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被性侵不羞恥!特朗普言論觸發近3千萬人網上控訴性侵經歷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美國總統候選人特朗普侮辱女性的影片曝光,卻引發近3000萬名女士在社交媒體勇敢說出自己被性擾騷的經歷。上星期五,加拿大社交網絡紅人Kelly Oxford在Twitter說「女士們,說出你們首次被性侵的經歷。他們不僅是一堆數字。我先:老男人在巴士上捏住我下體(grabs my “pussy”),還對我微笑。我當時12歲」。她的呼籲促成一場網絡運動。

影片截圖(華盛頓郵報)

發起人原以為太「私人」反應會冷淡   三日內2700人回覆

美國總統候選人特朗普侮辱女性的影片上周曝光,他在影片中說:「只要你是名人,便可以對女性為所欲為……抓住她們的下體(grab them by the pussy),便可以對她們做任何事。」後來他回應指該番言論只是「Locker room talk」,意指男人相聚閒聊時不時談及的黃色笑話。

Kelly Oxford的貼文在當地時間星期五晚上近8時刊登:「這是個很私人的問題。我還以為沒人會在社交網絡分享。」到星期六早上,她發現幾乎每分鐘也有近50個回應,各人以第一身親述首次性侵經歷,標籤#notokay。至到當地星期一下午,已有2700萬人回應。

女性被侵經歷佈滿社交網絡

全國近3000萬女性在社交網絡控訴個人悲痛及埋葬已久的記憶,釀成一場社交網絡運動。Facebook 和Twitter都佈滿女性被同事、醫生、鋼琴老師、攝影師、陌生人侵犯的經歷。Kelly Oxford其後在Twitter上說:「每秒鐘我就收到兩個性侵故事。任何否認『強姦文化』存在的人,看看我的版面吧。」

Maryam說:「你知道這真的#NotOkay,當twitter上限是140字,而你有那麼多被性騷擾的經歷。」

ezbz說雖然接受不了閱讀這些故事,還是很感激發起人。

有父親表示這是看過最恐怖的貼文。

來自洛杉磯的零售行政主任Jill Gallenstein認為「Locker room talk」背後的文化是男性自以為有權物化女性:「將其他有權有勢的男人的行為合理化。這是在為性侵犯行為開脫。令到女性反問自己做了什麼令到自己被侵犯,以為『事情就是這樣』。」

美國大學生Yana Mazurkevich曾就性侵犯受害人製作一個圖片系列,藉此喚起外界對他們的關注。(yanamazurkevich.com)

香港被性騷擾個案:說出來又如何?

據社署2015年呈報的性暴力數字,2015年有871宗,當中超過8成為猥褻侵犯(非禮),受害人97.4%為女性,性侵犯者近7成為陌生人,其次是朋友和僱主或同事。2014年則有1105宗。然而,實際及未呈報的數字可能更驚人。

鄭小姐曾兩次被性騷擾,但未曾舉報:「中學時有個同學會摸我大腿,還試過強吻我臉頰。也有一次在地鐵試過被陌生男人下體碰撞我,但我只是避開他,沒有指證,因為不肯定他是否有企圖。」她說,這樣的事件不少,但卻不知能跟誰說:「即使跟朋友說,也未必諒解,令人更難受。試過一次在朋友圈子說出後,朋友冷淡對應,其他朋友都保持沉默,令我更傷心。」

她指,即使香港亦有類似#NotOkay網絡運動,她也未必會參加:「因為……說了又如何呢?」她曾跟活躍於社會運動的朋友討論過性侵經歷,認為面對性侵,不只要說出來,亦要「想想方法下次怎樣處理當下,反思讓你當時覺得無法張口叫非禮的原因,其實是什麼影響自己?」

(Getty Images)

公開被侵犯經歷非「羞恥」 但網上語言暴力回應可造成二次傷害 

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總幹事王秀容認為,如當事人有勇氣在網上分享經歷也未為壞事,愈來愈多人討論被性侵犯可讓社會更明白:「被侵犯不是羞恥的事,就像被打劫一樣,在網上說也沒問題。」不過,她認為現時香港教育對預防及面對性侵犯的教育不足:「台灣小學就會教學生,如果看到別人侵犯,要為當事人大叫出來,不用尷尬。」她也認為香港人如以作為旁觀者身份幫助當事人,也會令當事人沒那麼尷尬。

新婦女協進會主席馬穎兒認為,網絡世界不乏語言暴力,受害人在社交網絡訴說受侵經歷有可能會引起不友善的質疑,導致當事人有二次傷害。她鼓勵當事人向信任的人或相關機構尋求援助。她指,很多香港女性面對性侵犯後也不知如何處理:「你叫她報警嗎?司法程序又很複雜,而且有不少例子說明前線警員不太性別友善。」面對侵犯,當事人可以先問:「你做什麼?」或大叫「非禮」引起旁人注意,女士亦不應以為自己非「年輕貌美」,怕反被揶揄而退縮。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