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約內容

香港科學園HK10X創科精神 付出10倍決心跨過重重難關

撰文:謝德勤
出版:更新:

做初創除了要有過人的點子,還需要外界幫助及不屈不撓的精神,才可以在創科這條路上繼續走下去。科學園孕育不同界別的初創企業,透過提供世界級設施,又提倡「HK10X」創科精神,寓意創科就得付出比人多10倍的努力、決心,用自己研發的技術改變世界。一位開發出世界獨創超聲波藥物導入技術的男生;一位創業20年,用enzyme對抗癌症的資深醫生,從創業第一天開始,一直付出10倍努力尋求醫學突破,為世界帶來對抗疾病的新方法。
攝影:龔嘉盛

研發全新超聲波藥物導入技術 靠不認輸繼續撐下去

孫瑋良16年創辦公司,用藥物導入技術讓病人眼部更易吸收藥物。

孫瑋良(Langston)16年創辦藥物導入公司Opharmic Technology,研究利用超聲波技術,將藥物導入病人眼球中,減輕病人對眼球治療的心理恐懼以及提高治療效率。他指,研發這個技術是來自身邊人接受治療的經驗。「我爺爺和太太的爺爺都有眼疾,需要以打針方式在眼部注入藥物,但太太的爺爺就不敢打,當時想如果有一個新方法讓病人不用捱針,又可以吸收藥物就好了。」他强調,超過30%的病人都害怕打針而避開治療,所以新方法方便醫生之餘,又有益病人。Langston的超聲波藥物導入技術為前所未見;正因為是全新技術,研發過程中都曾經受不同界別人士的質疑。「其實一開始收集到的意見都是好壞參半。病人固然能接受,但醫生就會質疑,為何要用一個新產品去取代他們現時習慣的方法呢?所以我們的初心就是希望不斷累積更多的科學證據,讓醫療業界明白新科技產品是有潛力幫助病人。」

科研路上種種質疑、困難,但Langston始終沒有放棄,全因自己不認輸。

面對種種質疑,Langston沒有放棄,靠的就是自己不服輸的性格,還有團隊的互相幫忙。「我自己性格比較好勝倔強,但團隊的性格與我相反,大家很多時候都會有衝突,然而這樣才會讓大家取得一個平衡點,一步一步向前走。」

20年隻身創業 醫生堅持抗癌理念堅持到底

鄭寧民20年前就已經走上創業路。

如果說今時今日創業很難,倒不如看看20年前的初創氣候。20年前的香港尚未出現初創風潮,但無阻鄭寧民(Paul)走上創業路。本為醫生的他偶然發現氨基酸和對抗癌症之間的微妙關係,於是聯同另外兩位教授一起研究如何透過控制氨基酸去對付癌症,後來更成立康達醫藥科技有限公司,主要研究利用酵素對抗肝癌等癌症。Paul 2000年開始創業,坦言當年面對的困難非常多,其中一項可算是招攬人才。找人幫忙難,在從前缺乏專才的情況下找人幫忙,可謂難上加難。「我是一個醫生,不是化學、心理專家,所以很多時候都要靠專才幫手。要找專才,就要資金;即使你有了資金,也不代表當時的香港有著那種專才。」然而,Paul自言憑著自己打不死的精神,加上香港科學園的幫助,克服了一個又一個的難關,一路走到今天。

鄭寧民指,只要堅持自己的理念繼續往前走,你就不會想像失敗的景象。

「我覺得你要放棄的話隨時都可以放棄,但有時放棄都不是那麽容易,因為你都做了那麽多,又有很多齊心的人和你一起奮鬥,走到了這一步。加上你再想著把產品做出來的成功,就不會放棄。」Paul指,只要堅持自己的理念繼續往前走,你就不會想像失敗的景象。

香港科學園提供完善配套 助初創實踐HK10X創業精神

其實不論產品界別/種類,外界的幫助對創業非常重要。香港科技園公司生物醫藥群組高級總監高為元教授稱,香港科學園目前有不同的計劃去幫助初創企業不同階段的需要。「我們有一個名為Incu-Bio的重點孵化計劃,從企業成立初期就會投入不同資源,幫助企業發育。」初創企業的技術變得成熟,就會邀請他們進駐科學園成為租戶,並提供世界級的科研設施,幫助他們繼續發展技術。「其中一個設施為生物樣本庫及生物醫學信息平台,讓企業可以互相分享、存取研究數據。」高教授指,香港科學園未來也會推出新計劃,助缺乏資金的公司將研究轉為臨床實驗。

高教授稱,無論是天使投資者還是A輪、B輪的投資者,甚至各界別的人才,香港科學園都可幫忙鋪橋搭路。

20年後的香港創科當然不像20年前般缺乏人才。在人才處處的現今香港,創科不再和以往一樣困難。高教授稱,無論是天使投資者還是A輪、B輪的投資者,甚至各界別的人才,香港科學園都可幫忙鋪橋搭路,讓科創能更上一層樓。更重要的是,香港科學園可為初創企業提供一個科研基地。「就算是來自海外的創業家,都可選擇在香港創業,因為這是一個人人都可稱之為『家』的國際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