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月員須有無比愛心 再囉嗦也是想母嬰快樂:這是關乎生命的工作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陪月員,顧名思義就是「陪」伴產後媽媽坐「月」的服務員,所以她的職責不只在照顧初生嬰兒,還要關照剛分娩出院的媽媽。這份工作,不是自恃曾為母親便能勝任,兩個兒子早已成年的Sandy除要接受職業訓練外,更要付出無比愛心,聽她自豪地說,這兩年間經她照顧過的孩子已有十來個,就知這份工作給予她的滿足感有多麼大。

攝影:鍾偉德

懷抱着初生嬰孩,Sandy笑言那份親切感是別的工作無法給予的。

當陪月員,每周需工作6日,每日自早上起照料產婦及嬰孩8小時。工作始於每早9時,Sandy會先到街市買齊午餐及晚餐的餸菜,然後便前往服務對象詹太的家中。分娩過後的母親都疲憊又忙碌,作為新手媽媽的詹太也不例外,在休養之餘又要照顧孩子,每兩小時便要餵哺一次,Sandy在過程中雖不用幫忙,不過她每早的第一個要務就是要了解孩子上回喝奶的時間,因時間配合對哺乳尤關重要。心思縝密的她說:「媽媽吃飯和BB食奶的時間要互相配合,因這兩件事沒理由同時發生的,媽媽不能吃飯會很可憐,她未吃飽也會分泌不出母乳,所以每件事情要配合得很好,如BB早或晚了食奶,便需更改其他事情的進行時間。」

才11時許,詹太剛餵過奶,正安坐於廳中喝着早已準備好的代茶,「Sandy說產婦在剛分娩後是不喝滾水的」,又說孩子一到晚上便很精神,昨晚吵個不停,現在卻睡得很好。趁他已熟睡,Sandy就可專心地在廚房開戰,一邊煲湯一邊準備午餐,「產婦在分娩後要喝不同的湯水滋補,如煲雞腳會對她的皮膚好,亦有助分泌奶水;木瓜則可助子宮收縮,有利復元;我也會落些許花生,這都可幫助產婦供奶。」經她一說,足見陪月員要對食療有所認識。

除母親直接餵哺外,Sandy日常工作亦有開奶粉及翻熱母乳的需要。

現代管家 照料起居飲食

Sandy當陪月員的原因很簡單,就是:喜歡嬰孩,但她的工作卻不只圍着嬰孩在轉,還得照顧產婦、她剛下班的丈夫甚至是「四大長老」,所以她整天說得最多的除了是「BB」和「媽媽」,就是「配合」二字。

訪問當日正巧詹先生休假在家,Sandy準備了連同自己在內的三人分量兩餸一湯午餐,菜式看似簡單,但所選的材料卻是經Sandy一番心思安排的,「陪月員初來工作的第一周多是用來跟接受服務的爸媽磨合,因為每家人的習慣都很不同,飲食習慣尤是,有的喜歡味濃,有的卻喜歡吃得清淡,就算是『淡』,標準也有不同,因此我們要花時間配合。」

菜式平常簡單,但每款皆是精心炮製,食材更要按產後婦女的需要而挑選。

太太每餐吃下什麼,Sandy都會一一記錄下來。

生命工作 老套但千真萬確

午飯後,下午一連串的工作又要考驗她把每個小節互相配合的工夫:既要提醒詹太每兩小時餵一次奶,又要在嬰孩喝奶後的45分鐘為他洗澡,還要預留時間煲薑水給詹太洗澡和煮晚飯。她的工作宛如管家般,確保一切可在她的掌握之內。

憶述廿多年前,Sandy自己坐月時哪有陪月的服務,當時買餸煮飯餵奶洗衫皆是一腳踢,嬰兒吃飽了就到自己吃飯,吃過後又是時候再餵他,1980年代並未流行紙尿片和私人洗手間,因此她就連洗尿布也要抓緊在洗手間無人使用時處理。陪月員服務普及只是近年的事,社會富裕了,媽媽想對自己好一點,便選擇聘用陪月員幫忙,政府亦設立了合資格的陪月員課程,由助產護士教授照顧嬰兒的正確技巧,Sandy就是在兩年前到仁愛堂修讀課程,學到的也教這位已為人母多年的她大開眼界。「以往開奶總在拼命搖,搖到整個奶樽都是泡,但原來正確的做法只須翻一翻即可;掃風方式以前是各師各法,在課堂上則教授一種標準的方式。」

我的工作就似是當一隻袋鼠,將嬰孩與太太們都放進身上的袋裏,因為大人和小孩都很需要我的照顧。
Sandy

陪月員日常會跟服務家庭一起吃午餐,讓彼此藉食桌而有更深了解。

她續說:「傳統育兒方式之所以能流傳下來,一定有着它的理由,但現今的新思維亦有可取之處,我在上課時就是要探索新舊方法碰撞之下所產生的化學作用。」取得從業資格後,會堂就為Sandy等畢業生介紹第一份工作,隨後就是僱主之間的互相介紹,使她可繼續獲得工作機會。

曾短時間當過家務助理的她,就明白兩者之間的分別:短期全職陪月員比散件式的家務助理工作收入穩定,但難度也較高,因為家務助理抹地抹得不好可以再抹,但陪月員若把嬰兒照顧欠妥,過了就不能回頭,因此現在當陪月員的她要更加用心。

上一代人對掃風方式眾說紛紜,Sandy現在只會用培訓時學得最標準的方法。

再是囉嗦 也想母嬰快樂

但沒有比對嬰孩的愛心更重要的事,即使行業再興旺,Sandy還是用一句老套的說話來評價現今的工作:「這是關乎生命的工作。」

即使相隔逾20年,Sandy現在對照顧嬰兒的感覺也不陌生,一見他們,自然會有着純熟的手勢,不過她就覺得自己總是分外囉嗦,整日煩着太太們:「醒來就要多穿衣服免得着涼」、「BB的衣服要穿好一些,否則替他換片時弄污了便無法替換」,就連新手媽媽詹太也不禁分享Sandy的囉嗦事迹:「我之前要帶孩子到健康院打針,Sandy多番提我要遮掩着他的雙眼,因為太陽很猛,若他突然睜開眼睛就會很刺眼。不過要是她不提醒我這些細微的地方,我本也不會為意。」

來到服務對象的家中,Sandy有不少時間都在她們的廚房裏工作。

嬰孩剛又喝了一回奶,Sandy以在課程學回來的標準方法為他掃風再抱他入懷,這是Sandy照顧過的第幾個孩子呢?她就很自豪地說:「我至今已湊了近20個BB了,現在還有跟那些家庭聯絡,聖誕新年也會發短訊互相問候,甚至在過年時去探望他們。」

詹小朋友今日很安靜,稍有餘暇的Sandy可繼續說下去:「每次一入新單位,跟要服務的先生、太太和BB都很陌生,但隨着相處時間增加,大家也會建立起感情來。由BB從醫院回家的第一天,天天看着他長大,放了一天假回來,他又大了一點,很可愛。又見着太太們由產後的疲累至逐漸恢復體力,BB從醫院回家的第一天逐漸成長,即使他們不是我的家人,我也覺得很滿足,這種愉快的感覺是其他工作中找不到的。」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