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選戰之後】方國珊屢選屢敗耗盡五百萬姑婆本 「我係政治傻瓜」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選戰過後的週六,天下著滂沱大雨,方國珊徐徐地回到將軍澳的議員辦事處,繼續她日常的區議員工作。她的樣子明顯帶點憔悴,甚至比睡了四晚街頭後在投票日拉票更顯疲態。

今次已是政壇「哪吒」第四次落敗立法會選舉,早已表明心跡再落敗就不再參選的她黯然地說:「我唔會賴運氣,我會話係命運,可能佢(個天)要我做其他嘢啦。」

重提選情失利的原因,她帶點落寞地說是敗於配票效應。(黃寶瑩攝)

訪問當日已跟選舉相隔六日,方國珊重提選情失利,不禁眼泛淚光。(黃寶瑩攝)

方國珊曾為反堆填區擴建多次走上街頭。(受訪者提供)

提到方國珊,許多人都會記得這些「經典」場面:為了反擴建將軍澳堆填區而跳海、照頭「淋血水」;為了選戰瞓了四日街……這些行動令方國珊一度人氣高企,至少,在大部分的將軍澳居民心目中佔一席位。

年初補選落敗 曾獲「長毛」鼓勵

在二月新東補選時,默默耕耘的方國珊獲逾33,000票落選,當時「長毛」梁國雄對她說:「阿妹,三萬飛應該入到立法會喇。」怎料,大半年過去,最後她卻以一千票之差輸給當初鼓勵她的「長毛」。方國珊稱,梁在結果公布那天亦對她表示無奈。

雖然成者為王,敗者為寇,方卻不願示弱,驕傲地向記者解構她這張「成績表」:

「我嘅支持飛實在係鐵票嚟架喇!我冇庇佑吖嘛!我冇同鄉會嘅配票吖嘛!我亦都冇中聯辦嘅配票,亦都冇雷動計劃嘅配票。我呢啲票咪係實而不華。」
方國珊

方國珊熱心地區工作,辦工室內排著數十個文件夾。(黃寶瑩攝)

拒當「西環契女」:我唔稀罕

可惜政治是殘酷的,實實在在的耕耘不代表能換來同樣的收穫。論地區工作,紮根將軍澳近十年的方國珊絕不輸蝕於大部分新東候選人;論人脈,他亦得兩位「契爺」藝人胡楓與前立法局議員張人龍的疼愛、賞識。不過此契爺不同彼契爺,方國珊今次再度高票落選,會否不甘自己並非「西環契女」?

「我唔稀罕。」她堅定地重覆說了兩次,又謂若要找庇蔭,她會加入政黨。她透露,自2010年離開自由黨開始,斷斷續續都曾被邀加入政黨,當中包括民協、自由黨、經民聯等,即使今屆選舉前數個月,自由黨亦有向她招手請她回巢。她自信滿滿地說:

「如果我要行呢啲奢華、有資源嘅路,入政黨便可,何需(像外界說般)等做『西環契女』呢?」
方國珊

方國珊表示不恨做西環契女,又言在選戰中兩面不是人。(黃寶瑩攝)

雖然方不恨做「西環契女」,但據報西環終究想祝福她,免被泛民爭得尾席。有報道指,建制派操盤人在投票日尾段時間曾下令出手配票給方國珊,不過部分建制派卻因方就擴建將軍澳堆填區議題狙擊民建聯,拒絕執行有關指令,最終讓社民連梁國雄險勝。

聽罷記者提及此傳閒後,方立即反駁:「唔好抹殺(約)三萬五千名選民好雪亮咁投我票!」,又謂若真有其事,只反映選舉的山頭主義味甚濃,報稱獨立的她競選時總是四面楚歌,建制、泛民兩面不是人。

性格像「哪吒」常闖禍

方國珊說話就是那樣的直腸直肚,毫不怕得罪人。她坦言自己不是個八面玲瓏的人,更比擬自己的性格就像她年少時演的「哪吒」,一樣經常闖禍。這個比喻倒傳神,哪吒在神話故事中打死了龍王三太子,方則在現實中與田家大少有過節。諷刺的是,她在2004加入自由黨正是因為「田少」田北俊反對《基本法》23條立法。

在十九歲出演「哪吒」的方國珊,在30年後仍然介紹自己為「哪吒」。(黃寶瑩攝)

方國珊憶述,當年她覺得自由黨反對23條立法「好英」,又得契爺張人龍介紹,故決定加入自由黨,惟及後才發現自己的立場常常與該黨不同。對外界指她是因不滿在立法會選舉被排在次席而退黨,她一口否定,更表示自己並非如田所說般未有善用資源,花費了未經他許可的3萬元。

她憶述,2008年的立法會選舉自由黨在帳目上有錯誤,要請律師辦文件作選舉呈請,當時要花的錢是必須的,並非未有善用黨資源。她續指,當時該筆支出由她先墊支,而黨高層後來亦說要退錢給她,說著說著更肉緊地篤著枱直斥:「根本我冇洗過佢錢。我從來都無洗過佢一毫子。」

「嫁過一次唔好」 拒再入政黨

退出自由黨後,她一直以獨立身份參選,即使及後各大小政黨向她招手,她亦無動於衷。她語重心長地解釋:「我會形容自由黨……我嫁過一次啦。當如果你係女性呢,你嫁過一次係唔好嘅,你以後會選擇唔嫁,係咪呀?」

她續指,大部分香港市民其實都不認同政黨的運作,而黨員與政黨的關係又是十分兒戲,隨時可以退黨、幫其他候選人。她笑言:

「方國珊揀咗做一個政治傻瓜,我同市民山盟海誓吖嘛!我行一條我諗住市民會愛我嘅路。」
方國珊

不少自由黨的舊成員亦尾隨方國珊步伐,以獨立身份出選。(黃寶瑩攝)

向家人負責 拼盡了必須停

市民愛不愛方國珊?若然按選舉結果來說,答案是肯定的,只是愛的不夠。不過,方從不覺得自己被選民遺棄,認為每次參選她的票數都有上升,應可拿「立法會選舉最佳進步獎」。

方國珊的傻和阿Q精神,不是常人可以理解。她自言,一般的區議員只聘1至2個助理,她卻聘了3個,很多時更把薪金倒貼做地區工作,而一路走來的四次立法會選舉她已耗資近500萬元,當中包括其積蓄和家人的資助。

回顧過去的努力總在選舉過後付諸流水,她仍是覺得值得,至少能得到寶貴的回憶作紀念品。不過,已經50歲的她表示,今屆選舉過後,便不能再選下去了,因為她要向家人負責,亦要為自己的退休生活籌謀,拼盡了這次必須停了。她眼泛淚光,輕聲地說:

「我真係用盡我啲姑婆本,同埋我嘅人力、物力。咁(嘅結果)……我只可以話係天意啦。」
方國珊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