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六十年代紅遍香港 Joe Junior分享後生靚相 親授歌手成功秘訣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有些人看不起歷史,或不看歷史,更看不起老人家,說那是「古老」。但是,他們錯過了兩者所蘊藏的智慧。難道你每天早上起來,看看手機、留意社交媒體說些什麼、朋友輩說些什麼,盲頭蒼蠅遇上談論冰雪的夏蟲,不分析反省,可以有獨立思考?

【文章原刊於01撐場,歡迎下載香港01 app,與更多作者一同討論喜愛話題。】

有一個長輩:六十、七十、八十年代至今,還站在台上唱歌,唱了五十多年,而且精神奕奕、充滿智慧,是怎樣的一個人,才有這種本領?Joe Junior輕鬆地答:「只要喜歡一件事情,便沒有難度。

Joe Junior,又叫祖尊尼亞,在香港長大的葡萄牙裔歌星,他在聖若瑟書院唸書,不懂葡文,比起你我還「香港仔」。他在六十年代出道,樣子英俊,俘虜千千萬萬的女歌迷,是當年的灼熱巨星,他的一首名曲《Here’s a Heart》紅到國際;近年,還出了兩張唱片叫《Timeless Memories》和《Timeless Memories II》。我很喜歡「timeless」這個字,卻不是它的一般解讀「永恆」,我愛稱它為「無時空」:前世、今生、上輩子、下半生、去年、今夕……不用搞清楚時空。從外國酒店的被堆爬出頭來,不知何年、何月、何地,那感覺爽死。最近,Joe的歌曲還上了Spotify,這個人,文質彬彬,其實挺潮爆,生命永遠淘汰不了他。常常在太古城見到他慢跑,氣也不喘,勇往直前。

六十年代,在香港大紅大紫的歌星,能夠走過數十個寒暑,到了今天仍然活躍、擁有地位和大量樂迷的,女的應該是徐小鳳,男的算是Joe Junior。

Joe Junior出道初期,是「番書仔」,只有十來歲,他一面唸書,一面和朋友「夾 band」,樂隊叫「The Zoundcrackers」。(Joe Junior提供)

Joe Junior 出道初期,是「番書仔」,只有十來歲,他一面唸書,一面和朋友「夾 band」,樂隊叫「The Zoundcrackers」,每逢週末,他們在尖沙咀的一家夜總會表演。1966年,有一位音樂人,在中環的大會堂舉辦流行音樂會,主角是英國的當紅樂隊,叫「The Searchers」,這音樂人正要找一隊本地的樂隊助慶,他覺得Joe Junior唱得很好,於是邀請他們五人去做演唱會的嘉賓;恰巧鑽石唱片(Diamond Records)的負責人也看了他們的表演,驚為天人,立刻為他們出了一張唱片叫《Once Upon a Time》,樂隊於是紅了起來。在1967年,鑽石唱片再為他們錄了兩隻「A Go Go」(阿哥哥) 跳舞節奏的歌曲,依然受歡迎,可惜隊友們有一個要移民,另一要回馬來西亞老家,結果,Joe Junior只好另組一隊樂隊叫「Joe Junior & Side Effects」,於同年的11月,出了一張唱片,裏面有一首歌叫《Here’s a Heart》,弄得香港當時的青年男女歡欣若狂,它在香港電台的歌曲榜,雄霸了七個星期的首位。Joe Junior對我說:「哼,就是這樣,我從1967年開始唱這首歌,唱到現在2019年,還是有人要我唱下去!」

【↓↓↓↓↓按圖放大看Joe Junior後生靚相及出道經歷!↓↓↓↓↓】

+12
+11
+10

過去數十年,Joe Junior 出了18隻45轉唱片、七隻黑膠大碟、八隻CD,和踏上數以千次計的舞台台板。

能夠和這位秀出班行的前輩聊天,當然要代表年輕人向Joe Junior施展「吸精大法」,問他成功之道,前輩說話要言不煩。下面「拳拳到肉」的問答,對今天流行歌壇的年輕歌手,尤其有用:

問:歌星如何唱好一首歌?建立個人風格?

答:遇到一首歌曲,便認真地思考,真的喜歡這首歌嗎?覺得這首歌好嗎?如果有懷疑,便不要唱,因為自己都不相信要做的事情,便無法成功地演繹歌曲,或唱出感情去打動觀眾。

自己都不相信要做的事情,便無法成功地演繹歌曲,或唱出感情去打動觀眾。(Joe Junior提供)

問:唱了數十年,為何依然每次上台表演都這般棒?

答:勤力、勤力、勤力。所有事情都要經過最初的磨鍊,找出了方法後,便是不停鍛鍊,工多藝熟。每次表演,嚴謹的歌手一定會戰戰兢兢地準備多時,Diligence is the mother of good fortune。

問:對不起,以你的年紀,為何在台上精力充沛,仍是「勁度」十足?

答:好的歌星,要經常運動。唱歌是體能工作,想想,兩個多小時,在台上又唱又跳,還要應付事前的大量工夫,必須強健體魄,操好自己的肺腔,不可怠慢。我常常運動、練力、練氣。不過,這些事情,總得要「勤力、勤力、勤力」。

Diligence is the mother of good fortune。(Joe Junior提供)

問:差不多五十多年了,你在這行頭,如何屹立不倒?

答:出道時的成功,當然有幸運的因素,但是,往後的日子,我也經過高山低谷。遇到低谷,最容易的念頭便是放棄,如果你不喜歡這份工作(當然不能隨便成為借口),只好放棄,但是我告訴自己:「我是完完全全地喜歡唱歌的工作,不會有別的工作,比這一份更適合自己。故此,歌手要熱愛自己的工作,在困難中尋找生機,在沮喪中尋找樂趣!」就是這樣,我從來不會討厭過自己唱歌的選擇,相反,在失意的時候,只會更加勤力,否則當機會突然到來,自己卻沒有水準來吸引觀眾。唱歌不是「工作」,要把它看成終生的「專業」。

出道時的成功,當然有幸運的因素,但是,往後的日子,我也經過高山低谷。(Joe Junior提供)

問:你如何保養聲線?因為當我閉上眼睛,你的聲音依舊好像年輕人?

答:答案是「紀律」。許多人以為來到娛樂圈,只是「玩玩」,這不對的,歌星比起任何人,更需要紀律,確保自己不會叫身邊的人失望,確保自己要順利完成工作。多年來,我不煙、不酒、不喝冰冷飲品,絕不讓自己的聲帶受到損害,因為聲帶退步,是對不起觀眾。態度決定習慣,習慣便決定你的成績。

問:如何在台上,把觀眾迷住?

答:做歌星的,有所謂「聲、色、藝」,色相只是一時,最重要是「聲」和「藝」,沒有聲音和唱功,誰會有興趣欣賞你。在流行音樂裏,唱功是最要緊的一環,歌星要唱出歌曲的「感情」。感情,便是能夠感動別人的演繹方式,不要模仿別人,那是別人的感情,不是你自己的;更不要用一些花巧的歌唱裝飾,希望別人以為那是感情,聽眾是會看穿的。要真真實實地了解一首歌曲的音樂和歌詞,用你的感覺和回憶,一字、一字地問自己如何處理輕重、快慢、高低? 

問:數十年了,還有一大批歌迷追隨你,你是如何把他們留住?

答:我時時在想,別人稱一位歌者做「superstar」,不過只是某年某刻的現象,很快變成假象,沒有歌星是聽眾非愛不可,而「超級巨星」往往只是宣傳字句。歌星和歌迷的真實相處,應該猶如「朋友」,朋友的關係,才是永恆的;一位好朋友,可能不常常見面,但是,你會驀然想起他,想去探望。試試用這一種方法,真心真意,不慍不火,把歌迷視為朋友,歌迷是會感受到的,日子久了,那份精神上的交往,是悠悠不變的。

問:歌星如何在市場「定位」?

答:歌唱市場,有大有小,有時候,想大卻變小,想小卻變大,很難由一位歌者自己決定的;歌者可以做到的,便是要挑一些自己喜歡而又自信可以演繹得好的歌曲來唱,久而久之,便會出現一個方向。好像我,自問中文歌曲不是我的強項,除了玩玩,錄過兩首廣東歌曲之外,我一向專注英文歌,也不會隨便說要突破,唱一些「強自己所難」的歌曲;就是這樣,數十年來,「英文金曲」,便成了我的定位。定位需要時間和耐力,不能操之過急。

「英文金曲」就成了Joe Junior的定位。(演唱會海報)

問:香港的音樂人和歌星,經過八十、九十年代的高峰,如何在低潮的今天,東山再起?

答:以往,音樂是「大眾市場」;未來,它會是不同的「小眾市場」,所以,不用遷就你心目中以為存在的大眾市場,其實無論那類「歌種」,只要你唱得好,就會有知音人。歌星要不斷磨鍊自己,把唱歌的短片放上internet,把知音人一個又一個地維繫。互聯網是跨城市、跨國家的,終於有一天,時機到來,會跑出一個香港樂壇的再風光。但是,如果大家沒有努力,只是草率地弄些沒有水準的東西,誰又會在意香港呢?正如六十年代的香港,我們很努力,有些樂隊的水準,媲美世界級,別人便會關注香港的音樂。

問:一個歌手如何自處?

答:唱自己喜歡的歌、做自己喜歡的事情、保持自己的最佳狀態,不要想太多,也不到你去想,交給命運安排你餘下的路。

Joe Junior在11月,會有兩場演唱會,分別在沙田及中環的大會堂。我先睹為快,看了他9月中在荃灣大會堂的演出,非常感動:金曲當中,我喜歡的是《Too Beautiful to Last》和《You Raise Me Up》。

Joe Junior在11月,會有兩場演唱會,分別在沙田及中環的大會堂。(作者提供)

香港可貴的地方,是中西文化在這小島,一百年以來,徹徹底底地融和,然後這融和傑作,又再發揚光大。在Joe Junior的演唱會,台上的歌手都是講廣東話,可是,全場唱的,卻是地地道道的西方歌曲,而且,閉上眼睛,還以為是一批外國人在台上演出。  

撰文:李偉民

【編按:文章題目為編輯所擬,原題為「香港歌壇屹立不倒金童子 Joe Junior:給年輕歌手的十個貼士」​】

(以上文章內容均屬用戶提供,香港01不為任何用戶內容而衍生或遭受之任何損失或損害承擔責任。)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