前已落戶,有說是自來,也有說是遭人遺棄,平時有好心人會為牠們帶點食物。最近天台活化成優閒農莊,但綠色田園與貓和諧共處的美好願景沒有出現,反而惹來街坊農戶投訴被貓滋擾,管理處遂向漁護署借來捕貓籠,捉走了幾隻天台貓。

 

我想了解他們(街坊)與貓的衝突,嘗試解決問題。
葉漢華(救貓攝影師)
天台約分為百多塊小農田,有部份農田因位置不佳而未有租出。阿華建議於仍未開墾的田圃,設立貓廁所。

不對立 聆聽投訴人心聲

 

這群天台貓在2011年時亦曾被投訴和捕捉,阿華於是開始與愛護動物協會(SPCA)進行CCCP(捕捉、絕育、放回計劃),自此貓隻數目維持約5隻。直至2015年10月中,SPCA通知阿華其中一隻天台貓被漁護署捉走,才驚覺人貓衝突又捲土重來。他向管理處查詢,得悉原來有天台農戶投訴,更建議阿華將貓帶走,作為「最好」的解決方法。

 

「這件事需要一個治本方法,不是一有貓出現就撲殺或者帶走。我想制定一個處理機制,日後屋苑再有貓出現便有方法處理。」阿華馬上草擬致農戶的公開信。「我想了解他們與貓的衝突是甚麼,嘗試解決問題。」

阿華將一百張小紙條,貼在一百塊小農田中,只希望農戶願意和他溝通。(圖:受訪者提者)

公開信貼在通往天台梯間,為了令一百塊田的農戶去看公開信,阿華準備了一百張小字條,逐一貼在田邊,但貼上一日便遭移除,翌日在同一位置再貼,隨即又給拿走。本著鍥而不捨的精神,阿華直接走到天台找農戶商談。有人抱怨,甚至激動得罵貓又罵人;但也有較平心靜氣的,願意說出問題:原來貓因天性使然,在田裡挖泥大小便,細果破壞了不少農作物。

「至少知道問題所在。我在想,可否在未被開墾成農田的花圃,翻鬆泥土,吸引貓隻過去方便。」如何吸引牠們過去?「把貓屎移到花圃裡,用氣味吸引牠們。」預期農戶會幫忙?「只要他們支持,實質工作可由我和其他義工做。」即使牠們真的會到花圃方便,日後誰來清潔?「我或義工都會做。」業主法團會否答應?「我會繼續約見他們。」管理處和業主法團終於致電阿華了解詳情。

死纏爛打 奏效

阿華再到天台找農戶聊天,隨行的記者心感忐忑,早已做定捱罵的心理準備。其中一位農戶聽過阿華的建議後只淡然道:「我覺得沒多大作用,不過你即管試試,牠們也有生存權利。」被潑了一頭冷水,但阿華還是感激對方那「即管試試」的回應。

 

我們也不應為了玩(悠閒農耕)而趕絕牠們,實在不想找漁護署捉貓。
Eva(街坊農戶)
與四五位位農戶介紹設立貓廁所的建議,Eva可算是唯一一位願意支持的農戶。

另一位街坊Eva說:「這些貓真的很麻煩,試過抓爛我的農作物,又在田裡大少二便。不過始終是牠們先來,我們也不應為了玩(悠閒農耕)而趕絕牠們,實在不想找漁護署捉貓。」

 

這說話猶如一服強心針,阿華感激得雙手合十連聲道謝,展露難得的笑容。為免農作物被貓蹂躪,Eva在夏天時會種一些較高的植物,秋冬種菜時則會在田邊圍起紗網和矮小的籬笆。「這些設施不太礙人,希望可有效阻隔牠們走進田裡。」

 

我不介意被罵,只要農戶肯讓我試,就算把我當成傻仔也沒甚麼大不了。
葉漢華(救貓攝影師)
面對責難,阿華仍然保持微笑。背後的動力,就是為貓兒爭取生存權。

也有怨氣較重的農戶,說下雨天貓隻在田中便溺,貓糞溶在田裡弄到臭氣薰天,令她要將全部泥土挖起更換。「你們這些愛貓的人,應該把貓帶回家。牠們是寵物,不應該在這裡,你們把貓放在這裡才是不人道。」氣上心頭,這農戶重覆又重覆地向阿華投訴。

 

「這些貓都不是我放在這裡的呀……」阿華哭笑不得,記者在旁也感無奈。然而,從事攝記多年,他早已練出一片厚面皮,為了這些小動物,他亦甘願放下身段。「我不介意被罵,只要農戶肯讓我試,就算把我當成傻仔也沒甚麼大不了。」

現時豪景天台的貓,已由阿華和義工帶走尋家。但日後屋苑再發現貓時,管理處答應先找義工處理,不會召來漁護署。(圖:受訪者提供)

街坊參予 貓命終保 

離開天台前,阿華不忘將公開信重新貼上,他早已有此一著,背包內放了好幾份副本,以備不時之需。問他與業主法團和管理處交涉的進展,他連忙打開手機備忘錄,按時序讀出紀錄。「我怕自己會搞亂時間。」這就是他的處事作風,只要確認目標,就會有條不紊地去逐步達成。

 

阿華上月搬離屋苑,但無損他對貓的關注,日後他仍會繼續為豪景天台貓爭取生存空間。但他並不孤單,屋苑裡的一些熱心居民已加入他的行列,還組成了關注組。「即使立案法團不允許我為貓設立貓廁所,但他們至少也答應了再發現貓時,先通知義工,不會立即召來政府部門捉貓。總算能保住貓的小命。」小勝一仗,但香港人貓共存的理想社區,還要經過多少場角力?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