換肝聖手夏威:病人分秒受煎熬 器官捐贈者少 逼出活肝移植技術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在九巴任職逾廿年的好爸爸江振超,日前因急性肝衰竭在瑪麗醫院深切治療部留醫,在等候換肝期間病情急轉直下,直至物色到合適的肝臟進行移植,身體情況已不適合進行手術,終在周日(25日)不敵病魔離世,遺下太太及兩名年幼子女。

有「換肝聖手」之稱的資深外科專科醫生夏威說,病人及其家屬在等待器官移植的過程中,每一分一秒都是煎熬,任何捐贈者只需要有「想幫人嘅心」,其他醫療事務上的事,自然會有醫護人員協助處理,期望更多人能登記成為器官捐贈者。

前電台主持人許耀斌憶述,9年前決定捐肝救母,是「3秒鐘決定」。(歐嘉樂攝)

許耀斌(左)在捐肝後有兩個月時間確實不良於行,但隨後逐潮回復正常,他更參加毅行者、游渡海泳和跑全馬。(歐嘉樂攝)

前電台主持捐肝救母:用3秒鐘決定

9年前曾捐肝救母親的前電台主持許耀斌憶述,由得悉母親患肝癌,至知道要做手術捐肝救母都是「3秒鐘決定」。於捐肝手術前的一段時間,他坦言心情很惡劣,除了自己與母親做手術的日期外,完全想不到其他事情。此事他還勉強參加跑步比賽,但身心狀態俱疲下,最終「跑都跑唔到,反而仲拉傷咗」。

及至手術順利完成後,許耀斌坦言之後有兩個月時間連行也行不到;但經過專心休養後,突然覺得要對自己身體認識更多;在手術後一年慢慢開始重新做運動,又以捐肝者身份參加毅行者,宣揚器官捐贈。其後又參加渡海泳和三項鐵人等比賽,今年更再次挑戰全馬。

感慨700萬人口 只有30萬人登記捐贈器官

對於曾有逾20名市民稱願意捐肝予在九巴任職的好爸爸江振超,許耀斌則指香港有超過700萬人,但只有約30萬人願意登記成為器官捐贈者,每當有人需要器官捐贈延續生命時,大眾就將責任放在這30萬最熱心的人身上。他認為社會上大部分人都只當「花生友」,在Facebook上會分享新聞及相關消息,但卻未有登記成為器官捐贈者。

資深外科專科醫生夏威指如果社會上器官捐贈的風氣良好,根本不需要作出器官捐贈的呼籲。(歐嘉樂攝)

夏威(中)指捐贈者只要有「想幫人嘅心」,便可到醫院檢驗,其他醫療事務上自然會有醫護人員協助處理。(歐嘉樂攝)

活肝移植是「冇辦法之中嘅辦法」

作為本港少數能獨立進行活肝及屍肝移植手術的資深外科專科醫生夏威坦言,香港於活肝移植技術範疇上能夠享負盛名,實在「係逼出嚟嘅」。他表示,如果社會上器官捐贈的風氣良好,根本不需要作出呼籲。他又謂外國一般會以屍肝進行移植,惟香港器官捐贈情況並不普遍,導致活肝移植是「冇辦法之中嘅辦法」。

捐肝者兩星期便可逐漸康復

夏威續指,肝衰竭容易有併發症,只要出現感染就不能再進行移植手術。他指病人及其家屬在等待器官移植的過程中,每一分一秒都是煎熬,又指捐肝者在手術後兩星期便可逐漸復元,只要等待傷口癒合後更可正常活動。夏威呼籲捐贈者只要有「想幫人嘅心」,便可到醫院作出檢驗,其他醫療事務上自然會有醫護人員協助處理。

腎臟移植康復者陳國明認為只能盡自己的努力去做,以自身故事感染他人,希望更多人成為器官捐贈者。(歐嘉樂攝)

作為等待腎臟移植的「過來人」,陳國明(右)以自身故事感染他人,希望更多人成為器官捐贈者。(歐嘉樂攝)

換腎康復者:以自身故事感染他人

病人在接受器官捐贈後獲得重生,腎臟移植康復者陳國明直言,「重生」後不但能重拾患病前的生活,更能做運動挑戰自己,鼓勵他人。陳國明憶述他由做完器官移植手術後,等待3年便能做運動。惟等待身體適應「新腎」期間,他一直有慢慢鍛練,又觀察身體反應。首先要有很清楚能做得到的目標,加上有足夠的鍛練才做得到今日能跑全馬的結果。當然,陳國明指一直有諮詢醫生,又會定期進行心臟測試,證明可以跑全馬,才開始向目標進發。

作為等待腎臟移植的「過來人」,他感嘆其實許多人每日都面對生死,當中亦有許多人有許多不同的提議。但作為過來人,陳國明直言只能盡自己的努力去做,以自身故事感染他人,希望更多人成為器官捐贈者。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