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背後|採訪白羅斯示威 港攝記一度被捕 情急下記憶卡藏內褲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白羅斯總統盧卡申科(Alexander Lukashenko)在8月9日的大選中成功連任,觸發民眾質疑選舉舞弊,過去一個月持續上街示威;盧卡申科以武力鎮壓,多次衝突造成傷亡,大批民眾被捕。港人攝記A在當地採訪時亦一度被警方拘留,更被沒收了其中一張記憶卡,幸情急生智下成功將另一張記憶卡藏起來。

「01影像」訪問A及他的同事K,兩人年約30歲,由於仍身處當地,因此只以代號示人。

(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9月6日,白羅斯明克斯,示威者揚起巨大「白紅白」舊白羅斯旗,一人在旗下舉起雨傘。(受訪者A提供)

望港人放眼世界

A和K是自由攝影記者,由去年採訪香港反修例運動開始,為不同國際通訊社、外國及本地新聞媒體提供照片。他們觀察到香港人普遍對國際新聞不敏感,希望藉着以港人身份到外國採訪,將資訊帶回香港,能夠鼓勵港人放眼世界。又認為既然香港的示威者去年要求國際關注香港局勢,相對地也應該了解外國爭取民主的一代人。「我認為今時今日很多抗爭思潮推動,並不是因為地域界限的問題,而是抗爭中的示威者普遍有着相同類似的價值及追求。」又引述梁繼平觀點,指同理心將相同理念的港人連繫成為共同體,希望港人對外國民主運動也抱有同理心。

靠當地行家巿民提供協助

兩人從歐洲轉機到達白羅斯,9月2日入境,在明克斯機場已感受到氣氛肅殺。海關關員仔細檢查證件,用放大鏡觀察護照的每一個角落和摺痕,又多番問話。他們亦得知較早時候有多名歐美記者在機場被遺返。

他們未能聘請當地採訪助手(Fixer),唯一一名聯絡人在數周之前亦已因為感到人身安全受威脅,逃到波蘭。A和K只好透過互相網聯繫當地記者或示威者,並獲介紹相關人士及協助簡單的翻譯工作。就他們在巿面所見,民眾一面倒支持示威運動,普通巿民及示威者亦對兩人友善,亦對有亞洲面孔的記者到來採訪感到好奇。

在採訪過程中,不少示威者向A和K表示曾向香港示威者學習,包括使用Telegram通訊軟件溝通,以快閃式、流水式遊行和示威,使用「Be Water」策略。更有示威者說當地正醞釀類似香港「黃色經濟圈」的概念,呼籲抵制親政府或親俄機構和集團、支持本地產業,甚至呼籲外國企業撤出。

記者處境艱難 成警員優先目標

然而警方對他們的態度截然不同,普遍帶敵視心態,在拘捕行動中亦似乎傾向優先拘捕記者。白羅斯政府對當地傳媒採取發牌制度,媒體需向政府登記方可營運,在此時期外國記者的申請幾乎不可能獲得通過。然而即使是「擺正牌」的記者(主要是本地或俄羅斯記者),亦時常在現場採訪期間被警方拘留,部分更被起訴參與非法集結。根據A認識的一名當地傳媒TUT.BY記者說,過去3星期共有8名同事被捕,其中2名至今仍未獲釋。

A亦在當地時間9月6日下午6時被捕,大約4小時後,同日晚上10時獲釋。他憶述事發經過,當日下午採訪近十萬人參與的大遊行,示威人士由獨立廣場遊行至獨立宮,並與防暴警員對峙。同事K預計不久警方便會展開拘捕行動,已有心理準備隨時要跑。

9月6日,白羅斯明克斯,示威者揚起巨大「白紅白」舊版白羅斯國旗。(受訪者A提供)

親歷被捕 內褲藏記憶卡

A當時並非站在最前,以為警方會先拘捕站在他前方的示威者,於是當防暴警員突然向前衝,他只是連忙拍下照片,不料轉眼間防暴警員已在身後,並捉着他的背包。「我第一時間是希望除下背包逃跑。」但其他警員趕到,A料得自己無法脫身,心思轉移到如何保護之前拍下的照片。他的相機設有雙記憶卡槽,一張卡記錄JPEG檔案,另一張記錄RAW檔案,A趁混亂間警員不覺,在被全完制伏前將其中一張記憶卡收進內褲中。

A先被押到封鎖線之中,面對裝甲車跪地。警員搶去他的相機,他對警員說:「若你不喜歡,可以將照片刪去」,但對方冷笑下拳擊他後腦位置數下,令他感到暈眩,似是警告他要乖乖聽話,A隨後被押上裝甲車。

K與A相距一條行車線,他直言不敢相信A被捕,但自己亦被數十名防暴警員從後追趕,「見人便捉。」他跑至一個公園時,遇見一班剛遊行完的婦孺,他在當地採訪數日,經驗告訴他警方對女性的警戒心較低,於是混入其中,成功脫難。

問話後獲釋 被勸離開明克斯

A當時無法知曉裝甲車行駛的目的地,也不知道會否被長期關押甚至起訴。車上他被安排與另外兩名當地示威者坐在後座,警員自己則坐在前座,兩者中間隔着一個細小的圓型氣窗。A借助車廂昏暗環境,趁警員不覺與K取得聯絡。終於裝甲車到達警署,A再被警員問話3個多小時後獲釋,「可能我是外國人,所以沒有被脫衣搜身」,警員未有檢查照片已沒收了A相機中的記憶卡,但褲中保存了RAW檔案的記憶卡沒被搜出,重要的現場記錄亦得以保存。

在警署裏A與其他被捕示威者因言語不通只能有基本眼神接觸,他趁警員不為意與一名被捕示威者交換了IG,但至今仍然無法聯絡,估計對方很可能會被拘留至上庭審訊。離開警署時警方建議A離開明克斯,不過他和同事最終決定按原定計劃逗留至月底。

白羅斯至今仍然幾乎幾日都有示威活動,周末則會有較大型的集會。在有大型遊行示威的時間,巿中心及周邊仍然採取斷網措施,即使手提電話顯示收到訊號,卻無法接通互聯網。

採訪衝突時遇深刻經歷 香港也試過

A回憶在香港也有過深刻的採訪經歷。今年母親節(5月10日),警方晚上在山東街與通菜街交界包圍逾百人,其中包括在現場採訪的傳媒,警員向眾人近距離噴射胡椒噴霧,阻止記者繼續拍攝,並命令眾人蹲或跪下等候逐一查問。A亦是在場採訪的記者之一,滿身胡椒噴霧下對警方攝錄機鏡頭,朗讀全名及展示身份證和記者證後才獲准離開。他將香港現況跟白羅斯對比,指香港亦開始出現拒絕外國記者入境或拒批簽證的情況,竟與白羅斯打壓新聞自由的手法相當,深感諷刺。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