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場聖誕樹比併 PMQ最環保 又一城裝飾年年換

撰文:陳芷慧
出版:更新:

每年11月中起,陸續接收無數的公關電話和電郵,講解各大商場宏偉華麗的聖誕裝飾,記者淪為接線生。各大商場的新聞稿上強調「室內最高聖誕樹」、「室外最高聖誕樹」......除了鬥樹,還鬥主題,如今年又一城的「秘密花園」、置地廣場的「馬戲團」等等。而對於商場節慶後如何處理物資,卻不願回覆,甚至問及真樹或假樹,又一城回覆指:「不會特別回答這類問題。」

2016年各大商場聖誕裝飾比較
2016年各大商場聖誕裝飾比較

商場沒有正面回應聖誕裝飾如何回收 

早於12月中,記者聯絡各大商場,表示希望能拍攝及了解商場拆缷聖誕裝飾,及如何處理物資,各大商場以危險為由,一一婉拒。記者無奈地退而求其次,只問及如何處理物資,海港城將個「波」拋給製作公司:「通常拆咗落嚟,直接交返製作公司處理。」;朗豪坊回覆:「重用部份裝置,部份裝置會視乎回收的可行性進行回收。」然而,某些商場連聖誕樹的高度、物料亦不願回覆。如又一城只回覆今年商場聖誕樹高21米。記者續問:「真樹?」對方回覆:「唔會特別答這類問題。」得不到回覆,記者唯有親手摸一摸辨其「偽」;又如置地廣場,就聖誕樹高度、物料及節後處埋方法,他們起初回覆「沒有任何相關資料。」記者大惑不解,又問:「但置地場聖誕樹幾乎是商場的高度,難道連商場高度也沒有資料?」後來他們回覆:「聖誕樹,高10米。」

又一城只回覆今年商場聖誕樹高21米。記者續問:「真樹?」對方回覆:「唔會特別答這類問題。」記者唯有親手一摸便知其偽。而且樹上裝飾過往4年沒有重用。(陳芷慧攝)

又一城21米人造樹、1000個膠吊飾 環保組織指:裝飾​零重用

香港環境保護協會主席樊熙泰指,要求真相,不能等商場答覆,要靠自己。他於過往4年紀錄各大商場的聖誕裝飾設計,對商場歷年裝飾主題倒背如流,如數家珍,「又一城是最不環保的,每年那棵聖誕樹上的裝飾都不同,所以知道他們沒有重用裝飾。如去年是綠色羽毛,羽毛被壓過就不能重用。」他強調,塑膠樹夾雜鐵線等混合物,回收商和環保署都不能處理,只能棄置於堆填區。記者親自數算,又一城21米高的人造聖誕樹上,約掛上1000個塑膠裝飾球;皇后像廣場15米高的聖誕樹上,有約2500個塑膠吊飾及Led燈,但旅遊及發展局指,大部份物料都是過往活動用重的物料,樊熙泰亦指,皇后像廣場的聖誕樹,過往3年都是同一款色;置地廣場那棵10米高的聖誕樹及裝飾,亦重用了3年,「肯重用,已經算做得好。」

香港環境保護協會連續第5年推行真聖誕樹回收計劃,並向8間大型聖誕樹入口商和連鎖店,統計本港2015年的聖誕樹數目,結果錄得4.13萬棵,真樹有1.33萬棵,佔逾三成,惟該會目前接獲回收真樹的申請只有1130棵,佔總數不到3%。

旅遊發展局發言人指,今年在皇后像廣場擺放的15米高人造聖誕樹及樹上吊飾,是重用以往活動的物料,節慶後後亦會妥善收藏。然而,人造樹要重用10 以上,碳排量才等同一棵真樹。(相片由旅發局提供)

即棄真樹抑或是重用人造樹環保?

關注碳排放量機構Carbon Trusth的經理John Kazer博士指,一棵兩米高的人造樹,它的碳耗用量比真樹直接棄於堆田區,高出兩倍。一棵2米高的人造樹,亦要重用10年,它對環境造成的害處,才低過焚燒一棵真樹。樊熙泰又指,一般塑膠樹夾雜鋼架鐵線,香港環境保護協會及環保署亦難以回收,而且分解過程會釋出大量有害物質,而真樹則可回收再造肥料,供應本地園藝市場。樊熙泰認為某些商場 如K11以亞加力膠版設計富藝術感的聖誕樹亦是不錯的做法,因為亞加力膠版是能高價回收的物料。

PMQ以1.4至2.6米的鏡鋼小聖誕樹,代替巨型聖誕樹,耐用及能回收之餘,讓一家大小穿梭其中,更有玩味。節慶後聖誕樹會送給三間本地小學。(陳芷慧攝)

元創坊最環保 鏡面聖誕樹送小學 

今年聖誕環保至多星,非元創坊莫屬。商場中到處擺放1.4、2及2.6米高的小聖誕樹,是在不锈鋼架上貼上鏡面的膠紙,及以紙膠帶作裝飾,設計商LAAB的設計總監Otto解說:「我希望以小樹營造森林的感覺,讓大人小朋友穿梭其中,比一棵巨型聖誕樹更有玩味。」而且,鏡面的設計擺放在不同戶外地方,融入其中有不同效果。「我們都考慮到環保的問題,以木製造,包上鏡膠,在戶外地方也非常耐用。明年只要換上不同紙膠帶,又有不同的款式。」而這年的鏡面小聖誕樹,LAAB會送給三間本地小學,讓他們明年聖誕作裝飾。

今年海港城邀請芬蘭插畫師Rami Niemi設計,整個商場設計有超過百個小雪人。這些裝飾物料難以重用及回收。(相片由海港城提供)
1990年海港城聖誕裝飾簡單、温暖,更貼近節慶主題。(相片由海港城提供)
今年朗豪坊以Lego為主題,部份物資會回收。(相片由朗豪坊提供)

新鴻基十大商場 聖誕推廣3857萬 營業額6億

重温昔日舊照,1980、90年代海港城聖誕裝飾,是家家戶戶必到打卡之地,設計簡單卻令人印象深刻。88年海港城外只有一個耶穌降生馬槽的裝置;94年,聖誕老人在城堡裏路軌礸出來,小朋友已看得如癡如醉。千禧年後,各大商場看準聖誕裝飾與營業額的「高性價比」,也加入大型聖誕裝飾的行列。新鴻基地產接受傳媒訪問時指,於2016年,其集團旗下十大商場投放3857萬港元在聖誕推廣上,而裝飾佔一半開支,預期營業額能達到6億港元,即是15.5倍。有報導引述行內人士指,中環置地廣場花最多金錢於聖誕裝飾的商場,約花$600萬港元;其餘大型商場如圓坊、IFC等約花200至300港元。近年商場都以藝術家作招徠,今年置地廣場邀請法國插畫師 Eric Giriat 締造一個馬戲團:小飛象於空中搖蘯、旋轉木馬、像環球嘉年華G force的機動裝飾,漫天昏黃的Led燈飾,整個商場彌漫着歐洲聖誕氣氛;又一城聲稱以全球獨家的「秘密花園」(Secret Garden)為主題,將繪本變成立體;海港城邀請芬蘭插畫師Rami Niemi設計,過百個小雪人;圓方則邀來英國殿堂級人偶製作大師Ian Mackinnon、法籍黏土藝術家Alexandra Bruel,重現動畫《狐狸先生無得頂》的場景。

燈飾雖華麗,但欣賞幾十日後就變成廢物。去年有綠色團體研究指,每年商場聖誕裝飾回收率不足1成,而且在堆田區中需要500年分解。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