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塌招牌】遭400磅招牌撞出馬路 七旬婆婆身心受創:畀番隻手我

最後更新日期:

市區街道逾十萬個違例招牌高掛,負責監管的屋宇署日前被審計署炮轟束手無「拆」 ,令市區「計時炸彈」處處,行街真是要戴頭盔防壓頂之災?《香港01》記者近日探訪去年曾不幸「中獎」的女途人,發現她至今仍未能走出陰霾,如啞巴食黃蓮般有苦自己知。

於去年一個「黑色星期五」,當時71歲的鄧婆婆,途經深水埗元州街一餐廳對開,約400磅的舖面式招牌突然塌下,將她推撞跌倒地上,留醫八日後換來左手揮之不去的痛楚。她的心靈亦同樣受創,行街見到招牌都要兜路行;午夜夢迴,腦海仍浮現當時塌招牌的恐怖場面。左手再不能抬高,婆婆遍尋名醫花逾十萬元積蓄,但換來的只是一句「無得醫」。但至今,涉事餐廳仍不聞不問,每當想起公義仍未彰顯,眼淚不自禁地流下,望着無力的左手,只能無助地拋出一句:「我乜都唔要,畀番隻(正常的)手我!」

慘遇無妄之災的鄧婆婆,與丈夫同是退休人士,居於深水埗一屋邨單位。於去年5月19日,鄧婆婆形容那天是一個風平浪靜的周五。當日下午,她在石硤尾看完醫生後步行返家,途經深水埗元州街的「元朗冰室」對開,門口一幅四米乘兩米的巨型木製招牌突然整幅塌下,跌落行人路,鄧婆婆猝不及防被約400磅的招牌撞及,左邊肩膊受傷倒卧地上。

醫院護士稱慶幸婆婆未被擊傷頭

鄧婆婆憶述稱,當時成個招牌「跌落嚟,拍咗我出馬路」、「當堂暈一暈,轉唔到身」。手腳都撞瘀的她,事後獲送院治理,護士曾着她出院後要「劏雞還神」。她聞言感到奇怪,對方解釋指,如果婆婆被招牌擊中頭部,「一係就黐線,一係就死;咁你𠵱家整親隻手,只係唔郁得。」當時曾有專家估計,塌下招牌的撞擊力高達3,300磅,力量足以擊碎頭骨令人斃命。

+2

遍尋名醫只換來一句「無得醫」

婆婆出院後,康復之路卻似乎遙不可及。「年半啦,我隻手都仲係咁……」鄧婆婆指出,過去一年來,她每星期都會往做物理治療,亦曾試過跌打、針炙、推拿及練氣功,但卻只是換來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明愛的骨科醫生都話我無得醫;睇跌打又話我唔得;針炙又話要有奇蹟先得;連物理治療師都話我唔會好得番。」她甚至遠赴台灣桃園市的長庚醫院,但主診的莊垂慶醫師亦是斷言她「神經壞死無得救」。

左手乏力不能抬高 洗澡穿衣亦困難 

「至少使咗十萬元,叠單仲厚過本書!」現時鄧婆婆的右膊不能對齊,伸起左手時亦感到筋骨刺痛,不能將手抬高過頭頂,膊頭的肌肉亦已老化如骨頭般硬,「隻手好似機械人咁樣」,連洗澡及穿衣亦感到困難,亦不能再舞刀劍及耍太極了。「到𠵱家都好痛,係咪要我痛到死的一日都仲痛?」雖然手部的痛楚仍能強忍,但心理的創傷卻無法磨滅。

常發惡夢 需看心理醫生

「我喊咗好多次,我晚晚都瞓唔好!」原來鄧婆婆的心理陰影揮之不去,不時會夢見那幕慘劇,「發起夢,有個嘢壓落嚟,成個人都嚇到跳起。」而平時逛街,見到有工人在掛招牌,「腳都軟埋」,亦要兜路行。

「呢個係我一生人的痛苦。」面對着身心受創,鄧婆婆只能有苦自己知。街坊曾垂詢她為何行路時總是托起左手,她亦無從解釋,「真係有冤無路訴!」意外發生至今,涉事餐廳未曾派代表慰問婆婆,「真係好氣頂,係死係鬼都應該嚟探下!」鄧婆婆指出,已獲區內人士介紹認識了一名律師,對方指會在下年控告餐廳,可能只是賠償醫藥費。而涉事餐廳亦不肯就事件作出回應。

畀番隻手我,我乜都唔要,個啲痛真難受!
鄧婆婆
四個專業人士都話你醫唔好,你感覺會點?
鄧婆婆
我瞓唔好,有時瞓瞓下會扎醒。
鄧婆婆

據悉,意外當天街上雖然途人眾多,但只是在旁「食花生」。鄧婆婆直言,當時見到其他人取出手機拍攝自己,「覺得好尷尬。」猶幸仍有一名熱心途人高先生在旁安慰,亦有名印傭曾着途經的車輛「唔好撞埋嚟。」

與熱心途人重逢 哭訴過去辛酸

事隔年多後,《香港01》記者協助婆婆尋回這名「失散」的高先生。原來當日高先生跟在鄧婆婆身後數呎,招牌正正在他的身前塌下,他只「差兩秒」亦可能遭殃。翌日他曾往醫院探望婆婆,這段緣份至今才再度延續,高先生認為:「雖然認識的開始係唔開心嘅事,但能夠認識到婆婆都感到開心。」

+3
+2
最好,拉個仆街坐監!
鄧婆婆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