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少年犯過來人盡道受虐9招 團體斥投訴制度官官相衛 促請檢討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雞翼」、「刨冰」、「芥蘭」等名詞,於近月接連有前青少年犯人剖白於懲教院所內受虐的報道後,定義不再只是食物,還有另一代表虐待招數的含義。「青少年囚犯人權關注組」近月來與50名少年犯過來人會面,總結出9種虐待招數,聲稱事件並非冰山一角,惟關注組指,青少年犯人害怕人員報復、憂慮守監管令時遭重召進院所、擔心投訴制度官官相衛,故都不敢投訴,故有關注該議題的立法會議員及太平紳士指,將去信要求懲教署改善現行「自己人查自己人」的投訴制度。

懲教署回應稱,對於職員的違規行為一直採取零容忍態度,並不時檢討和優化處理投訴機制,務求提升部門處理投訴的透明度和公信力。

「青少年囚犯人權關注組」指,按「過來人」分享,總結出懲教人員虐待「餐單」有9式,最常見的是「雞翼」及「飛天雞翼」,即被打時要彎腰面向地下。(鄭秋玲攝)

「青少年囚犯人權關注組」指,按該50名過來人分享,總結出懲教人員虐待「餐單」有9式,如「倒Mug」是限時內,要將熱粥、熱紅豆沙吃完,否則「照頭淋」;「芥蘭」即大腿被懲教人員以膝蓋「鋤」至麻痺;「煎蛋」要求在室外受日照而產生高溫的渠蓋上做掌上壓等。最常見的是「雞翼」及「飛天雞翼」,即被打時要彎腰面向地下,少年犯根本看不清是落手肘「鋤」的人員是哪位,結果難指證施虐者。

前青少年犯人所指的虐待9招

「雞翼」:犯人彎腰,懲教人員手肘打背

「找板」:用尺或棍打腳板

「芥蘭」:膝撞大腿

「刨冰」:手指磨肋骨位置

「排骨」:拳打肋骨位置

轉筆磨手指

深蹲數小時

「倒mug」:限時吃熱粥或糖水,吃不完便自己「照頭淋」

「煎蛋」:於烈日下極熱的渠蓋上做掌上壓

憂投訴後遭報復

該關注組聯絡人曾醒祥指,少年犯不敢投訴有4大主因,包括擔心投訴後,遭更嚴重報復,且少年犯獲釋後仍要接受一段時間監管,擔心隨時被福利官重召;其二,現時投訴制度猶如「自己人查自己人」,沒有保障;其三,出獄後更難舉證追究,如傷痕褪去、院所內無時鐘,無法把握案發時間,部分虐待招數,難精確指明施虐者;以及他們精神及尊嚴已受挫,而社會又未完全包容更生人士,難鼓勇氣公開控訴。

倡改善太平紳士巡查權力

據當局資料,由1999年至2015年,太平紳士收到在囚人士的投訴,全部都不成立,多以「無法證實」、「終止調查」、「無從追查」等作結,其中太平紳士巡查屬專囚禁少年犯的沙咀懲教所,17年來從無出現投訴;同為收押青少年的壁屋懲教所亦自2006年起無人投訴。

自1997年起獲委任太平紳士的劉慧卿表示,若相關個案屬實,就要詳細斟酌是否涉違反聯合國禁止酷刑規定。她指,由行政署安排的巡查,要由囚犯自己舉手表示要投訴,再到獨立房間與太平紳士會面,但質疑由於署方指引不足,有部分太平紳士根本不理解自己的巡查責任。她指,促請當局改善投訴制度,並非要抹殺懲教署人員的努力,問題在於囚犯的投訴權利不受保護。

關心少年犯人權問題(左起)張超雄、何秀蘭、劉慧卿及、邵家臻等,認為現時懲教署的投訴制度及太平紳士巡視制度欠佳,促政府跟進。(鄭秋玲攝)

建議設「監懲會」 由獨立機構監管

邵家臻指,將會去信行政署、保安局、懲教署及申訴專員公署,要求盡快安排聯合會議,商討改善有關投訴機制,並提出三項建議,包括現時在院所常設的申訴專員公署投訴箱,應改由第三方管理及傳遞,將投訴人身分保密;改善目前的太平紳士巡視制度,增加巡查指引,並授權太平紳士之間繼續跟進,曾提出投訴的在囚人士後續處境,以免遭威嚇;以及,摒棄現時僅由懲教署內部處理囚犯投訴,設立類似「監警會」的獨立機構,負責審核所有在囚人士的投訴。

懲教署:不時檢討和優化處理投訴機制

懲教署發言人回應指,一直非常注重職員操守,對於職員的違規行為一直採取零容忍態度,署方的投訴調查組會就每宗投訴進行詳細調查,若證實職員有任何違紀行為,署方會對有關職員紀律處分,如發現任何違法行為,署方必定嚴肅處理及交由其他執法部門跟進。發言人又指,署方不時檢討和優化處理投訴機制,務求提升部門處理投訴的透明度和公信力,以達致公開、公平和公正。

行政署發言人回覆稱,為方便太平紳士在巡視院所時能集中視察須注意的事項,太平紳士會在巡視前收到有關部門擬備的核對表,當中重點列出太平紳士巡視各類院所期間可注意的重要範疇。此外,太平紳士秘書處亦會向太平紳士提交報告,闡述有關院所的被羈留者、住院者、被扣留者提出但尚待解決的投訴個案,以便太平紳士在巡視時可跟進這些投訴或其他事項。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