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泥頭襲大嶼】倒泥剷樹霸官地 塘福綠化帶變沙地魚菜養殖場

撰文:香港01記者
出版:更新:

大嶼山南部塘福背靠鳳凰山,濱臨海岸線,是不少港人渡假的好去處,這裏環境幽美,大部分土地早在90年代末被政府劃為郊野公園、綠化地帶,及海岸保護區,加以保育。但有市民向《香港01》投訴,塘福懲教所對面一幅綠化地帶被人剷去植被及填土,且佔用了不少官地,改建成魚菜共生養殖場。地政總署已飭令佔用人在上月28日前停止佔用官地,否則將採取管制行動。(系列之一)

塘福懲教所對面一幅綠化地帶被剷樹、填土,並且佔用不少官地,改建成養殖場。(蔡正邦攝)
「三淼魚菜共生養殖場」藏身叢林內,守衛森嚴。(黃偉民攝)

重門深鎖安裝CCTV

「三淼養殖」去年7月成立facebook專頁宣傳,標榜「現代化系統魚場農業結合」,供應聲稱源自歐洲的丁桂魚、水耕沙律菜、通菜及西洋菜等。記者農曆新年前到訪養殖場,從塘福蔴埔坪道轉入一條藏於叢林的小徑,前行數十米,左邊可見一排圍板陣,貼上「三淼魚菜共生養殖場」橫額及標誌,圍板之間安裝了三道重門深鎖的鐵門及CCTV,守衛甚為森嚴。

【泥襲大嶼之一】魚菜共生實為資源循環 本地先驅:開發市場甚難

養殖場供顧客即場採購沙律菜。

直接出售沙律菜

有別於周遭樹木茂密、綠草叢生,圍板內的養殖場一片黃沙泥,佔地約5000呎,明顯被剷去植被及倒泥,再將稍有斜度的山坡平整成三層平地。走入場內,迎面見到一間新建的白色石屋,正是「三淼養殖」的本店,售賣包裝好的沙律菜、各式配料醬汁;繞過白色小屋,拾石級而上,來到養殖場的大本營,網紗架下排列了八個水耕菜種植水床,有高有低,置高的水床種了西洋菜,低的水床種了沙律菜,職員表示,顧客可直接摘沙律菜,不論大小,一棵45元。

場內的丁桂魚一條售138元。

養殖場持有人為原居民

穿過水耕種植區,三個圓形藍色帆布大魚池映入眼簾,目測直徑三至四米,職員說,三個大池共養殖約萬條全港獨有的丁桂魚,以及少數金大頭、鯇魚,丁桂魚每條售138元。該職員透露,養殖場本為農地,場主計劃在街市租用檔口散貨,未來亦會擴充規模,盡用餘下已平整的三分二土地。根據查冊所得,三淼養殖香港有限公司於2015年12月成立,由劉仲賢、陳浩嚴持有,後者名下座駕曾停泊養殖場外,登記地址乃附近的塘福村,乃村內原居民。

養殖場門前的石路,原來屬於水務署的工程項目。(蔡正邦攝)

水務署80萬修路 變相助闢車道

「三淼養殖」門前的小徑,在地段索引圖所見是一條泥路,現時卻變成長200米、約3.5米闊的石屎路。原來該道路屬於水務署的工程項目,修路後變相為養殖場開闢行車道路。署方回覆指,「工程屬道路修復性質,旨在重修原有通路,本署只需就工程知會相關政府部門而毋須諮詢區議會。儘管如此,本署於施工階段初期已與塘福村代表會面及諮詢意見,期間沒有收到任何對工程的反對。」

發言人補充,鋪路工程預定在今年下半年完成,直接工程費用約為80萬港元。據悉,該石屎路用作通往水務署一個豎井,署方收到市民反映後,打算在路口加裝車閘。

有別於周遭樹木茂密,圍板內的養殖場一片黃沙泥。(蔡正邦攝)

規劃署:不屬發展審批地區圖範圍

而據大嶼山南岸分區計劃大網核准圖,「三淼養殖」位於總面積達482公頃的綠化地帶。一般情況下,在綠化地帶填土、填塘或挖土都必須取得規劃許可。規劃署回覆查詢的市民時稱,城規會無接獲任何該地點規劃的申請,但「大嶼山南岸不屬發展審批地區圖(DPA)覆蓋的範圍,規劃監督在此區沒有執管權力」。該署及後卻回覆《香港01》表示,農業用途在綠化地帶屬於經常准許的用途,該「魚菜共生農場」屬農業用途,並不違反規定。 

該場約三分一的用地屬於官地,被飭令停止佔用。(黃偉民攝)

地政:飭令停止佔用官地

地政總署則回覆指,離島地政處已派員實地視察,「雖然該農場門口旁圍板標示『三淼魚菜共生養殖場』,但未有明顯種植活動」,養殖場涉及24幅私人農地及毗連政府土地,初步發現部份私人農地及政府土地有堆積泥頭跡象,可是「根據政府集體租契契約條款,事涉私人農地沒有用途限制,而私人農地用作露天貯存如堆積泥頭並沒有違反地契條款」。

記者及後追問署方有否量度堆泥高度,卻獲回覆「由於私人農地上填土沒有違反土地契約規定,地政處在判斷是否違約毋須量度填泥高度」。署方證實, 事涉政府土地,地政處已在現場張貼通告,飭令佔用人在今月28日前停止佔用官地,否則將採取管制行動。 

反映規劃限制只是「紙老虎」,政府必須盡快堵塞漏洞,以免大嶼南的鄉郊被淪陷。
守護大嶼山聯盟召集人謝世傑
謝世傑指,事件反映規劃限制只是「紙老虎」,政府必須盡快堵塞漏洞。(資料圖片)

守護大嶼:規劃限制如「紙老虎」

守護大嶼山聯盟召集人謝世傑表示,即使有關地段沒有DPA覆蓋,規劃署沒有執法權,但署方亦應就場主挖土及佔用官地的行為發出警告,要求更正及主動與其他執管部門溝通。他稱,香港的土地規劃,尤其是大嶼山,不少有保育規劃意向的土地因沒有DPA覆蓋,規劃形同虛設,是次倒泥事件再次反映規管漏洞,質疑政府何以多年未有修改法例或訂定新法例加強規管,要求當局盡快堵塞漏洞,以免大嶼南的鄉郊被破壞。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