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治癒 創傷紋身技術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十六年前,一場印刷廠工業意外,José Alvarado失去了兩根手指的指頭部分。他來到伊利諾州門羅縣,一條只有數百人口的鄉村Hecker,在那裡的Eternal Ink Tattoo Studio接受了指甲視覺紋身(Fingernail Tattoo)。

Eric Catalano對José Alvarado進行指甲視覺紋身。

Eric Catalano有醫護紋身師之稱,技藝高超,利用墨水填補因事故或手術而留下的遺憾;他在傷痕上繪圖,使用接近膚色、較淺的色素和針頭來掩飾皮膚上的瑕疵和疤痕(雖然皮膚色的墨水、底色多達三十種,不過膚色較深者要獲得相同效果會更加困難)。

去年,Catalano在網上發布該指甲視覺紋身,竟有數百萬人看到此帖,他才發現很多人需要這種逼真的紋身。人們千里迢迢來到Hecker拜訪。

Mark Bertram失去兩根手指指尖,傷口是惡夢,新紋身令他回復信心。

其實,這種融合紋身技術是較新領域。大約四年前,亞特蘭大郊外一所學校就開辦課程,培訓一百多位這類型的紋身藝術家;不過這些作品在醫療保險中是屬於「裝飾性」,大多數不包含在保障條款。

Catalano是加泰羅尼亞人,本來事汽車買賣,後轉職為紋身藝術家,自學技術,「我的祖母患有乳癌,她與疾病鬥爭的勇氣,是我致力幫助別人的原因。」他的第一個指甲視覺紋身客戶,是四十六歲、在建築事故中失去了兩根手指指尖的Mark Bertram,「每次見到傷口,我再無法輕鬆繫鞋帶、打字或以相同的方式拿食物⋯⋯這間工作室讓每個人都笑起來。」

為乳癌康復客人進行了乳暈紋身。

他為Terri Battista進行了乳暈紋身(乳頭周圍的深色區域)。另一名乳癌康復者Sarah Penberthy十分感激Catalano,「以前照鏡,我覺得自己不是人。」他在她的胸部上紋上船錨,並刺有I REFUSE TO SINK的圖樣。

而三十二歲的波蘭人Leslie Pollan,來自密西西比州牛津市,是名狗隻繁殖員, 2014年,她被一隻小狗咬傷臉,接受了多次手術,「我去看過應該是孟菲斯最好的整形醫生,他們沒有給我希望,糾正不了了唇疤,我才尋找其他方法。」最終在Catalano「手術刀」下六小時,墨水掩蓋了唇疤,「這項服務是無價的,令我回復自信。」

Eric Catalano有醫護紋身師之稱。

Catalano每小時的紋身費用為一百美元,但在特設的Wellness Wednesday則不收費(一天最多可做八個這類傷患重建紋身);去年建立的GoFundMe頁面眾籌超過一萬二千美元,使得他暫時能夠捐贈自己的技能。

在醫療範疇上,對於這種紋身技術,引起了討論和爭議,不過從增長率看來,行業正在不斷膨脹中。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