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外開恩】黃伯求助變殺妻絕望真相 揭東區日託無空缺私院惡劣

最後更新日期:

前年6月6日, 80歲的黃國萬以竹製「不求人」壓死76歲癱瘓妻子,其後自首,早前他承認誤殺罪,今獲法官法外開恩判囚兩年,由於黃伯已還柙18個月,扣去假期,相信很快可以釋放。法官張慧玲認為,要一個長者照顧另一個長者,過程一定很辛酸與痛苦,照顧者更要承受精神上的折磨,實是一個悲劇。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認為,案件是揭露了本港雙老照顧問題的嚴重性。以黃伯所住的筲箕灣區為例,東區只有三至六個長者日間暫託服務,當中沒有空缺、津助院舍最少要輪候三年,上年度已有逾6000長者「等到死」也未有位。

黃伯的太太2014年中風後,半身不能動,起居飲食的責任落在了黃伯身上,初時推著太太到家附近的私營安老院,十分吃力,加上7,000元住院費,負擔甚重。黃伯帶著妻子到醫院做物理治療,情況有所好轉,不用坐輪椅了,便帶住了安老院10個月的太太回家。豈知一年半後,太太身體情況變差,連大小便也失禁。

當時有醫院的社工幫助黃伯,替妻子申請津貼入住筲箕灣一間私營安老院,「得一張床、一個櫃仔」的狹窄空間,再加上安老院沒有電梯,要行樓梯上,黃伯拒絕了讓太太入住。但申請非牟利院舍要等數年,後來幫助他的社工離職了,黃伯又不熟悉新來的社工,便失去了社工的幫助,「我係好痛苦,佢食、行、瞓都唔得,生不如死。」一個80歲的長者,失去了社會的支援,又要照顧癱瘓的太太,不難想像其面對的痛苦。

其中一院舍房間狹窄,單人房只有一張床、一個櫃以一個「叫人鐘」安裝在牆上,方便長者呼叫職員,而房內亦只能容納一人。

私人院舍費用高昂

至於私人院舍方面,記者放蛇參觀區內其中一間私人院舍,對方聲稱其院舍為區內數一數二。經記者觀察,院舍環境乾淨,沒有異味。不過房間狹窄,單人房只有一張床、一個櫃以一個「叫人鐘」安裝在牆上,方便長者呼叫職員,而房內亦只能容納一人。單人房價格由8,600元至9,500元不等;而雙人房價格由7,800元起。職員表示,其院舍的床位緊張,只剩數張。而另外一間私人院舍環境相若,不過私隱度欠奉,若較高已經能與隔壁院友對視。職員解釋指,因需配合消防條例,因此床間隔板不能建太高。

東區部份私營安老院環境

政府對雙老照顧支援不足

「呢啲係社會問題,係窮人必定要行嘅路。」這是黃國萬對立法會議員張超雄說的話,是黃伯對孤立無援的心聲。貧困無依的長者,得不到社會、政府的支援,要由一個80歲的長者照顧一個因病而癱瘓的76歲妻子,張超雄於求情信中寫道,「政府缺乏規劃,公營服務供應嚴重滯後,結果將照顧責任推向單元家庭、推向私營市場,窮人更加別無選擇」,而案件亦揭露了本港雙老照顧不足的問題。

黃國萬弟弟事發後,對兄長涉嫌殺妻一事仍然激動,認為兄長應該尋求協助。(資料圖片)

要有多啲叻人帶我哋蠢人行。最緊要幫我哋啲蠢窮人,多啲選擇,多啲路就少好多悲劇
黃國萬伯伯

根據統計處的資料,2016年本港共有116萬名長者,當中家庭住戶其所有成員均為長者,包括獨居或長者夫婦所組成的家庭住戶,共有30萬個,比2006年上升了67.4%。從數字反應獨居或雙老人數不斷增加,然而政府於安老服務上的支援,卻趕不上人口老化的速度。

長者日間暫託服務名額不足

政府一直強調安老政策是「居家安老為本,院舍照顧為後援」,並指會透過不同的社區照顧及支援服務,協助長者居家安老。惟根據社署的資料,政府資助的「長者暫託服務」中,各區的長者日間暫託服務指定暫託服務的名額大多為單位數,只有觀塘區提供14個服務名額,其餘各區由2個至8個名額不等,而黃伯居住的東區,只有3至6個名額,當中沒有空缺。

區內日間暫託輪候時間長

記者今日曾致電多間津助院舍,了解日間暫託服務的安排。普遍都提供半日暫託服務及一天暫託服務。院舍表示,所以個案均需透過社工轉介,繼而登記到後補名單上輪候。而大部份院舍的名單都超過20人,輪候需時約年半至兩年。而費用方面,一天暫託服務平均三百多元。

私營安老院費用昂貴 資助輪候時間長

張超雄在求情信中亦提及,截至2018年11月底,輪候資助長者社區照顧服務人數共有12,171人,輪候時間由一年至年半不等。面對私營安老院昂貴費用、欠佳的環境,令長者卻步。而輪候資助宿位卻大排長龍,以資助護理安老宿位為例,截至去年11月30日,共有33,404人輪候,平均輪候時間為33個月,即逾兩年半時間。張超雄認為,社會應要關注及反省應如何對待獨老及雙老的照顧問題。

求情信全文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