疑延誤處方特敏福 流感亡6歲童父母哭訴醫院疏忽

撰文:黃卓然
出版:更新:

「我問醫生,為什麼我個仔唔識郁?他們無人答到我......」父母聲嘶力竭的淚水已無法令愛兒再回到身邊。

6歲男童Billy4月10日出現高燒、抽筋等嚴重流感病徵,經救護車送往仁濟醫院急症室求醫。父母今日公開控訴醫院,一直只把愛兒當普通流感醫治,無即時為男童安排流感病毒快速測試,翌日早上才處方抗流感藥物特敏福,質疑院方延誤治療。

帶著口罩、帽子的賀先生及賀太,即使只露出眼睛,仍然難掩愁緒。賀先生指,兒子billy過去一直健康,一家四口最愛行山。上月10日出事當晚8時許,一家人還在家中食飯,billy說感到不適,父母發現他身體發熱,為兒子淋溫水浴,但無助退燒。探熱時發現兒子發高燒達攝氏40度,遂召喚救護車送院。父親指,兒子四肢一直在震抖,至晚上約9時50分抵達仁濟醫院。

Billy在晚上10點許被安排上兒科病房,賀太急趕至醫院,發現兒子毫無反應,醫生指billy曾接受抽筋藥物,約3至4小時候藥力過去會好轉過來,惟藥力過去,兒子醒來說要「玩iPhone」,手腳卻不能動。賀太急問護士兒子情況是否異常,惟對方只叫她讓兒子休息。父母憶起當時情景,禁不住激動斥:「他們一直都當我個仔係普通感冒!」

入院12小時始服特敏福

Billy最終在翌日,即4月11日轉院瑪嘉烈醫院兒童深切治療部,惟延至22日病逝。父母遂要求仁濟及瑪嘉烈兩間醫院解釋事件,並提供愛兒的診療紀錄。紀錄顯示,仁濟醫院於Billy入院後翌日早上約8點,才採取樣本進行流感測試,兩小時後,即入院12小時才處方抗流感藥物特敏福。

Billy生前蹦蹦跳,豈料感染甲型流感不治。(家屬提供)
賀先生(右一)展示Billy生前照片,指他過往一直健康良好。(吳鍾坤攝)
Billy(左)患嚴重流感,併發腦炎,最終不幸離世。(家屬提供)
Billy父母憶起愛兒求醫過程,禁不住痛哭。(吳鍾坤攝)

院方4月28日與家屬會面,家屬質問為甚麼遲遲未有對症下藥。家屬引述醫生指說除非是非常嚴重個案,否則晚上不能到藥房取得特敏福。父母斥責仁濟醫院無正視過billy的病情,有疏忽之虞。

根據仁濟醫院昨日(5月12日)回覆,醫院於病童入院後翌日約7時曾處方抗病毒藥物,與父母取得的紀錄有異。賀生指,父母當時被叫出病房,無法得知實際落藥時間,但認為不論7點還是10點,都是太遲。

Billy4月10日因出現嚴重流感病徵,送至仁濟醫院急症室。(家屬提供)

兒科醫生: 應反思公院兒科服務是否到位

兒科專科醫生余則文認為,若個案可提早進入兒童深切治療部,的確對病情會有幫助。當病童已出現抽筋及發高燒情況,支援治療及比特敏福更為重要。 他解釋,流感「上腦」引致腦炎,病情變化可以很快,由最初嘔吐、精神不振,發展至腦抽筋的時間很短暫。如果病童已出現腦炎徵狀,體內病毒數量已相當多,有沒有特敏福分別已不大。醫院最重要是給予病人紓緩治療,例如處理脫水、血含氧量、體溫上升及穩定血壓。

他又指出,今次事件更突顯公院兒科服務定位或出現錯配。他說,仁濟醫院只有兒科病房,沒有兒童深切治療部,或未能向病重的病童提供足夠支援。他說:「如果仁濟醫院無兒科,他(病童)根本已經上咗瑪嘉烈醫院啦,為什麼要設一個無足夠支援的兒科在那裡(仁濟醫院)?」他表示,要病人轉院涉及問題複雜,包括指引、配套、資源運用。他認為今次事件更應讓社會反思,本港需要怎樣的兒科服務。

賀太晚上親筆撰寫字條,感謝各界支持。(家屬提供)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