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世紀手雕麻雀技藝失傳 老師傅景叔拒收徒弟:學懂後都不再流行

撰文:黃慧姍
出版:更新:

「碰!」打麻雀是不少港人的娛樂,也是聯誼的好活動,但與親朋戚友打麻雀時,有否想過原來香港仍有手雕麻雀?近年香港掀起一陣懷舊風,一些特色本土文化又再被關注起來,包括各式各樣的手作工藝。年近七旬的張順景是「標記麻雀」負責人,是香港少數仍出產手雕麻雀的店舖,出自他手的每一副麻雀,都是獨一無二。
冷門手藝由祖父傳父親,父親再傳景叔,現時已後繼無人,景叔慨嘆,懷舊也只是一陣風潮,但學會手雕麻雀卻是半生功力,「當他們學懂後,潮流都已經不流行了」,坦言已沒有心力收徒弟傳授技藝。
攝影:李澤彤

由14歲起入行製作手雕麻雀至今,一眨眼,張順景已白了少年頭。(李澤彤攝)

近年又捲起一股懷舊風潮,手作工藝再度被關注。標記麻雀負責人、人手雕刻麻雀已逾半世紀的景叔表示,近年經不少傳媒宣傳,令手雕麻雀這門技藝為人認識。標記麻雀是景叔的家傳祖業,他的祖父和父親都一直從事這個行業,故他從小便接觸這門手藝,14歲正式入行,「正正因為我家裏從事這個行業,再加上小時候讀書不行,自自然然便承傳手藝」。

既然機器可以快速製造出工整的麻雀,為什麼仍有人會選擇購買手雕麻雀?景叔透露,手雕麻雀較有手感,有些人會特別喜歡,「手雕麻雀的製造過程並沒有太大難度,但要花費大量的時間」。標記麻雀也有售機器雕製的麻雀,價錢相對較便宜。

景叔透露,雕刻一副普通的廣東牌需時約五日至一個星期,但他年事已高,心神和精力都有限,現時一天只能雕刻一隻麻雀。(李澤彤攝)

曾接澳門賭場生意 一副牌值$4,000

景叔透露,雕刻一副普通的廣東牌需時約五日至一個星期,但他年事已高,心神和精力都有限,現時一天只能雕刻一隻麻雀,「如果堅持極速起貨,也可以雕得很快,一兩天便能雕好一副廣東牌,但事後要休息多天」。手雕麻雀根據不同圖案來定價,牌上的圖案越複雜,收費則越高,一個中文字收費$100,三個英文字母當作一個中文字計算,最低收費一隻麻雀$300。景叔憶述,曾有澳門賭場找他在牌上雕刻四條龍,一條龍收費$1,000,即整副牌價值$4,000。也試過有客人要求將整副麻雀能拼出「幸福」二字,別以為只雕上兩個中文字很容易,景叔指單單雕這兩個字已花上十天時間,「起雕的時候,你很難發現有什麼瑕疵,例如好像筆劃之間接不到位,但到上色的時候,瑕疵便會盡現,又再需要慢慢修正」。

曾有澳門賭場找來景叔製作手雕麻雀,由於圖案複雜,一副牌已價值4,000元。(李澤彤攝)

雕「萬子」最費時 「筒子」最危險

不說不知,原來雕刻每種麻雀所費的工夫都不同。景叔透露,手雕「萬子」所需時間最長,因為筆劃最多,「一隻『萬子』挑一劃至少要挑四至五次,再加上『萬子』有那麼多筆劃,就要雕多數次」,他指雕刻「東西南北」和「索子」也頗費時。景叔又指,雖然雕「筒子」最快,但過程竟也是最危險,因為雕「筒子」時使用的軸心鑽,只要重覆使用兩至三次,軸心鑽的鐵片便會發熱,當手柄稍微被移動,安裝在下面的鐵片就會斷開,「鐵片一斷,可能會立刻插入手裏,容易受傷」。景叔表示,一般用作雕刻廣東牌筒子的鐵片分作三種大小,越粗的鐵片,相對上沒那麼容易斷裂,但當製造台灣牌及一些細牌時,便需要用上較幼的鐵片,斷裂的機會也較大。

他們多數都是購買數百元的機製麻雀,一聽到手雕的需要過千元,掉頭便走。
手雕麻雀師傅張景順

輝煌時代已過 全港只剩約12間手雕麻雀店

五十至六十年代是香港手雕麻雀業最景氣之時,當時有很多手雕麻雀店聚集在廣東道,僅僅一條街已開了十多間店舖,不愁沒生意。但時代變遷,近30年間,香港已沒有新開張的手雕麻雀店。而景叔現時的舖位位於佐敦道的樓梯舖,原來已是經歷第四次搬舖,他指每次搬店都經過考量,一直堅持留在這條街內,只為不想慕名而來的人找不到他,「如果搬遷的位置離舊店太遠,客人不會花時間尋找新店的位置,生意很難繼續營運下去」。至於同行,有些師傅已退休,有些更已離港,景叔近幾年也聽聞有幾間手雕麻雀店相繼結業,「一執就執,冇得再開」,現在全港只剩下約12間手雕麻雀店,都是在夾縫中求存。景叔透露,如果未來標記麻雀不幸再需要搬遷,他便會退休。

景叔慨嘆,打麻雀風氣其實並沒有沒落,只是人們都轉向玩手機麻雀遊戲,即使購買麻雀,大多數都是購買較便宜的機製麻雀,越來越少人懂得欣賞手雕麻雀,「這裏售賣的,最便宜也要數千元,現時只是靠着一班有心人支持下去」。新冠肺炎疫情席捲全球,市民多了留家抗疫,不少人打麻雀消磨時間,整個麻雀行業的生意或因而好轉,但景叔坦言他並未受惠於此,「他們多數都是購買數百元的機製麻雀,一聽到手雕的需要過千元,掉頭便走」。手雕麻雀獨一無二,客人多數買來作收藏之用,真正用來「大戰四方城」的,多數都是機製麻雀。

她們早前還在手作啤酒節一邊飲酒,一邊教人雕刻麻雀。你很難想像他們都是外國人,因為她們雕出了很美的中文字。
手雕麻雀師傅張景順

遙距教美國婦女雕刻技藝 「她們雕出很美的中文字」

為了跟上大潮流,景叔試過利用互聯網及社交媒體推廣手雕麻雀,他的子女在數年前替他開設facebook專頁,定期更新業務發展,景叔更成功透過網上招攪外國生意。有外國人瀏覽專頁後,對手雕麻雀感興趣,希望訂購一副收藏,景叔網上接單後,便可將手雕麻雀寄往外國,「現時有七成的訂單都是來自外國,現時香港的市場已經飽和,幸得外國客人光顧才可繼續經營」。除了購買手雕麻雀,也有不少外國人希望學習這門手藝,雖然景叔坦言與外國人溝通有難度,但配合肢體動作,也能勉強與他們交流。他現時不定期開班教授美國婦女這門手藝,「她們早前還在手作啤酒節一邊飲酒,一邊教人雕刻麻雀。你很難想像他們都是外國人,因為她們雕出了很美的中文字」。

「現在流行懷舊,誰知道懷舊風氣可以持續多久?或許一年半載風潮就完,但手雕麻雀並不是一時三刻就能學會」。人們對事物的新鮮感來得快又去得快,景叔深明這個道理。(李澤彤攝)

景叔慨嘆,在香港懂得手雕麻雀的人已不多,已是一門式微的手藝。他坦言並沒打算收徒弟,即使有人感興趣,他也沒有心力傳授技藝,「現在流行懷舊,誰知道懷舊風氣可以持續多久?或許一年半載風潮就完,但手雕麻雀並不是一時三刻就能學會,當他們學懂後,潮流都已經不流行了。要是沒有這股懷舊潮流,根本一年都沒有一單手雕麻雀的生意」。年復年,潮流一浪蓋過一浪,人們對事物的新鮮感來得快又去得快,景叔深明這個道理。即使行業已不復當年勇,但他也希望能多做十年,「只要尚有收入,不蝕錢便繼續經營下去」。他當然希望手雕麻雀的文化得以保存,讓年輕人知道香港曾經有過這門手藝,「有傳媒報道,有影像記錄,希望手雕麻雀可以成為香港人的集體回憶之一」。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