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死為大|調查指中國喪葬費用佔年收入近半 貴在哪裡點解咁貴?

撰文:何安
出版:更新:

英國人壽保險機構「SunLife」近日公布一份全球喪葬費用調查報告,報告顯示,世界各地平均喪葬費用,約為當地人年薪的10%。其中喪葬費用佔全年收入比例最高的地方是日本,中國及德國則緊隨其後位列二三。
調查顯示,中國平均喪葬費用約為37375元(人民幣.下同),約佔全年平均收入45.4%。
在中國,不同地方、形式的喪葬,費用可謂差天共地:最便宜百多元就能成事,最貴則可達致「天價」。「天價」喪葬最主要受所謂「風水寶地」影響,而民間奢侈攀比之風對此亦有推波助瀾的作用。

喪葬是人一生中最後一件大事。(新華社)

據「SunLife」方面介紹,報告是希望藉此了解各地喪葬費用對一般家庭生活的影響。機構負責人認為,影響費用高低的因素,有傳統文化、整體生活成本及喪葬物品成本等,並預期未來喪葬費用仍會上升。對於中國的情況,其排名第二只是因為所佔的比例較高。單從喪葬費用來看,實際上遠低於歐美多國。以德國為例,當地平均喪葬費用為6880歐元(約合人民幣5.6萬元)。德國人的年收入較高,喪葬費用僅佔年平均工資16%,但已經是歐洲國家中排名最高。

中國平均喪葬費用佔全年收入達45.4%

「喪」指去世後相關的治喪儀式,「葬」就是埋葬方法。報告指出中國的平均喪葬費用約3萬元左右,但事實上不同形式、地方的喪葬費用差異極大。一般而言,喪葬費用可分為三大部分。第一是基本項目,包括遺體接運、冷藏、火化、骨灰寄存,由政府定價。第二是服務類的附加專案,包括壽衣、穿衣、淨身、美容、禮儀隊、靈柩、場地租用等,由政府指導價格。第三部分就是實物類的附加項目,包括花圈、鮮花、鋪蓋、儀式、骨灰費、墓地等,由市場自行調節價格。對整體喪葬費用影響最大,就是第二及第三部分。

+1

以首都北京為例,按照《北京晨報》在2017年的一篇報道,市中心知名的八寶山殯儀館,基本收費是遺體接運250元、遺體保存90元、一般整容150元、小型告別廳200元、遺體火化380元、抬屍80元、紙棺280元、骨灰寄存50元、其他110元。應收費用合計1590元,扣除市政府推出的優惠,實收費用為950元。稍微高級少許的套餐,收費則為3580元。

據八寶山殯儀館服務中心主任周衛華稱,八寶山殯儀館大多數的殯儀服務,收費都在3000元至5000元之間,超過5000元是相當罕見。此外,北京市民去世後會有5000元的喪葬補助費,故單純就殯儀服務而言,市民的經濟壓力不大。低保、低收入家庭,政府更有提供免費基本殯儀服務,一場葬禮只需要支付抬屍費、引導服務費,總計130元。

農村陋習難改:辦喪事花費全家年收入10倍

不過,中國許多農村地區實際上仍是陋習難改,為喪事大肆鋪張浪費,以致費用極高。例如在2017年,官方傳媒《新華網》就發現在湖南邵陽市,有家庭為亡父操辦一場「體面一點」的葬禮,一口氣連擺三天「流水席」,每日三餐、每餐25圍枱,還有法事、樂隊、哭喪團隊,甚至在追悼會上安排演藝團隊表演。此外,亡父出殯時相當大陣仗,十多輛車帶領後方三架大巴浩浩蕩蕩,大巴上有樂隊演奏、「臨演」,沿路不斷放炮仗。最終,單是「喪」的費用就高達40萬元,是全家年收入的10倍。

貴州貴陽曾經有一戶人家,在街道上擺酒席大辦喪事,不但影響交通,而且炮仗聲十分擾民。(國際在線)

北京墓地每平方米價格比樓價更高

「喪」是豐儉由人,「葬」亦一樣,但後者的費用就更加誇張,甚至已出現「墳地產」的現象。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墓地價格會數倍於當地樓價。《參考消息網》在2018年的一篇報道中提到,中國大城市的墓地日益昂貴而緊缺,毗鄰八寶山革命公墓的八寶山人民公墓,自2012年起就爆滿,已不可能再買到墓地。市內其他公墓則動輒要10萬元以上,每平方米價格比樓價更高。其中最受歡迎的天壽陵園,最貴的墓地索價約100萬元。

《新京報》在去年亦曾經指出,中國最大殯葬服務供應商福壽園的2018年年報顯示,墓園服務營收在總營收中佔比高達86.4%。排除8403個公益性墓地,12509個經營性墓地共帶來12.82億元的收益。換言之,福壽園一個墓地平均要10.25萬元。

毗鄰八寶山革命公墓的八寶山人民公墓,據報自2012年起就爆滿,已不可能再買到墓地。(中新社)

土葬因墓地而費用高昂,火葬卻不會比土葬便宜多少,所必需的骨灰盒近年都有邁向「天價」的跡象。去年底,湖南寧鄉市殯儀館發出通知,停止對自帶骨灰盒的家屬提供相關服務。事件引起猛烈批評後,通知被撤回,殯儀館兩名負責人被暫停職務,更揭發「天價」骨灰盒與殯儀館之間疑似有利益輸送。

湖南寧鄉市殯儀館內的「天價」骨灰盒。(網上圖片)

當時的報道提到,殯儀館中標的政府採購單價最高骨灰盒為每個6001元,售價卻高達1.28萬元及1.48萬元,利潤率113%及150%。殯儀館在2018年共火化約1.1萬具遺體,單是骨灰盒的營業額就有超過500萬元。有家屬在受訪時坦言,雖然任何一個骨灰盒都差別不大,但一般都會選擇售價千元以上,主要就是因為「面子」。

改革成效不彰 地方強推火葬激民憤

近年來,中國都有針對喪葬亂象進行改革,可惜成效不彰。民政部在2018年起草《殯葬管理條例(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是該條例自1997年實施後首次大規模修訂,提出中國要建立基本殯葬公共服務制度, 堅持殯葬事業的公益屬性。起草說明部分直接表明,殯葬管理工作遇到一些新情況和新問題,包括殯葬商品和服務價格虛高,公墓墓位價格貴、佔地多、墓碑大。但時至2020年,修法一事只聞樓梯響。

江西省強推「綠色殯改」激起民怨沸騰。(資料圖片)

此外,江西省在2018年夏天率先推行「綠色殯改」,要求不論身份、地區,所有喪葬都要全部火葬。惟「綠色殯改」展開後,江西多處出現「搶棺砸棺」亂象,執法人員強行入村入屋抬走棺木集中銷毀。有報道更提到,強推「綠色殯改」引發自殺浪潮,安徽安慶市有6名老人家,趕及在新規定實施前自殺以求全屍安葬。強推「綠色殯改」激起民怨沸騰,甚至最高人民檢察院機關報《檢察日報》亦刊文,狠評有關做法「簡單粗暴」,「不人道、不合法,應當立即叫停」。

「SunLife」的這一份調查報告,直接揭示中國人在人生最後一件大事上有相當的負擔,「不敢病」之餘,如今也已經「死不起」。而如何在推進殯葬改革以改良風俗的同時,又做到尊重死者、節約費用、文明執法,著實考驗中國政府的治理能力。

發表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