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障人士牙科停辦】獨力照顧智障兒 七旬母呻兒睇牙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位叫蘇太的媽媽,在港台節目「千禧年代」告白,道盡「一排牙」的痛苦。「我們長久受盡(牙痛)折磨。我睡前總會祈禱,祈求兒子不會牙痛。每見到兒子的手放在不適當的地方,例如額頭、牙的地方。我就心想死定了。今晚不能安睡了。」獨力照顧42歲智障兒子、今年71歲的蘇太說。兒子牙一痛,就會整晚叫喊,兩人也無覺可睡。蘇太更曾因此掌摑他。「那時,我抱著兒子大喊。打在兒身,痛在母心。望著窗心想著不裝窗花,那問題便可得到解決。」她說。

政府即將停止資助為智障者人士而設的「盈愛﹒笑容服務」牙科服務,他們大概從來沒有想到,一個媽媽可為孩子的一排牙付出這麼多。

周末的早晚,蘇太都會監督阿豪清潔牙齒。(梁鵬威攝)

認識蘇太,是在去年十月因康橋之家事件而發起的「無聲吶喊大遊行」現場。當日蘇太感冒,一隻手擦著鼻水,一隻手拖著嚴重智障的兒子,身上鈄揹一個腰包,側揹兩個環保袋,纍纍的包袱掛了一身。她說智障兒子難以表達自己,有什麼頭暈身㷫即使睇醫生都要睇幾次。在遊行隊伍中,70多歲的老人家還時不時要找角落蹲下來為這42歲的兒子綁那繫緊了又鬆的鞋帶。

這個堅韌的媽媽,卻竟因為兒子牙痛而掌摑了兒子兩巴掌。

因為牙痛  曾想抱子做「雙飛人」

蘇太的兒子阿豪,今年42歲,而他的牙患惡夢從14歲就開始了。蘇太說:「他的牙病,一時是牙本身的問題,一時是牙肉,一時是口腔。任何一樣我都無辦法分辨。」阿豪的牙患較一般人嚴重,首先是因為弱智人士的身體機能易衰退,早期就會出現口肌退化的問題,其次是阿豪尤其偏食。別人三餐坐在飯桌前吃米飯,他就只願擔起椅子坐在一邊喝奶粉沖的飲品。但這類個案,院舍內比比皆是。蘇太說,兒子還尤其愛喝可樂,總被人叫「可樂仔」。但作為母親,覺得那是兒子難得的樂趣,也盡量想給他一般人的生活,所以假日在家,會給阿豪買可樂。

開餐了,阿豪負責開檯食飯,期待着他最愛的雞翼。(梁鵬威攝)

 蘇太說阿豪18歲前的情緒都不太穩定,還常常把家中的物品扔出窗外。就在那期間,她崩潰掌摑兒子。她細細碎碎講起當時的片段,嘆說:「當時真的是很辛苦,長期這樣有什麼辦法解決呢?真的想做『雙飛人』(即抱著兒子跳樓)。」當時兒子的牙患更令自己的照顧百上加斤,即使帶阿豪去看醫生,也會因為他的不配合而被醫生拒之門外,或敷衍處方消炎藥了事。她說有時阿豪的口還未完全張開,醫生就完成診症。這樣的情況遇多了,她後來索性自己買止痛藥讓兒子服用,反正看醫生也不過是馬虎了事。

醫院人員不耐煩  叫蘇太「自己搞掂」

21、22歲時,阿豪的牙齒已經蛀得要入醫院做手術,當時脫了3隻、補了2隻,都是臼齒。蘇太說手術當天,阿豪不願入醫院門口、不願換手術衫、不願上手術床、不願被打針......哄騙良久,才讓他完成了那次手術。她描述:「當時個護士說:『上床啦。』唔上。『唔上呀?』走咗去喔,個護士居然走咗去喔。個護士叫我『你搞掂他』,我都不知怎辦。終之,突然有個很靚的護士來到,(蘇太提高聲線演繹)『蘇仲豪,上床瞓下教啦』。他居然起身跟著她走,『哎,打支針啦,好唔好呀?』他又讓她打,『上床啦』他又上床。」蘇太說職員的態度很關鍵,因為弱智人士明白自己遭受怎樣的對待。

閒來在家,阿豪會躲進房間睡覺,蘇太在客廳休息。(鍾偉德攝)

「乖」才可用牙科專車服務

手術過後,阿豪的牙患困擾少了,但一排門牙烏烏黑黑的,蛀牙的問題還是不斷惡化。但蘇太已經不太願意再入公立醫院。因為除了長時間的輪候之外,還得面對醫院人員的不耐煩,又擔憂兒子剝顆牙就動輒全身麻醉做手術。

阿豪18歲前住的寄宿學校、以及後來住的院舍都有牙科專車服務。但她對阿豪在學校使用過的牙科服務沒多少印象。

而院舍所提供的牙科專車,可接受服務的人數有限,每兩年輪一次,有時會視乎院友的平日表現來揀人,蘇太說:「你(院友)最近惹得麻煩多,他們就索性說不要浪費名額了。直接揀一些可以合作的。」但這已經令她多了點希望,所以當時她會會花心思哄院舍的職員:「你至靚仔啦,幫我傍住佢啦。」她說有時職員的態度也會影響兒子睇牙的意欲。

阿豪的牙一拖拖到2013年,等到盈愛牙科出現,當時蘇太和阿豪幾乎是第一批用家。盈愛的醫生一句:「弱智人士都要靚仔的嘛」,讓蘇太下定決心要幫兒子造一副假牙。不過,院舍職員卻一盆冷水潑過來,說假牙很容易就不見了,從來無院友成功用過。蘇太怎樣一步一步教阿豪學會戴假牙?阿豪有沒有丟失過?詳看:【一棚牙的故事.下】母親的堅持:想告訴人兒子可戴假牙生活

「盈愛.笑容服務」是針對有需要的智障人士提供的一站式口腔衛生及牙科治療服務,合資格人士須經社福機構轉介才能使用服務。計劃由食物及衛生局資助,並由香港牙醫學會及香港無障牙科學會舉辦,由2013年6月開始進行為期4年的先導計劃。四年來,計劃服務了1800名智障人士。目前,還有超過1500名已登記的智障人士在輪候冊上。

根據蘇太的說法,計劃爭取了10多年,4年來的努力初見成效,政府卻打算今年6月停止資助服務。但早前一群弱智人士家長的反對過後,政府決定改為延長資助多一年至完成輪候冊上的名單。至於未來會否延續計劃,政府的回應是先跟進再作研究。

蘇太今年71歲,多年來獨力照顧嚴重智障的兒子阿豪。(鍾偉德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