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紋身二三事】文字刺青與政治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撰文:宏

洛杉磯紋身師Norm(Eric Rosenbaum)的離世震動藝術界。他以看似隨心所欲的塗鴉而聞名,並將該街頭藝術以有力的刺青字法呈現 。Big Sleeps Ink將於十一月舉行活動,邀請紋身愛好者刺上Norm的名字以作紀念。

說起文字刺青,二十世紀初期,相對收費較低的Pork-Chop Sheets,簡單的字體設計也是重要元素。

本地大師Gabe 為碧咸刺上「生死有命 富貴由天」的書法字,將香港紋身業提升至另一層面。台灣的大毛也有很多星級客人。

讀報,有警察偽裝示威者而被打得遍體鱗傷,其背上刺上了哥德體「YOU SLEEP I GRIND」,是「你睡覺時我努力」還是「你睡覺,我咬牙切齒」?勉強解得通,有型與否,當然,很主觀。

已故洛杉磯紋身師Norm,IG︰normloveletters

有些文字刺青令人「黑人問號」。西方人愛好中文字,但在紋身師、客人不求甚解、一知半解下往往出現「雞湯麵」這種畫虎不成反類犬的笑話。

台灣跨媒介設計師馬賽Kyo設計了一款藝術雙向字,打直看是「香港」,打橫看是「加油」 ; 不少客人找紋身師刺上,好美。

「捽甩佢!」這是《PTU》的一幕,警長任達華在機舖呼喝蠱惑仔捽甩其頸上刺青。要甩紋身,可以做激光,當然要找有經驗、信譽良好的店舖(不是大陸那些幾百元打兩次危險而馬虎的服務),另一選擇是做Cover Up(蓋圖),修改舊圖。

筆者接觸的客人中,不少人的第一個刺青都是中文字或英文字,可能是某個重要人物的名字或一些自勉字句。最近接觸的一位客人,需要覆蓋黑實「智」字。該圖案還很Fresh,總而言之,越新的圖越難覆蓋。

蓋圖、改圖難度高,未必能一次完成,需根據實際情況而定。紋一次,待傷口癒合,再紋再補色。 價錢自然較高。 痛感方面,要將舊圖覆蓋,刺青師下針的力度肯定更猛、更暴力,在皮膚上多重疊色,過程絕不輕鬆。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