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戰邊緣人】「斯文嘅激進派」 許智峯結合議會社運抗爭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由單仲偕(右)抬轎的「乳鴿」許智峯(左)成選戰邊緣人,與工黨何秀蘭一同陷入苦戰。(黃煒堯攝)

距立法會選舉投票日尚餘不足一周,泛民建制本土三方選情尚未明朗,而港島區6席選情中,民主黨力捧「乳鴿」許智峯接棒,由前輩單仲偕抬轎,惟許的選情非常嚴竣,根據8月29日的港大民研滾動民調數據,許智峯的支持度僅9%,勉強壓過工聯會郭偉強,成港島區邊緣人。「乳鴿」面對入局困境,許智峯認為自己與傳統的民主黨人有不同,可吸到一些黨沒有的票源,有信心可取一席。

【每日更新】民調專頁:最新候選人走勢
【互動遊戲】助你挑選最接近你立場的候選人
【新聞直擊】追貼選舉 一網看激烈戰況
【了解候選人】他們為香港做過什麼?立場是什麼?

許智峯曾揭發建制派在區議會撥款表決存利益衝突,但竟被警員和保安合力抬離會議室。(吳兆康Facebook圖片)

任區議員曾被抬離會議室

說起許智峯的政治生涯,當然會想起區議會被抬事件。2014年3月,中西區議會審議撥款予政改宣傳工作,許智峯發現申請撥款的團體與小組主席李志恆、議員張翼雄及吳永恩有利益關係,豈料李志恆即場警告兩名列席的記者,又急急聯合其他建制議員表決反對記者在場列席,最終許智峯與黨友吳兆康被警員和保安抬離會議室,而許更被控兩項普通襲擊罪罪名。雖然最終獲判無罪,但事件令初出茅廬的「乳鴿」感到代議士的職責不單單只有投票,亦開始產生當議會守不住程序公義和連最基本的言論自由,便需要抗爭的想法。

許智峯坦言自己曾相信中央給予港人雙普選和民主,直到中央為雙普選落下831框架,終對中央徹底死心。(教協網頁)

從天真浪漫到「斯文嘅激進派」

許智峯指自己不是激進的人,但又以「較硬淨」手法抗爭,是「斯文嘅激進派」,由社區抗爭到議會抗爭,估計自己的票源主要來自忠實的民主黨支持者,他們未必會仔細留意政綱政念,而許智峯雖由傳統的泛民政黨出身,但卻較多參與公民運動,在社會上走得較前,從社運中爭取到一些過去泛民沒有的票源。

許智峯坦言自己亦曾經天真過、浪漫過,相信中央給予港人雙普選,但結果07-08年和11-12年兩屆均落空,直到討論2017年的普選,中央推出《一國兩制白皮書》,為雙普選落下831框架,終對中央徹底死心,認為過去民主派走過的路和談判是白廢,因「中央唔會放過香港人」,並開始立志走抗爭的路。

中央唔會放過香港人。
許智峯

許智峯認為雨傘運動給他很大啟示,但坦言若無法擺脫831框架,一個新的大型抗爭無可避免。(Getty Image)

傘後倡議會內外抗爭結合

許智峯認為雨傘運動給他很大啟示,他認為未來的街頭社會運動或不再由民主派領導,反而是公民社會整體爆發出來,而且中國強權入侵和干預正在議會進行,單靠在議會內守住關鍵小數並不足夠,其中反國教證明了議會外抗爭的可能性,因此自己未來會嘗試把議會抗爭和社會抗爭結合。「我諗一般市民唔期望短期內會再有大型抗爭,但奈何於831框架落閘後,我自己都冇信心可以透過談判和溝通解決政制問題,我認為若唔透過公民抗命同議會結合,去凝聚一個更大嘅力量向政權施壓,北京唔會畀任何憐憫,去畀任何民主香港人,若果到重啟政改,我地拎唔開831框架,一個大型抗爭無可避免。」

我地拎唔開831框架,一個大型抗爭無可避免。
許智峯

不過,民主黨一直被年輕選民批評「和理非」,民主工作無甚作為,而2008年密會中聯辦事件更常被翻舊帳,會否成為許智峯與年輕選民之間的政治隔膜?許智峯指民主黨歷史較長,自然會有較多往事備受批評,尤其很多年輕一代投身社會時已身處最高壓的政治時代,經過雨傘運動啟蒙才理解政治現實,未必理解為何上一代仍會堅持溝通。「我呢一啲夾住喺中間嘅中新代係幾好嘅橋樑,我哋唔會否定上一代人嘅努力,我覺得如果冇李柱銘、冇楊森、冇何俊仁、冇劉慧卿,香港會唔會已經通過咗23條?」許智峯認為自己一方面肯定上一代工作時,自己亦需要向年輕一代展示革新的一面,要順應時代改變。

許智峯認為要爭取本土派信任要靠行動,否則「講咩都冇用」。(資料圖片)

守住非暴力的抗爭者

年輕一代政治取向分歧巨大,政客難以在各光譜中遊走,「中新代」許智峯認同在比例代表制下,非建制派的政治光譜碎片化,以致建制派在配票時漁人得利,但可以催生出細緻的公民運動,傳統政黨的新一代可以透過「公民運動」的共同語言建立聯合綱領。被問及如何爭取傾向本土的年輕選民信任,許智峯稱:「講咩都冇用,要說服到就要靠行動!」許智峯數出自己過去在議會內外的抗爭,以及與領展抗衡,稱相信本土派亦不敢批評自己沒有抗爭過,因此自己一方面要向傳統泛民支持者守住非暴力的底線,同時亦要令年輕一代知道自己勇於上場抗爭。

許智峯深信泛民的總票數仍會比建制的多,有信心偕何秀蘭一同入局。(魯嘉裕攝)

自信能與何秀蘭雙雙入局

作為立會選戰新丁,許智峯名單的支持率僅能勉強當選,許自言非常明白初出戰立會是非常艱難,尤其近年的政治環境催生出很多有實力的年輕政黨,民主黨又正正值換血,知名度上很「輸蝕」,因此自己亦不敢抱太大期望能穩守一席。不過,許智峯認為每個政黨總要有換血過程,自然要承受風險,而自己名單的支持度從最初的落選,已節節上升成勉強當選的邊緣人,自己有信心能在艱難之中險勝。

面對新民黨葉劉淑儀、工聯會郭偉強等建制強敵,加上有自由黨全力支持的港視主席王維基參戰添亂象,許智峯名單早早宣佈選情告急,而許和另一泛民候選人工黨何秀蘭同為邊緣人。許智峯指自己依然深信港島區的總泛民票數會比建制多,認為泛民絕對有能力可以全取三席(另一泛民候選人為公民黨陳淑莊),不能因為配票能力較弱而被建制派「執雞」,因此要令選民知道民主派要守住關鍵的第三席,從而發起策略性投票。不過,被問及會否與何秀蘭協調,許智峯認為何秀蘭是具實力的候選人,即使各自努力亦能一齊入局。「我同何秀蘭係君子之爭,各自各努力做好選舉工作,向好方面諗都可以一齊入局,踢走工聯會。」

選戰邊緣人系列:

張超雄不願當「英雄」 低調競選不告急
鄺俊宇網絡背水一戰 16萬Like能否化選票?
周浩鼎網絡戰場輸對手大截 苦戰超區:我不會再哭
剖白「西環契仔」之路 謝偉俊:比親仔還親
【圖輯】慢必偕長毛角逐連任 齊爭新東席位
平權之路 水滴石穿 何秀蘭:有經驗跟建制派格劍
李梓敬寧做「西門梓」不做「西環子」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