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紋化 01】ARTORIA GIBBONS · 身體是我的「表演項目」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紋身文化源遠流長,現今女性身上有紋身已頗為普遍,於就業上或許成為了障礙。諷刺的是,溯回100年前,擁有紋身竟可為女性帶來工作機會。昔日馬戲團文化盛行一時,各團班主為與對手競爭,不惜到處張羅奇人異士,以譁眾取寵作為發財之道,而當時有紋身的女性就如「珍禽異獸」。在每個有趣的「紋化」中,總有一些具代表性的人物,這次介紹的是馬戲團「畸形秀」裏的紋身女性——ARTORIA GIBBONS。
二十世紀馬戲團「畸形秀」海報多以紋身女郎作招徠。
FREAK SHOW
與馬戲團內的「邊緣人士」無異,身上有紋身的女性在團中以展示其胴體作為「表演項目」。當時的社會以維多利亞式審美觀判辨女性之美,優雅、高貴的「大家閨秀」乃女性之完美形象,而與其背道而馳的紋身女性自然引發不少人的好奇心,甚至不惜付錢,為求一睹那些滿身「墨水」的奇女子。
當中的佼佼者要數ARTORIA GIBBONS,曾經是二十年代薪酬最高的表演者。原名ANNA MAE BURLINGSTON,生於美國威斯康辛州一個小農場,家境清貧的她於十四歲時決意離家。起初在馬戲團與各種嘉年華中以雜技表演為生,直至遇上丈夫RED GIBBONS,開始了其傳奇一生。
To show you the most amazing tattoo in the world, covering more than eighty percent of my entire body.
ARTORIA GIBBONS
踏上職業之途
RED正在替ARTORIA紋身。
在那個馬戲團林立的年代,ARTORIA很快便察覺到若只靠雜耍表演,則不足以在激烈的競爭環境中維生。在一次嘉年華中與紋身師丈夫RED GIBBONS的相遇,得悉馬戲團「畸形秀」裡對紋身女性的需求後,ARTORIA為了改善其惡劣的經濟狀況,決定接受RED的建議,向他獻出其皮上的第一次。RED很快便在她的身體上刺滿一些宗教性的圖案,倆人因而展開了隨馬戲團到世界各地演出的冒險之旅。
CHARLES RED GIBBONS
早在十九世紀初,有些著名的紋身師會為自己的妻子紋身,作為一種對紋身技術上的證明,妻子同時成為展示紋身作品的最佳人選。ARTORIA的丈夫RED是當時數一數二的紋身師,遍佈ARTORIA全身的紋身更使他聲名大噪。然而RED的紋身在ARTORIA身上的效果出乎意料地好,甚至搶盡紋身師丈夫的風頭。
登峰造極
熱愛紋身的ARTORIA演出至八十六嵗高齡方休。
1921至1923年間可算ARTORIA的事業巔峰,於美國「玲玲馬戲團」(RINGLING BROS BARNUM & BAILEY CIRCUS)演出的她可謂名利雙收,高達二百美元的週薪在那個年代可謂極可觀之收入。及後ARTORIA穿梭於馬戲團、怪奇博物館、嘉年華等,直到八十六歲才告別其演出生涯。
紋身女性被昔日傳統社會「邊緣化」,身體像商品般展示人前,甚至猶如世界一大奇景的存在,然而此舉亦為當年社會地位仍較低的女性提供了自力更生的機會,甚至有助其事業發展,間接推動紋身文化,當中之利弊似乎不相上下。時至今日,有紋身的女性在社會中仍難免招致一些奇異目光,馬戲團的表演彷如換個年代繼續上演。若然以古為鑑,則看待女性紋身的觀點與角度相當值得我們反思。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