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讓冠軍樹倒下 樹博士提出「引氣根落地」法 拯救栢麗大道榕樹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場超強颱風「山竹」,帶走11棵名列《古樹名木冊》的古樹。風災無情,但樹木管理失誤,同樣會令古樹衰落,甚至失去性命。

有「樹博士」之稱、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地理及環境科學)研究講座教授詹志勇在90年代曾歸納港島及九龍共380棵「冠軍級」古樹,但十年後覆檢時發現冠軍樹數量大跌一成半。「冠軍樹需要特別照顧,而非任由它們自生自滅」。詹志勇曾多次目睹冠軍樹衰落,為枉死的古樹感不忿,也為錯種的樹木感無奈,嘆言「(政府)只做了上半場、下了一半功夫,但無做下半場。既然覺得寶貴,為何不多做一點?」

隨著城市變遷,有冠軍樹在鬧市中仍蓬勃生長,也有冠軍樹逐漸衰弱,甚至難逃移除命運。(盧翊銘攝)

冠軍級古樹非只考慮年齡,評審準則還包括樹木高度、樹冠幅面和主幹直徑、樹結構完整度、健康和強壯度、品種、生長地、與當地社群或顯赫人物的歷史及社會淵源等,這與後來在2004年政府推出的《古樹名木冊》評審準則相若。

在九龍公園旁海防道的這排老樟樹,多年來向途人展示堅實的樹幹和碩大的樹枝,詹志勇形容它們是眾多冠軍樹中的尖子。(盧翊銘攝)

斜坡上的百歲老樟樹風采依然

走入九龍公園旁的海防道,沿路的斜坡被一整排高大的樟樹點綴,碩大的樹枝延伸至半條馬路,彷如鬧市中的太陽傘,但經過「山竹」的洗禮後,枝葉明顯變得有點疏落。這些樟樹在20多年前已被詹志勇列為「冠軍樹」,總體得分獲A級,逾百歲的樟樹至今仍健康地活著。

這些老樟樹曾位於英軍的威菲路軍營,直至軍營在60年代遷出,才改建成九龍公園。當年在軍隊的保護下,加上在斜坡生長,受到的人為破壞較少,詹志勇認為樟樹樹幹依舊粗壯,也沒有明顯傷口或裂縫,唯一改變只是樹冠不及當年般濃密。

尖沙嘴栢麗購物大道旁的這排細葉榕同樣被列為冠軍樹,但部分樹木內部已開始腐爛,甚至因感染樹癌而倒下了。(盧翊銘攝)

低級錯誤致榕樹健康走下坡

生長在尖沙嘴栢麗購物大道旁的這排細葉榕,命運卻截然不同。以《古樹名木冊》中編號為LCSD YTM/19的細葉榕為例,詹志勇說樹木內部已開始腐爛,樹洞有曾被水泥封閉的痕跡,令水分難以揮發,慨嘆指做法不過是「cosmetic treatment」。它的健康狀況亦未能反映在《古樹名木冊》,狀況僅顯示為「存活」。

「美化」榕樹的做法可追溯至70年代英女皇訪港。即使車隊只是匆匆途徑彌敦道,政府為免道路兩旁「肉酸」樹腳被看見,故興建石壆及填泥「遮醜」,覆蓋樹根和樹幹底部,成為樹幹底部腐爛的開端。其後,政府移平九龍公園往彌敦道方向的山坡,擴大行人路,令榕樹的生長空間大大收窄,也破壞部分樹根,令榕樹的健康一路走下坡。

詹志勇提出「引氣根落地」方法獲採用,以帶泥的竹筒包裹榕樹氣根,有助加促其生長,接觸土壤後會迅速長粗,成為新的支撐。(盧翊銘攝)

政府曾擔心這棵細葉榕會倒塌,響起滅樹警號,詹志勇在樹木管理專家小組任內則提出「引氣根落地」方法「保樹」。救樹做法簡單,以帶泥的竹筒包裹榕樹氣根,引導氣根落地至被鑿開石屎的新花槽,換走劣質及被壓實的土壤,倒入優質土壤。

康文署表示,目前栢麗大道一帶的古樹名木中有22棵榕樹的樹幹上發現樹洞,當中11棵完成擴闊花槽工程,並引導氣根至新的花槽中生長,成為該樹新的支撐根。

在90年代,這排細葉榕整體得分為B級,至今天詹志勇仍決定維持原判,非因這批細葉榕沒受到城市化及人為破壞,而是狀況最差的幾棵已消失。翻查資料,去年超強颱風「天鴿」吹倒了曾被發現感染褐根病的細葉榕(LCSD YTM/12);2012年同被證實患感染褐根病的細葉榕(LCSD YTM/8)倒塌壓傷5人;2010年康文署以感染褐根病及受毒蛾侵襲為由,斬掉了另一棵細葉榕(LCSD YTM/10)。因花槽及管理錯失,令具傳染性的樹癌逐漸危害毗鄰的古樹,終難逃移除命運。

榕樹在地面和地底均需要較大的生長空間,早年種植時生長環境也寬敞,但隨著城市發展,常因妨礙雙層巴士行駛或遮擋毗鄰建築物而被剪枝,甚至連生長空間也被大大收窄。(盧翊銘攝)

樹博士嘆政府護樹功夫只做一半

政府護樹方法常被詬病,詹志勇在1993年至2003年持續監察市區冠軍樹,發現380棵冠軍樹在10年間失去了54棵,當中126棵細葉榕古樹死了20棵,估計是掘路工程傷害樹根,令古樹變得脆弱,當遇上颱風就輕易被吹倒了。面對平均每年死了5.4棵古樹,他當年推算若沒有恰當的護樹措施,剩餘的326棵冠軍樹或在60年內消失。

詹志勇認為,政府把古樹資料放上網供市民查閱,但巡查次數並不頻密,「查完發現今年與去年相比有改變,卻沒有措施防止它的狀況繼續差下去,似乎有點門面味道,功夫也只是做了一半而已」。以日本為例,詹說,在東京濱離宮恩賜庭園有一棵400歲的老松樹被強風吹歪,日本人即用百支木條支撐,避免其繼續衰落。

詹志勇認為,政府若要保養樹木,必須對冠軍樹有特別看待、特別照顧。(盧翊銘攝)

然而,香港古樹卻得不到如此優待,令詹志勇最氣憤的是在位於九龍公園近柯士甸道入口一棵已「枉死」的巨型細葉榕。他估計這棵榕樹在清朝已存在,樹齡超過300歲,只因旁邊要興建室內運動場,在榕樹附近鋪上混凝土,長年缺水缺氧令樹幹底部腐爛,最終在1999年倒下,「棵樹生長了3百多年幾乎是完美,只因人類起地台、堆泥、壓泥、填混凝土、密封,就害死了它,完全違反自然」。

他認為,本港並非沒有保護樹木的資源及人才,一切還看政府護樹的決心,也希望冠軍樹悲歌不要再響起。

康文署:栢麗大道古樹健康無異常

栢麗購物大道旁的古樹屬康文署管理。該署回覆指,會為每棵古樹名木每年安排至少兩次詳細檢查,包括監察樹木的健康狀況及是否出現腐爛,並按需要進行所需的護養及風險緩減措施,例如修剪樹冠、移除枯枝、治理病蟲害、噴灑殺真菌劑、清理真菌等;亦會在有需要時進行加固工作或安裝纜索或支撐物等。發言人表示,最近一次為有關古樹名木進行全面檢查時,樹木健康狀況沒有異常。

政府曾擔心這棵榕樹倒塌而有意將其砍掉,但詹志勇指榕樹生命力強,幼細氣根也可迅速變成粗壯輔助樹幹,提供新支撐。(盧翊銘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