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拉德阿丹拿】因反抗希特拉含冤入獄 戰後成西德總理深得民心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編按:要做一個成功的國家領導者很難,要做一個受人尊敬喜愛且能流芳百世的領導者更難,但前西德總理阿丹拿做到了,且看下文作者介紹這位偉人的歷史故事吧。

【文章原刊於01撐場,歡迎下載香港01 app,與更多作者一同討論喜愛話題。】

康拉德·阿丹拿(Konrad Adenauer,1876-1967;總理任期:1949-1963)。二戰落幕之後,帶領曾經被戰火蹂躪之聯邦德國振作復興,重新於國際舞台上站立的推手,身為聯邦德國(西德)首任總理,也是1953年美國《時代》雜誌(TIME)的年度風雲人物,阿丹拿先生誕生在昔日德意志帝國的科隆市(Köln),父親是法院書記官,自己則擁有專業法學與經濟學背景。1906年時,他獲得所屬保守派天主教中央黨的提名,順利當選為科隆市的市議員,首度跨入政壇。3年之後,進一步被提拔為科隆市的第一議員兼副市長一職,掌管城市財政與人事科目。

「最偉大的日耳曼民族英雄」 阿丹拿(Konrad Adenauer,1876-1967;總理任期:1949-1963)。(konrad-adenauer.de)

到了第一次世界大戰即將進入尾聲之際,他不只以41歲的年紀,就任為故鄉科隆市的市長,更是當時全德國所有一線大城市裹年紀最輕的地方首長,更受邀進入普魯士貴族院。但隨着德國淪為戰敗國,在背負沉重民族尊嚴掃地與龐大國債壓力下,行走偏鋒的納粹黨與希特勒趁勢崛起,同時透過民主機制,用選舉制度掩護,徹底掌握國家。然而堅守基督教信仰價值,主張自由博愛,反對獨裁專政的他,此刻選擇挺身而出,變成當年罕見公開批判希特勒,更不願與其在政策上合作的地方父母官!

他不只以41歲的年紀就任為故鄉科隆市的市長,更是當時全德國所有一線大城市裹年紀最輕的地方首長,更受皇帝之邀進入普魯士貴族院。(walter-dick-archiv.de)

首先,阿丹拿拒絕在科隆市市區懸掛納粹黨黨旗,就連希特勒貴為總理身分到科隆市展開巡視時,他也不願意到機場去迎接、但如此作為也惹毛了納粹高層,阿丹拿被下令剝奪了市長的職位,還多次因莫須有之罪名被捕入獄,淪為了納粹狂熱份子,也就是成千上萬「希粉」口中,不識相、不合群,應當被第三帝國人民所唾棄的叛徒。

A thick skin is a gift from God.

捍衛真理的人,不會是永遠孤單的。就在納粹政權於1945年瓦解倒台之後,獲勝的西方盟國器重他不向希特勒妥協和低頭的特點,所以點名恢復他原有科隆市市長的資格,並鼓勵他角逐新成立聯邦德國(西德)的總理一職。英美兩國均希望藉由他的帶領,能讓後希特勒時代的新德國能夠走出一條不一樣的道路。

英美兩國均希望藉由他的帶領,能讓後希特勒時代的新德國能夠走出一條不一樣的道路。(公共領域圖片)

1949年,他領導從天主教中央黨轉型為「德國基督教民主聯盟」(Christlich Demokratische Union Deutschlands),當時已經73歲的阿丹拿,在首屆聯邦德國議會的總理投票中,最終以1票之差,驚險地當選為首任西德總理。而他也隨即展開與西方民主世界一連串的斡旋與談判,在強烈承諾未來西德政府絕對會傾向自由同盟陣營的前提下,阿丹拿懇求各盟國夥伴們可以高抬貴手,除保有西德本身的國家自主權外,更呼籲各國不要再毀壞西德僅存的公共設施與公民營工業設備,以維持西德的經濟命脈。在他的努力爭取與盟友們的首肯下,各項基礎建設的保全,讓整個西德工商環境獲得了喘息的機會,更奠定了日後西德重工業突飛猛進,甚至成為歐洲工業火車頭的重要基礎。

另一方面,他也大力介入戰後西德各地勞資雙方的協議訂定,替無數德國藍領勞工階層爭取到較大的決策權與福利,也保持住日後持續到二十世紀八零年代間,西德人民最自豪的勞資關係之穩定與和諧。

他也大力介入戰後西德各地勞資雙方的協議訂定,替無數德國藍領勞工階層爭取到較大的決策權與福利。(cvce.eu)

至於在外交上,他也不停地尋求西德能重返國際各大組織的機會,並迅速恢復西德的獨立自主地位,以擺脫西方盟國在西德境內所謂「半殖民」的尷尬情況;同時阿丹拿和共產蘇聯亦達成了多項主要協議,一方面順利將前納粹德國戰俘釋放回國之外,並與蘇聯建立起了正式對等的外交關係。

此外,另一個極為重要的國際成就,就是他和德國最可敬的鄰居,也就是兩次世界大戰都打得你死我活的法國政府,簽訂了相當關鍵的「法德互助條約」(Franco-German cooperation),確立二十世紀中期以來整個歐洲區域整合的概念與精神。

連任14年西德總理,後來以健康因素辭退大位的他,於1967年的4月以91歲的高齡安詳辭世;西德政府以最高規格,替阿丹拿先生在科隆大教堂裹舉辦了一場莊嚴肅穆的國葬,整個東西方社會更紛紛表達對這位偉大政治家最崇高的致意與不捨。

西德政府以最高規格,替阿丹拿先生在科隆大教堂裹舉辦了一場莊嚴肅穆的國葬,整個東西方社會更紛紛表達對這位偉大政治家最崇高的致意與不捨。(TIME/pinterest)

如今,在德國各大城市,你我都可看見冠上阿丹拿先生名字的道路,而他的故鄉科隆/波昂機場(Flughafen Köln/ Bonn),也將正式名稱訂定為「Köln Bonn Airport Konrad Adenauer」,以用來緬懷這一位近代德國最出色的領航者。

他的故鄉科隆/波昂機場(Flughafen Köln/ Bonn),也將正式名稱訂定為「Köln Bonn Airport Konrad Adenauer」,以用來緬懷這一位近代德國最出色的領航者!(Raimond Spekking /維基百科)

2003年間,德國電視二台(ZDF)進行了「最偉大的德國人」(Unsere Besten)總票選。結果公布後,第二名是「宗教改革之父」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他,阿丹拿先生,復興德國的不朽推手,登上了第一名的位置!

值得一提的是,各位愛車的好友們您知道嗎?

二十世紀五零年代,堪稱今日Mercedes-Benz豪華主管大車S-Class原始雛型的Mercedes - Benz 300D,當年在車壇的綽號就是「阿丹拿號」(Adenauers)喔。原廠代號為W189的300D,搭載直列六缸3.0升汽油引擎,擁有180匹馬力,同時標準配置三速自排,更可以加價選配動力輔助煞車、動力方向盤以及中央空調系統,可說是一部不折不扣的劃時代房車旗艦,而正因為這是當初阿丹拿向西方盟國爭取西德自主權與保護西德工業基礎後,西德工程師們所精心開發出來,用以與大英帝國皇室御駕Rolls-Royce相抗衡的偉大工業傑作,而且在阿丹拿還擔任西德總理的時候,他也特別向原廠訂製了六部特仕版的Mercedes-Benz 300D來當作總理座車使用,所以後來西德民眾就將本車冠上了他的名字。

二十世紀五零年代,堪稱今日Mercedes-Benz豪華主管大車S-Class原始雛型的Mercedes - Benz 300D,當年在車壇的綽號就是「阿丹拿號」(Adenauers)喔。(維基百科條目圖片)

作者簡介:Camillus History and People

作者Facebook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camillushistoryandpeople/

【編按:文章題目為編輯所擬,原題為「日耳曼復興之魂 艾登納(KONRAD ADENAUER)」​】

(以上文章內容均屬用戶提供,香港01不為任何用戶內容而衍生或遭受之任何損失或損害承擔責任。)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