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兒麻痹症全球剩34宗 3國家存病例 望2019年杜絕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天花是唯一被滅絕的疾病,如消除小兒麻痹症,將會第二種於世上絕跡的疾病,亦是公共衞生一大成就。」由多個國際機構組成的全球杜絕小兒麻痹症計劃(GPEI)負責人本月走訪多國籌款,感嘆目標簡單卻不易。小兒麻痹症在1988年多達35萬宗,至今年降至34宗,疫苗記了大功。不過該症具高傳染性,星火可燎原,倘病毒存在於世,隨時可迅速傳播。現時全球只剩下3個國家,包括阿富汗、巴基斯坦及尼日利亞出現病例,GPEI期望2019年達到滅絕該症的目標。

UNICEF及伙伴在尼日利亞及鄰近國家展開大規模的疫苗接種行動,以防止最近在該國東北部的疫症擴散開去。(UNICEF提供)

小兒麻痹症由脊髓灰質炎病毒所引致,是極具傳染性、可人傳人的疾病。此症可經污染的水或食物傳染,主要影響年幼的兒童,病毒會侵入中樞神經系統,患者會出頸背僵硬及麻痺等徵狀,200名感染小兒麻痹症病症患者當中,便有一人終身癱瘓,嚴重者更會呼吸肌麻痺而死亡。

小兒麻痹症沒有治療方法,只能透過接種疫苗預防。在香港,自疫苗在上世紀50年代出現後,小兒麻痹症的個案大幅減少,1983年接獲最後一宗呈報個案後,該症從2000年起宣布在香港絕迹。

部分小兒麻痹症患者會因感染病毒而造成下肢癱瘓。(UNICEF提供)

偏遠地區存迷信觀念 義工難接觸居民

疫苗是預防小兒麻痹症的重大防線。GPEI日本籍負責人山口小姐表示,「疫苗每劑只是1.2港元,我們能夠負擔得到,為何不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每年推行疫苗接種行動,為5歲以下兒童接種疫苗。疫苗分口服式及注射式,「口服式的藥效較強,適用於高危地區,但亦有可能會因而感染,不過機會極微。」。

不過在部分落後或偏遠地區,簡單如為小童接種疫苗,也困難重重。過去30多年,共有逾2000萬名義工參與杜絕小兒麻痹症疫苗的工作。山口小姐舉例指,有時連接觸當地兒童亦艱難,「有些地區甚至沒有路、橋可以進入。邊境地區尤其多(小兒麻痹症)個案。」部分地區又會因對該症認知不足,認為疫苗對人體有害拒絕接種。此外,巴基斯坦、阿富汗等國家,仍保留「男女授受不親」的觀念,當地婦女會拒絕與男義工接觸。

醫護義工正為幼兒接種口服小兒麻痺症疫苗。(UNICEF提供)

(上圖) 兒童接種疫苗後,工作人員在其尾指指甲填上顏色以作記認。(下圖) 工作人員逐家逐戶為兒童接種疫苗,完成後會在大門上作紀錄。(UNICEF提供)

全球杜絕小兒麻痹症計劃(GPEI)的誕生,源於個案爆發嚴重。1988年,全球超過125國家有近35萬宗小兒麻痹症。聯合國兒童基金會、疾控中心、世界衞生組織、國際扶輪社、及比爾和梅琳達蓋茨基金會開始攜手合作,杜絕小兒麻痹症。GPEI原定於2000年杜絕小兒麻痹症,惟當年各人低估要為每個兒童注射疫苗的挑戰,結果到2000年時,仍在20個國家,錄得近3000宗兒童感染小兒麻痹症個案。

山口小姐現任聯合國兒童基金會杜絕小兒麻痺症計劃高級顧問。(張善彤攝)

尼日利亞疫症死灰復燃 

目前只剩3個國家出現小兒麻痹症,包括阿富汗、巴基斯坦及尼日利亞。當一個國家再沒有個案後需觀察3年,才可確視為已杜絕小兒麻痹症。其中,尼日利亞原訂今年可杜絕小兒麻痹症,惟今年8月再發現新個案,令其重現在小兒麻痹症流行國家名單。山口小姐解釋,出現新個案的地區過往由極端武裝組織博科哈拉姆控制,UNICEF團隊未能接觸當地兒童。只能利用受衝突影響地區居民逃亡期間,或他們前往難民營後,接觸部分居民,幫其接種疫苗。

去年加入杜絕小兒麻痹症團隊的山口小姐,今年12月中展開亞洲之旅,到訪香港、韓國及日本等地進行籌款及推廣。目前,GPEI尚欠約10億美元資金。她呼籲各人伸出援手,才有機會撲滅小兒麻痹症,若最終未能撲滅小兒麻痹症病毒的火苗,過去30年的進展可能功虧一簣。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