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SE放榜】聽障腦麻痺考生冀入音樂系 「想證明我也能做到」

最後更新日期:

中學文憑試(DSE)下周三(13日)放榜,「一試定生死」為不少學生帶來為壓力,對一班不一樣的考生,更是人生的大挑戰。中學患有先天中度聽障和腦麻痺的孫嘉怡,期望考到大學的音樂系,成為音樂教師;有讀寫障礙的鄧栢聰,憑藉着在紙上用手指抄寫生字去學習,冀可考入香港演藝學院;腦癌復康過來的蔡瑋庭,最想讀社工幫助他人。

應屆文憑試考生(左起)孫嘉怡、蔡瑋庭、麥俊民和鄧栢聰,都同樣有身體上問題,文憑試對他們是不容易的一關。(關祖明攝)

孫嘉怡是應屆考生,患有先天中度聽障和腦麻痺,她今日出席觀塘apm商場「全程撐你中學文憑試放榜」活動時透露,今年是重考。「聆聽卷對我的分數影響最大,因為錄音內容的聲音太細聲。」孫嘉怡說:「上年我兩科(中文及英文)聆聽卷都只是拿到U(Unclassified,不作評分)。」

雖然聽力有問題,堅持今年重考,是為了成為音樂教師的夢想。「別人能夠做到的東西,我想證明給大家看,我也能夠做到。」

 

別人能夠做到的東西,我想證明給大家看,我也能夠做到。
孫嘉怡

孫嘉怡夢想成為音樂老師。(apm提供相片)

自小學習彈鋼琴、拉小提琴、彈古箏

嘉怡的夢想,是來自她小時候學習樂器的經歷。她熱愛音樂,從小就開始學習不同樂器,包括鋼琴﹑小提琴﹑古箏和夏威夷小結他。她回憶說:「我的樂器老師都是上門教學的,可是我有時候未必明白他們的指示,我的手又因為腦麻痺影響很容易疲累,所以上課時常常發脾氣。」不過她卻希望可以當一名音樂老師,用小朋友明白的方式教授,讓他們學習得更愉快,「我覺得我的經歷可以讓我更明白小朋友學樂器時的感受。」

受腦麻痺影響,嘉怡平日溫習時也需要比同學付出更多。「我看見同學們通常都是聽老師說一次就會記得,但是我要自己回家後不斷溫習才會好一些。」她直言反應會比一般人慢,若要一時間出現很多新資訊,她會反應不及。

說到今年考試信心,嘉怡坦言其真不是很大。「雖然未必可以入讀大學的音樂系,但我希望可以慢慢由高級文憑讀起。」她說去年只差2分就可以考入高級文憑獲,今年獲得豁免聆聽考試,希望分數不會再被拉低。

apm商場今年繼續舉辦活動為考生打氣。(apm提供圖片)

讀寫障礙考生在沙紙上用手指抄寫生字

神情自信的鄧栢聰是一位很有表演慾的男生,夢想可以入讀香港演藝學院,畢業後從事演藝教育工作。從鄧栢聰的談吐舉止,很難猜出他是一位讀寫障礙的學生。他在背誦英文生字的時候,由於記性比一般人差,所以要靠比較強的觸覺,一邊背生字,一邊摸着手上媽媽幫他用發泡膠手作的凸字板,並在沙紙上用手指抄寫生字。鄧同學說:「讀寫障礙的人記憶雖然不好,但是觸覺比一般人敏感。」

從幼稚園開始老師就覺得鄧栢聰學習比同班同學慢,升讀小學後,他接受了一個專業測試後確定患有閱讀障礙。對栢聰來說,英文科的學習最困難。除了常常分不清p和q、b和d外,有幾個讀音相近的音節的字也是一個很大的挑戰,「就像activity這個字,我想我一輩子也不會懂得串。」

鄧栢聰雖有讀寫障礙,卻在戲劇中找到自信。(apm提供相片)

鄧栢聰同學就讀聖貞德中學,在中一的時候,他報名參與學校的劇社,發掘了自己在戲劇方面的天分和興趣。中三的時候,他在報紙上看見了一個名為「誇啦啦藝術集匯」的獎項,獲獎的同學可到倫敦接受四星期專業戲劇訓練。得到家人的支持後,栢聰勇敢一試,果然受到賞識,可以到英國受訓。「以前我是一個很缺乏自信的人,但是在舞台上我找到了自己。」

一向害怕英文的他形容那一次受訓令他開了竅。「在學校時,老師很着重文法,但我在英國與外國人聊天時發覺他們只是重視能不能溝通。」他指英國的訓練給了他很大信心說英語。

另一考生麥俊民也是有讀寫障礙問題,閱讀能力比常人低50%,也較難集中,數學科最難倒他,花了一半溫習時間,希望能夠合格,入讀浸大的電影課程。

坐在孫嘉怡旁邊的蔡瑋庭,也是應屆考生。他是腦癌復康者,在小四時學生身體檢查時發現患上腦癌。在復康後,電療的副作用依然影響他的腦功能,其後需要由主流學校轉到特殊學校就讀。「一般人可能用兩分鐘記一個生字,可是我就要用一天的時間才能記住一個。」加上他腦腫瘤的位置是在右腦負責邏輯的地方,所以他的對數理的理解也變差,學習時他遇到困難,老師也會主動幫助他,而在家中沒有老師時,他則會主動在網上看教學片段,克服學習困難。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