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園欺凌背後複雜難處理 小學校長過來人語:鉛筆芯仍留手臂中

最後更新日期:

校園欺凌時有發生,每有不愉快均事件發生,均會引起社會很大迴響,亦令人關注學生校園社交及學生人身安全問題。

然而,有小學校長向《香港01》透露,校園欺凌的發生背後原因錯縱複雜,並非公式化可處理。聖公會天水圍靈愛小學校長孔偉成親述小時候,亦曾無端遭欺凌,鉛筆芯至今仍留在手臂中。他認為,校園欺凌要靠老師日常細緻的觀察,及早介入解決。

有研究校園暴力及欺凌的學者則指,本港學校對於校園欺凌問題,相對保守及「defense(抗拒)」,處於一個拒絕公開討論狀態。他表示,近期校園欺凌的事件,反映政府要檢討通報問題,並探討學校的處理手法是否恰當。

聖公會天水圍靈愛小學校長孔偉成(左)憶述小學時亦曾遭欺凌。(資料圖片 / 張浩維攝)

屯門龍門路中華基督教會何福堂小學懷疑發生校園欺凌事件,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前日表示遇到相關事件,要「零容忍」處理。事實上,要達到「零容忍」亦有一定難度。

遭同學無故用鉛筆插手臂

聖公會天水圍靈愛小學校長孔偉成親述小學時代,自己亦曾遭欺凌;一天無故遭同學以鉛筆刺進手臂,他指當時未懂反應,但鉛筆芯至今多年仍留在手臂皮膚內;然而他表示,已不知當時事發原因。

學生怕雙親責備   隱瞞受欺凌

孔校長又指,校園欺凌時有發生,要處理、預防,主要靠老師細心不放過任何由學生發出的訊息,惟「人性往往有醜惡一面,難免會欺負他人」,因此要教導學生亦要觀察身邊同學,「若有不合理情況要告知老師」,被欺凌的亦要教導學生懂生「反抗」,不要懼怕將經歷匯報老師。

不過,有學生或會因怕父母責備,而不敢將自己遭遇告知。孔偉成又指,處理校園欺凌,若有任何學校要待有局方指引才做事,實在是不智。

天虹小學校長朱子穎表示,校園欺凌均為個別事件而且複雜,因此不同個案要有不同處理方法。(資料圖片/吳鍾坤攝)

浸信會天虹小學校長朱子穎亦指,校園欺凌發生每次均為個別事件,而且至事件發生前,背後的故事的來龍去脈錯綜複雜;而當事件發生後,不同學校各老師,均用不同方法處理,有時更要社工介入支援。因此,成年人若要預防有關事件發生的時候,需要細心多加留意。

教育界立法會議員葉建源(資料圖片 / 江智騫攝)

葉建源:年幼生表達能力有限 家長學校要小心處理
立法會教育界議員葉建源指,校園欺凌涉及的情況及因素各有不同,而且班房的世界多樣化,亦涉及不同類型學生;不少兒童世界的紛爭,未必是成人會知曉或理解,難以完全杜絕欺凌事件;唯有倚靠老師及校方在事件發展中途或通過學生及家長的協調、處分處理事件。

對於今次事件主角為小一學生,葉建源指若欺凌發生在較年幼孩童身上,由於他們表達能力有限,家長及學校更要小心處理。

中大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陳季康認為,香港在校園欺凌的處理手法比較落後,未有一個完善的通報機制或政策。(中大圖片)

學者:本港處理校園欺凌手法落後
專門研究校園暴力及欺凌的中大社會工作學系副教授陳季康引述,早前一項名為「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PISA)」的國際研究結果顯示,本港學生遭欺凌的比率是最高。

他認為,本港學校對於校園欺凌問題,相對保守及「defense(抗拒)」,大多擔心公開校園內的欺凌情況會影響校方名聲,因而處於一個「拒絕(公開討論)」的狀態。

陳季康又解釋,以台灣、美國等地為例,政府與學校會定期就欺凌議題進行討論,亦會在不同法律條文中滲入「反欺凌法律(Anti-Bullying Law)」的元素,同時亦會設立校園欺凌個案處理程序,並會將家長納入為持分者。

他指出,香港在校園欺凌的處理手法比較落後,沒有一個完善的通報機制或政策,家長亦未能參與個案調查當中。

對於今次事件,陳季康認為政府要檢討通報機制問題,探討學校的處理手法是否恰當;同時,他建議家長應向學校及政府施壓,不應只交由校方進行內部調查,應要求進行公開調查,增加校園欺凌個案調查的透明度。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