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悼念分歧 樹仁編委批支聯會鴇母再罵龜公 李卓人望殊途同歸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支聯會與各大學生會在六四事件的分歧白熱化,樹仁學生會編委會總編輯吳桂龍日前在編委專頁,撰文攻擊支聯會為妓院鴇母、「少女受虐的邪壇」後,今午更接受有「國師」之名的本土派學者陳雲指導,加重筆伐以「鴇母龜公」形容支聯會。支聯會秘書李卓人指兩代若難以合作,可各自各精彩,望殊途同歸。

支聯會每年於維園舉行六四燭光集會,近年卻備受年輕一代批評。(資料圖片)

吳桂龍本周四在專頁發表題為《寫在六四前夕——五雷碎邪壇,中大、尖東斬情花》一文,內文提到「支聯會,就是被施暴遭厄後,成為妓院的鴇母,職志就是要誘拐少女受污,上貢暴徒土匪,期望他滿足獸欲後,浪子回頭,施恩賞賜、寵幸一番。從此,少女被加上愛國枷鎖,迫着承認中共屠夫政權,支聯會的維園六四晚會,就是乞求平反的無力心態。上貢少女受虐的邪壇。」

吳指中大和尖東的六四集會,是近年針對支聯會之弊,而另起爐灶的六四集會場地,但去無妨,並說「鄰近地區是否平反之事,日後再議。但今年,六四當晚斬情花,五雷轟頂碎邪壇。」

鴇母之論引起個別網民批評,他在今日凌晨另發一文《寫在六四前夕——六四悼念,悼念死者,悼念九七》,再批支聯會每年行禮如儀,紀念完被暴政辜負的死難者後,依然幻想中共浪子回頭,將自己的命運交託屠夫手上,斥支聯會無力,建議另闢蹊徑,將思想中國未來的精力放回香港。

吳桂龍今午發帖再斥支聯會「鴇母龜公」。(樹仁學生會編委撮圖)

修訂批評字眼加「龜公」

他在中下午1時發出新帖,但不是撤回鴇母之言,而是稱受陳雲指正,「單單指斥支聯會為鴇母,略有不妥」,因此修訂原文「成為妓院的鴇母」一句,變成「成為妓院的鴇母龜公」。

支聯會指尊重群眾意願 非行禮如儀

同屬年輕一代的支聯會常委趙恩來指理解社會上有不少本土訴求,但強調支聯會成立目的是支援中國民主運動,亦與內地維權人士緊密聯繫,不能將其變成只關注香港事務組織。他不同意六四集會是行禮如儀,因集會是群眾活動,要尊重群眾意願,他指過往亦試過以較新的形式如話劇等去表達,但群眾的回應並不理想,所以維持現時的各種儀式。

對於六四事件成兩代之爭,支聯會秘書李卓人認為要跨世代抗爭,不應分兩代,但若果暫時未能合作,亦可各自各精彩,期望將來殊途同歸。他又指年青一代有意另闢溪徑,都可以一同討論,但不應推翻上一代付出的努力。

89民運領袖王丹在其Facebook轉載相關報道,感慨「真令人搖頭」,「道不同不相為謀,何必出此惡言?這跟中共五毛的水平已經不相上下了,為何如此?!」他說希望大部份香港年輕人不要這樣。他強調沒有要求他們支持支聯會,只是希望不要用人身攻擊的方式討論問題。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