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朝令夕改 花商剛用10萬元租舖散貨 怒吼 : 重開係害我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政府搞返花市,唔係救我哋,係害我哋!」

過去兩星期,投得年宵花市攤位的檔主和花農忐忑不安。政府一聲令下取消花市,種植數個月的年花面臨滯銷,落訂10萬元計買花的檔主擔心血本無歸,紛紛籌謀自救。原本投得4個年宵花市檔位的彭先生,取消消息一出與數名檔主和花農,斥資約10萬租地舖,為求「打個和」散貨。怎料特首林鄭月娥今(19日)早公布年宵花市「會有新的安排」,彭先生怒氣難消:「搞返恆常花市,即係同我哋爭生意!對政府負評,超級負評!」

傍晚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會見記者,指將在15個原址照辦年宵市場,惟攤檔數目減半,並監察人流。有花農對復辦年宵不樂觀,坦言:「到時會唔會又話疫情嚴重停年宵攤位?」

傍晚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會見記者,指將在15個原址照辦年宵市場,惟攤檔數目減半,進場者須掃描「安心出行」二維碼。(梁鵬威攝)

得知花市取消 檔主、花農急斥資租舖另覓出路

農曆新年是華人社會最重要節日,花農依靠下月年宵花市,作為賣年花最主要的途徑。政府月初公布取消農曆新年花市,花農怨聲載道,年花已在成長當中,投入的成本、花血、時間,分分鐘化為烏有。一早在內地或本地訂花的檔主,聞訊驚慌失措,有人撻訂損手10萬元。參與20多年年宵花市的彭先生不願血本無歸,決定自救,與數名檔主和花農,斥資約10萬在屯門鬧市租地舖辦年花市集,為求「打個和」散貨,「過去兩星期又慌張又急忙又搵舖又佈置。」

正當年花市集籌備得如火如荼,設計海報搞宣傳,即將布置裝修周末開店之際,特首林鄭月娥今(19日)早公布年宵花市「會有新的安排」。傍晚食物及衞生局局長陳肇始會見記者時表示,安排15個年宵市場銷售年花,攤檔減半及限制人流,而檔位會以抽籤方式處理。

↓↓市民買年花逼爆花墟↓↓

+2
+2
+2

檔主:沒有收到政府諮詢

「政府搞返花市,唔係救我哋,係害我哋!搞返恆常花市,即係同我哋爭生意!對政府負評,超級負評!」過往年宵花市營業額約50萬元,彭先生指,10萬元舖租增加營商成本,原本只求散貨,如今卻要擔心市民會返回年宵花市買年花,變相分薄街舖生意,寧願政府取消花市。對於早前傳出政府打算在各區球場年宵花市,預備數千枝蘭花售賣的彭先生認為幫助不大,「以屯門區為例,屋邨分散,每條邨得幾千人,俾個邨我都散唔到貨,唔同年宵集中喺一點,所以我搵舖都搵返市中心近V City十字路口。」

彭先生透露不論取消或恢復年宵花市,均沒有收到政府諮詢,甚至已經取回投檔的支票「入埋數」。政府朝令夕改,令原本普天同慶的日子添上陰霾:「我哋一家人一齊搞,見吓面、做吓生意、賺吓利市錢,依家又操心又擔心又勞累。」他指去年年宵同樣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但銷情完全沒受影響,直言今年亂局「唔可以賴晒疫情。」

政府復辦年宵 花農憂疫情嚴重再煞停

如今政府宣布復辦年宵,不少花農坦言大失預算。碧綠園負責人May姐透露,本身於沙田年宵市場成功投標3個檔位,「決定好選址、已安排好人手擺檔。」其後政府宣布取消,May姐聯同逾10名檔主不停尋找適合舖位,最終決定合租3個小型店舖共20天,務求散貨,惟目前仍未知屆時人流會否理想,「投資晒嘅錢拎唔返,𠵱家仲要另外用錢租舖賣花,大家都係搏一搏。」

May姐指,政府宣布取消年宵「無怪佢」,反之花農積極另謀出路,自行尋找店舖賣花,今日卻宣布重開花市。May姐對於政府的安排感到很氣餒,坦言:「真係有啲失望,開返我又唔知有無份,如果做政府年宵咁個舖租點算?我哋變咗蝕兩次。」她對於復辦年宵亦不感樂觀,「到時會唔會又話疫情嚴重停年宵攤位?」May姐指,受疫情影響,目前市民購買意欲大為縮減,「我哋望年尾希望種批花,搏一搏想搵返少少錢,𠵱家真係好慘。」

人手、舖租陷兩難 花農:怪政府揸唔定主意

另一花農凌太,原先已投得荃灣及沙田年宵市場共4個檔位,準備售賣劍蘭、百合等年花,得知政府取消年宵市場後,「搏命去搵舖位」,最終決定花費約10多萬元於粉嶺及上水租舖。凌太指,當時投標成功後簽約,已知可能受疫情影響會取消年宵市場,「其實無怪政府唔開,係怪佢揸唔定主意。」如今政府重開年宵市場,凌太指人手不足應付兩邊擺檔,「又要額外再請人運花、包花,舖面又要搵人,真係好狼狽!」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