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失業男克服聽障視障 以感官代視力學沖咖啡:希望做到咖啡師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初初無諗過可以成功沖到咖啡。」阿良患有遺傳性眼疾,現時左眼只餘不足三成視力,右眼更少於一成;與此同時,阿良天生有嚴重聽障,日常生活須配戴助聽器。生理上的障礙,無阻阿良年近不惑之年,踏上新跑道。他上月完成咖啡調製員課程取了基礎證書,冀於這行業發展,「希望做到咖啡師!」

阿良成功完成「咖啡調製員基礎證書」課程。(蔡正邦攝)

人到中年,阿良丟了工作,又經歷了離婚的打擊。一年多前他經歷視力急遽下降,無法再從事化妝品質檢。失業加上失婚,令他意志相當消沉:「當時無乜衝勁無乜鬥志……人生最低潮的一段階段,好難熬。」一個偶然的機會,他得知城中有視障咖啡師,而愛好飲咖啡的他,燃起當咖啡師的念頭。

甫開課,阿良及導師Redi都曾擔心,及後已經化解。(蔡正邦攝)

助教協助 建傷建共融課室

他發現那位視障咖啡師受訓的機構,因資源問題已停辦課程;到連鎖咖啡店的招聘日亦碰釘。幸而他最後成功報讀僱員再培訓局(ERB)撥款予職工盟培訓中心開辦的「咖啡調製員基礎證書」課程,與19名同學一起上課。他又透過職工盟培訓中心向ERB申請「學習支援服務資助金」,得以聘用助教協助上課,於阿良聽不清楚時覆述導師的說話,或是描述播放的影片畫面。

阿良天生有嚴重聽障,須配戴助聽器,不戴助聽器時「打雷聲都好似蚊滋咁細聲」,而視障問題亦是家族遺傳,患有視網膜色素病變、白內障及黃斑點病變,目前左眼只餘不足三成視力,右眼更少於一成。眼疾大約於廿年前發病,當時他年僅18歲,知道自己有日或會全失明,一直把握尚有光明的人生:「聽障或視障最重要是你有沒有信心去克服,去適應外面的社會,我爸爸教曉我『殘而不廢』。」阿良的視力問題遺傳自父親,但父親憑自己努力及勞力養大子女,是他的榜樣。「我都用呢個心態出來社會,沒有放棄生活。」

阿良天生有嚴重聽障,須配戴助聽器。(蔡正邦攝)

導師:畀佢試多啲

上課伊始,心情是戰戰競競:「報到課程好開心,不過都好驚,唔知上堂係點,之後發現氣氛好輕鬆。」此時,導師Redi插上話:「都唔知幾開心!」兩人笑作一團。Redi過往都曾教過聽障,或是有弱視的學生,不過同時有聽障及視障也是第一次:「佢本身的壓力都大嘅,我都會擔心佢受傷,但我覺得要畀佢試多啲,頭幾次傍住,之後放手畀佢做。」

課程內容包括咖啡的歷史及文化、咖啡的品種及產區、生咖啡豆的處理、挑出瑕疵豆、沖煮各種咖啡,包括手沖咖啡、虹吸咖啡及意式咖啡等,以及使用半自動咖啡機、拉花等。阿良坦言,因為視力問題,「樣樣都好難學」,惟有將勤補拙。

阿良及導師Redi亦師亦友,令阿良不捨得課程結束。(蔡正邦攝)

在家拎茶壺練習

「一定會辣親㗎喇!」初時燙到手在所難免,不過熟能生巧,熟習沖咖啡的動作,加上摸熟工具的位置後,便可避免受傷。阿良將課堂內容錄音回家翻聽,在家拿起茶壺練習為咖啡注水。「上課時間無太多次機會練習,加上我無其他同學咁快掌握到,所以在家都會拎工具自己模擬練習。」他以其他感官代替視力,例如揀豆要靠「甩」,又例如手沖咖啡的份量,要靠感受蒸氣、用嗅覺測量,「用個『心』去倒出來」。

阿良說,最困難是以半自助咖啡機沖意式咖啡,當中打奶泡不易掌握:「奶泡好難打得靚,timing同溫度都好重要。」由於難以看清溫度計,他亦學會用以手感判斷溫度,時間亦於心內默念。

無論是沖咖啡及日常生活,阿良都可練習以其他感官代替視力。(蔡正邦攝)

冀勉勵他人「踏出第一步」

這名學員初時安靜,混熟了卻很開朗,完成160小時的課程後更是依依不捨,嚷着要繼續上課。「氣氛好好,唔會好嚴肅,miss真係教得好好。」阿良又笑言課堂中認識很多朋友:「大家一齊傾下咖啡經。」一班廿人,相處融洽,大家更為阿良舉辦生日會,齊齊切蛋糕。

「希望可以喺呢行繼續發展,亦希望自己可以勉勵其他視障人士,唔好怕困難,要克服,要嘗試。我都理解視障的朋友,因為驚睇唔到,唔肯踏出第一步,希望可以啟發佢哋行出呢一步。」除了咖啡之路,阿良現時的生活中亦有另一條跑道,近日加入由聾啞及視障人士組成的猛龍長跑隊,與領跑員同跑。今年7月更計劃去澳洲黃金海岸,首次挑戰全馬,打趣道:「體驗下全馬的恐怖經驗。」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