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院傳譯】尼泊爾醫生放下白袍 甘心當傳譯員:用語言拯救生命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醫院的登記室坐滿了待診的病人。這時,一位皮膚黝黑的男人衝了進來,打亂了登記室的氣氛。他看看登記室的四周,走近一位南亞裔的伯伯,向伯伯展示了自己的工作證,並以尼泊爾語為他說明,今天會由他來做醫療傳譯。伯伯這時才露出安心的微笑。

攝影:龔嘉盛

香港現時有近80位少數族裔的醫療傳譯員,但卻甚少人知道或了解他們的工作。

尼泊爾醫生當醫療傳譯 盼用語言拯救生命

香港每一間公立醫院都會提供醫院傳譯的服務。任何病人如果不諳中英文,都可以向醫護人員要求傳譯。Dhiraj曾經是香港少數的尼泊爾醫療傳譯員,每次提起他的工作,他總會滔滔不絕的說起醫院內的小故事。「來香港以前,我壓根兒沒想過會當上傳譯員。」他笑說,自己畢業於尼泊爾大學的醫學院,原在家鄉尼泊爾當醫生。

Dhiraj的爺爺曾是港英時期的啹喀兵,他成長時期兩國穿梭,其一半童年都在香港渡過。後來他在香港中文大學攻讀醫學碩士學位,一心打算在香港從醫,惟海外醫生要考取在港執業的資格,其考試的門檻極高,因此無法成事。為了謀生,他去了「香港翻譯通」應徵醫療傳譯員的職位,賺點外快之餘,亦能運用自己的知識去幫人,沒想到一做就做了六年。當初無奈轉行,頓覺無力,他卻快快地收拾心情,尋找人生另一路向,「畢竟當醫療傳譯也能運用我的醫療知識。」他說,比起當醫生賺很多錢,他情願當傳譯員幫更多的少數族裔人士。

Dhiraj說比起當醫生賺大錢,他情願當傳譯員幫助更多尼泊爾人。

香港醫療傳譯員的源起,大概要追溯至八年前《種族歧視條例》開始(詳見:醫院傳譯系列之(一))。但時至今日,卻沒幾多少數族裔人士知道這項服務。縱然醫管局表明已在醫院當眼處張貼告示,但很多東南亞裔的族群卻因為怕難與醫生溝通,每次都拖至最後一刻才去輪症,可見傳譯服務宣傳做得不足。「其實除了病人,香港的醫生也不怎麼了解我們的工作。」Dhiraj苦笑道。醫療傳譯員有一項守則,他們翻譯時必須用第一身語言,意即當病人向醫生解釋病徵,傳譯員會說「我今天覺得……」,而不是說「病人A今天覺得……」。這原意是為了讓翻譯的意思更真切,然而香港很多醫生不理解,卻會反問Dhiraj覺得哪裏不舒服,因而弄出不少笑話。

「如果說醫生用醫療技術來拯救病人,我們就是用語言來拯救生命。」
Dhiraj Gurung

初初入行,他總是戰戰競競。可幸的是,他的醫療知識比其他傳譯員豐富,因此即使遇上艱深的專業用語,他也能用簡單的字眼向病人解釋。「其實當醫療傳譯並不困難,你只要把意思Copy and Paste,然後再換成另一種語言就好了。」他向我們解釋,有時候只是一句簡單的說話,譬如「接下來我們要去抽血」,卻已可以讓病人安心下來。部份年紀較長的或是初來香港的南亞人都不諳中英文,唯有傳譯員可以代為解釋病情,或是醫療程序。「如果說醫生用醫療技術來拯救病人,我們就是用語言來拯救生命。」他自豪的笑說,每次完成工作後,總有病人說要付錢給他,或是贈他一份小禮物。礙於他不能收取病人的利益,他都會請病人祝福他就好,「尼泊爾人很重視祝福,我們覺得這都能換來好的結果。」

Dhiraj經常走入尼泊爾人的社區,除了宣傳醫療資訊,也順道了解他們看病時遇到的問題。

港醫生未了解少數族裔文化 診症時或成障礙

Dhiraj在醫院當傳譯近六年,卻眼見很多醫生診症時,只是明白病人字面上的意思,卻未有深究少數族裔的文化背景。他初入行時,曾經幫一位尼泊爾裔的精神病人當翻譯。當時病人向醫生解釋他夢見一個千手神,並且向他預言。「我向醫生解釋,尼泊爾真的有這個神。我不是說那一定不是幻覺,但這也可能只是一個很單純的夢境。」他概歎道。然而,當時醫生沒多問就斷定他有幻覺,是思覺失調的病症,反指責Dhiraj多管閒事。Dhiraj也發現,很多醫生因為不了解病人的文化,亦令他們沒辦法和病人好好溝通。「他們總會叫尼泊爾或巴基斯坦的病人多吃菜,少吃肉。」後來病人聽話照做,但病情卻沒有好轉,醫生則質疑他沒有好好戒口。「我後來才知道,醫生要他們多吃菜是因為肉太肥膩,然而尼泊爾人很多時候都會用煎炸的形式煮菜,卻不像廣東人會白灼蔬菜。」他無奈的說。

去年Dhiraj成立了Health Connection,並邀請不同的醫療傳譯員加入,相片中的Tasnime就是其中一位。

舉辦醫療講座  「他們(醫生)一個都沒有來。」

「無論對傳譯員或是醫生來說,了解病人的文化都是很重要的。」國際醫療傳譯協會的香港代表梁倩雯說。她曾經要求在醫院舉辦講座,向醫生講解傳譯的工作,但每次都無功而回。有一次她在醫院貼滿講座的海報,邀請醫生參加,甚至苦苦在場守候,結果「他們(醫生)一個都沒有來。」她洩氣的說,她明白醫護人員的工作繁忙,但還是希望他們能抽空了解一下少數族裔的病人。

去年Dhiraj成立了非牟利團體Health Connection,希望多向香港的少數族裔宣傳醫療資訊。大部份香港人大概知道公立醫院可免費為小童和老人家接種流感疫苗,然而少數族裔,即使他們是香港永久居民,卻完全沒聽過有這項福利。「政府或會在地鐵站或巴士登廣告宣傳,但宣傳品多以中英文為主,少數族裔根本不明白。」他解釋。最近香港頻頻發生醫療事故,很多少數族裔卻毫不知情,只有英文報章鮮會詳細說明每件事故的經過。雖然現在組織只有5至6名成員,但他們仍然努力在自己的社群廣傳這類醫療資訊。他最近更以組織成員的身份走入立法會,希望以少數族裔的身份促請政府重視醫療傳譯的工作,「我只是做自己能力所及的事。」他說完後,又趕去下一場會議,準備和少數族裔的婦女宣傳HPV疫苗的工作。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