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覽回顧丁丁歷程 Popup store部分限量商品全港得一件

撰文:陳奉京
出版:更新:

「我的老師Deschamps先生告訴我:『你需要製作一些不一樣的東西,才能獲得人們的注意。』」比利時著名漫畫家埃爾熱(Herge,原名Georges Remi)在1929年創作出「丁丁」(Tintin)這個角色,直至丁丁漫畫系列於1988年停止更新的半個多世紀裏,「丁丁」成為享譽全球的漫畫角色。
香港歷來最大的一次丁丁展覽「丁丁的世界」已於太古坊開幕,讓我們一同回顧埃爾熱的創作生涯以及丁丁如何走過了半個世紀。與展覽同時開張的,有三家Popup Store,售賣有關丁丁的商品,部分商品為限量版,在香港僅有一件。

「丁丁的世界」在Artistree開幕。(張浩維攝)
「丁丁的世界」展覽入口。(陳奉京攝)
Tintin is me wanting to be heroic and perfect…
埃爾熱

筆下的丁丁在世界歷險 作者自己也面對過不同爭議

漫畫中的丁丁,是一位富有正義感又才能出眾的比利時記者,他周遊世界,與不同的壞人鬥爭。丁丁漫畫誕生之後十幾二十年的時光裏,正是世界處於動盪、戰事頻仍的時代,丁丁的正義感、勇敢征服了漫畫的讀者。埃爾熱不止一次說過丁丁就是他自己——或者說正是他想成為的自己,而他在創作生涯也面對過不少的挑戰。

Tintin is me… my eyes, my feelings, my lungs, my guts!... I believe I am the only person able to animate him, the only person able to give him a soul.
埃爾熱
埃爾熱在1940年代曾對《丁丁在剛果》作出刪改,糾正美化殖民主義的內容。

埃爾熱人生中最大的一次挑戰,應該是1944年比利時從納粹統治下解放後,埃爾熱工作的雜誌社被迫關閉——這家雜誌社在納粹德國1939年佔領比利時後,就一直在納粹的監管下繼續運作;而埃爾熱和同事也面臨「納粹合謀者」的罪名可能遭到起訴,儘管後來經過調查後政府放棄了起訴,但他仍繼續遭到了社會的指責。

另外也因為時代的局限,部分「丁丁歷險記」的題材放在今天的目光下審視,難免顯得不那麼「政治正確」,不過這些都是埃爾熱死後很多年的事了。2007年,正好是埃爾熱誕辰一百週年,也是他的作品惹起非議最大的一年,剛果人Bienvenu Mbutu Mondondo向比利時法庭提出起訴,要求法庭頒令禁止1930年出版的《丁丁在剛果》(Tintin in the Congo),理據是該書有種族歧視、宣傳殖民主義、獵殺野生動物等問題,但法庭最終拒絕了起訴要求,認為漫畫在殖民時代(當時剛果由比利時統治)完成,作者沒有歧視的動機和願望。雖然Mondondo最終起訴失敗,但2007年,一些地方的書店、圖書館就決定將《丁丁在剛果》列為成人書籍或需特別預約的書目;不過爭議同樣引發了讀者的好奇,使得《丁丁在剛果》銷量大昇,迄今為止的銷量在丁丁歷險記裏排名第二。

事實上,在1946年,埃爾熱已對《丁丁在剛果》作出了部分刪改,後來出版商也在漫畫的前言加入了一些說明。埃爾熱在晚年的時候也承認早期的一些內容並不合適,甚至認為是自己年輕時的罪過。

Tintin is me and we will disappear together.
埃爾熱

展覽現場(點擊放大↓):

+26
埃爾熱與中國藝術家張充仁的友誼,是一段佳話。(陳奉京攝)

與中國藝術家的一段友誼 《藍蓮花》成丁丁轉折點

在一些中國人眼中,丁丁也有歧視中國人的成份,比如有人認為《丁丁在蘇聯》(Tintin in the Land of the Soviets)裏出現的兩個留辮子的中國劊子手、《丁丁在美洲》(Tintin in America)裏丁丁的隨行小狗害怕成為中國人的盤中餐,都是對中國人的歧視。但1934年出版的以中國為背景的《丁丁歷險記藍蓮花》,描繪的中國人形象卻十分正面——有人也認為這是丁丁漫畫系列的轉折點,此後的埃爾熱在創作漫畫之前會作更詳細的了解,力求對當地文化作出更準確的描繪。他曾在訪問中說過:「在創作《藍蓮花》時,我發現了一個新的世界。」

《藍蓮花》與《丁丁在西藏》封面。

在創作《藍蓮花》時,埃爾熱的中國籍好友張充仁幫助了他。張充仁是一位在比利時留學的藝術學生,他與埃爾熱的結識和交往,不僅促成後者決定創作《藍蓮花》,並且參與了當中的部分繪圖,如書中的中文標語「打倒帝國主義」、「三民主義舊中國」等等就出自張充仁之手,而且他也在漫畫中充當了一個角色(部分中文版把這個角色翻譯成「張仲仁」)。

兩人友誼深厚,可惜張充仁在1935年回國後,因戰亂的關係,兩人斷絕了聯繫40多年,直到1981年張充仁訪比利時,兩人才重逢。因為《藍蓮花》表達了對中國抗日的支持,蔣介石夫人宋美齡在1937年曾想邀請埃爾熱訪問中國,但同樣因為戰亂的原因而未能成行。在失聯的四十多年裏,埃爾熱借《丁丁在西藏》表達對張充仁的思念,故事開頭正是丁丁的好友張充仁乘坐的飛機在西藏失事,身在彼邦的丁丁卻聽到了呼救聲,於是動身前往西藏尋找好友。

這件在popup store出售的工藝紀念品,全球限量200件,香港僅有一件出售。(張浩維攝)

逛完展覽,想擁有有關丁丁的東西,不妨逛一逛同期舉行的Popup store,有各期的丁丁歷險記英文版,有各期封面做成的明信片,還有呈現漫畫場景的工藝品……部分為附有編號的限量商品,太古坊Popup store的其中一件商品全球限量200件,在香港只發售一件,售價16500元港幣。

限定店商品(點擊放大↓):

+9

「丁丁的世界」展覽及太古坊popup store

日期:11月17日至12月26日(逢星期三至日)
地點:ArtisTree(鰂魚涌英皇道979號太古坊康橋大廈1/F)

丁丁popup store@太古城中心

日期:即日至12月27日
地點:鰂魚涌太古城道18號太古城中心4樓扶手電梯前

丁丁popup store@中環

日期:11月25日至12月22日
地點:中環擺花街1號

你可能感興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