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花.影評來稿】在苛刻的現實中,得到一個喘息的機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睇完影評,有嘢想講?用香港01 app 入嚟撐場beta,有記者、博客同你一齊玩金像獎2018大討論。

文:澤西頓珠

在香港電影金像獎截止投票前,我堅持一定要看了《黃金花》才投票,主要的原因是我去年剛好認識了導演陳大利,知道他編劇的實力,所以對他的處女作十分期待。

【編按:以下內容或含劇透,逃生門在此。】

故事圍繞著一個名叫黃金花的屋村師奶,教車的老公跟學神「丹鳳眼」搭上,婚姻出現裂痕,還要照顧廿歲患上自閉症加中度弱智的兒子,一個女人仔的故事,聽起來熟口熟面,入場一看竟是不多口水、充滿愛的作品。

兒子不能表達自己,偶然有自殘舉動,需要父母及時制止,所以一個男人在家的存在變得非常重要。觀眾只需要看第一場戲便會了解兩位家長為了照顧兒子,承受多大身心壓力,當由呂良偉飾演的爸爸搭上少艾,拋妻棄子時,不禁替剩下來的「孤兒寡母」暗忖:他們的生活怎麼過?

陳大利擔任過《葉問》系列、《狂舞派》的編劇,《黃金花》是他首部執導作。(梁碧玲攝)

之後劇情的發展我不多說了,但在建構這個家庭的時候,身兼編劇的導演給三個主角很立體的處理,每個人都因為生活要在困難的環境中努力,因此觀眾不會用好壞對錯來看每個人物,反而對他們憐惜。這種對人的關愛、對普通人的同理心,在電影中表現無遺。

自閉症患者在電影中的描寫很多時是偏頗的,他們不是數學天才就是毫無殺傷力的受害者。其實自閉症沒一個病人的病症是一樣的,病癥的光譜很濶,光是一個不能表達便有無限的症狀,處理因而也有不同。很高興導演和主角都肯花時間做資料搜集,去面見真實個案,只有對病者的了解才能寫出這麼「貼地」的故事來,團隊也坦言戲裡很多取自真人真事的材料。

有了一些真實素材,也不保證可以炮製出好的電影。《黃金花》恰到好處地在現實中滲入戲劇性,把病者和家人的狀況呈現得真實而不煽情之餘,同時也將這個師奶的內心掙扎和不甘具象化。毛舜筠放下喜劇的形象,雖然不至於素顏演出,但樸素的造型襯托她的傾力演出,肯定是她從影以來的代表作之一。悲情的處境當然少不了淚崩和呼天搶地的場面,但叫我最深刻的是她獨個看窗,默默看著窗外的一臉絕望,那種複雜的心情才是影后級功駕所在。

毛舜筠放下喜劇的形象,這肯定是她從影以來的代表作之一。(《黃金花》電影劇照)

飾演兒子的凌文龍的表現,可說是技驚四座。他是香港話劇團的演員,初試啼聲便為電影畫龍點睛。導演和毛姐都認為找一個觀眾熟悉的演員演出這一角效果不會好,最後找到他真是眼光獨到。由於角色是個自閉加上弱智的人,凌文龍的演出無論身體語言、表情、「語言」都充滿稚氣,眼神更透出只有小朋友才有的純淨,形神俱備,實在不可多得。

很久沒在大銀幕看到的呂良偉也有精彩的演出,作為父親最終感受到兒子的愛,那種喜悅和感動,只是一個鏡頭,都值一個男配角提名!

電影最後一場戲是黃金花帶著兒子,在社區中心和師奶們跳扇舞。扇子七彩繽紛,在看了90分鐘生活的甜酸苦辣之後,眼前出現這麼繽紛的畫面,觀眾感到鬆一口氣,就像是苛刻的現實中得到一個喘息的機會。我讚嘆導演拿捏整部戲的調子如何準確,既不讓一切過於悲情,也決不美化現實。或許如他說,這部電影有它的使命。社會大眾一天不理解,一天帶著有色眼鏡,患者和家人都難以得到所需的協助和支持。這是一部很值得看的電影,希望它在四月的金像獎能榮獲獎項。

(本文為投稿,稿件可電郵至iwanttovoice@hk01.com;文章純屬作者意見,不代表香港01立場。)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