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車工人車禍後截肢保命 疫情下不准探病 妻:擔心佢傷勢、情緒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暱稱華仔的45歲姓梁跟車工人,本月11日乘坐同事駕駛的密斗貨車,於葵涌貨櫃碼頭南路撞向一輛因壞車停在路面的拖頭,華仔左腳重創陷入昏迷,醒來左腳已被截肢保命,前日(22日)再度截肢以便將來裝義肢。疫情之下,醫院不能探病,華仔受苦難,華嫂卻不得相伴左右,「我最擔心係佢傷勢,其次係情緒。」

醫生告知華嫂,她的丈夫需要截肢保命,「聽到崩潰。」(王譯揚攝)

+7
+7
+7

失血太快須截肢保命

華嫂憶述,本月11日中午12時許,友人來電、激動指丈夫遇交通意外,傷勢未明,「嗰下我差啲企唔穩,但叫自己要冷靜啲,可能冇事呢」,她隨即乘坐的士由觀塘公司趕往瑪嘉烈醫院。她趕抵醫院時,丈夫正在急症室進行搶救,直至大半個鐘後,醫院告知丈夫很危急,要即時送往手術室進行截肢手術,「醫生嘗試保住佢隻腳,但流血太急,快過輸血,保命就要截肢,冇得揀。我聽到崩潰,好彩家姐陪住我好啲。」

隨後華仔進行逾5小時的截肢手術,截除左腳膝下腿部,其後再進行電腦斷層掃描(CT),及至送上深切治療部,華嫂苦苦等待8小時,終獲與丈夫見面。「塊面腫晒,有擘大眼,另一隻腳(右腳)郁郁吓,我同佢講『冇事架刺,捱過呢關冇事』」,然而當時丈夫其實神志未清,在疫情下不能探病,她亦僅能逗留短短10分鐘便要離開。

華仔於車禍中重創,昏迷送院搶救。(資料圖片/蔡正邦攝)

前日二度截肢

及至兩日後,丈夫終於清醒,醫護人員協助將電話放近丈夫耳邊與之對話,她強忍內心脆弱,不斷鼓勵丈夫:「做咗手術冇事,安心休養」、「執返條命,冇嘢唔可以再嚟」,聽到丈夫帶着沙啞的聲音回應,喘氣連連,才得悉在搶救過程中,傷及心肺,再度令她憂心忡忡,幸心肺可慢慢訓練復原。在華嫂鼓勵下,華仔為將來可以連上義肢,重新站起來,前日(22日)進行第二次截肢手術,切口在膝上10厘米位置。

無法探病憂丈夫情緒受困

前日華仔由病房推往手術室短短數分鐘,夫妻二人才第二次見面,華仔遭逢巨變卻只能獨自留醫,華嫂迫不得無法陪伴在側,礙於丈夫說話會氣喘,只能以WhatsApp文字溝通。雖然醫護指丈夫情緒穩定,但她仍擔心丈夫報喜不報憂,「驚佢覺得『得返我自己一個』,除咗傷勢,最驚佢情緒,驚佢睇唔開」,因能在身旁,未能掌握丈夫日常安排,在無回應下,亦只能在每一兩小時便發短訊關心情況,隔日煲湯補身,「我哋都要堅強,佢撐住我,我撐住佢,先撐到落去」。

華嫂擔心丈夫報喜不報憂,「驚佢覺得『得返我自己一個』,除咗傷勢,最驚佢情緒,驚佢睇唔開」,每一兩小時便發短訊關心情況。(王譯揚攝)

家庭收入減半 日後或申領綜援

華仔與華嫂識於微時,結婚20載,育有一名現年13歲讀中一兒子,一家三口居於石籬邨。與不少香港草根家庭一樣「公一份婆一份」,華仔任職跟車工人,華嫂任職文員,均月入萬餘元,是無甚積蓄的月光族。意外後家庭收入將減半,華嫂指丈夫公司不時關心情況,但申請工傷賠償有不少程序,難作及時雨;加上日後丈夫出院,需進行一段時間復健,又要時刻看顧關懷其情緒,擔憂難以再工作,「最壞打算係要Quit咗份工,冇辦法都要申請綜援。」

目前丈夫出院無期,華嫂估計農曆新年亦無法一家團圓。兒子正值考試期,她未告知爸爸病況,擔心他情緒亦受影響。華嫂面容憔悴,對話中數度少許哽咽,但仍堅強面對:「依家頭家靠我,我唔可以冧!」

事發於本月11日中午12時許,一輛拖頭貨櫃車沿貨櫃碼頭南路往荃灣方向行駛,途至荔景站時壞車停於中線,一輛密斗貨車從後駛至,疑收掣不及撞向貨櫃車尾部。密斗貨車42歲姓古司機及45歲姓梁乘客被困,梁腳部嚴重受傷,陷入昏迷,送院搶救後,情況連日危殆。

立即捐款助妻渡難關:https://heart.hk01.com/zh/project/10376

善款將直接落入「01心意」平台的慈善團體,《香港01》絕不向捐款者及慈善團體收取手續費及行政費。

【關懷個案】跟車工遇車禍截肢保命 妻為醫療費感惆悵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