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啦A夢》惡搞成人版 是文化創作還是低俗演繹?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本月初,網絡上傳一位創作者名為禾野男孩(微博用戶名稱)的二次創作《多啦A夢》漫畫,由於畫風誇張,故事內容峰迴路轉,並以成人向笑話內容惡搞,一改過往原作以兒童向為賣點的價值觀。這個二創漫畫瞬間在網絡瘋傳,大家會心一笑外,亦惹起部分網民討論二創底線原則。多年來不少有關《多啦A夢》的二次創作,有哪些是當中經典?又這些二創掀起怎麼討論?

《多啦A夢》的背景設定單純而又不失深度,而且因為沒有明確時間線而充滿了無數的想像空間。因此這漫畫面世半個世紀以來,有不少二次創作,當中有這些經典(編按:選取標準為原創作者本身不知道或未認可的創作,因此不包括著名的《七小子》系列):

1. 松本大洋哲學版《多啦A夢》

由日本漫畫家松本大洋,他「山寨版」的創作被譽為哲學版《多啦A夢》。松本大洋曾創作著名漫畫《惡童》和《乒乓》,他山寨版的《多啦A夢》以不到20頁短篇故事形式,刊載於1994年的《Comic Cue》雜誌中。故事以青年時期迷茫的大雄利用時光機,分別遇到了少年,老年兩個時期的自己,互相探討各自最近心中的想法。漫畫基本以對話為主,故事性相當薄弱。但是故事性的缺乏在這部同人短篇中並非缺點【註】,反而松本鮮明個性畫風,加上富哲理性的內容,讓這二創成為經典。筆者手上未有資料能證實這作品是否經原創版權方許可,或因為畫風明顯不同,所涉原創角色不多,而這版故事中多啦A夢更像是一隻普通家貓,或因此能登上市面可銷售的雜誌。

2. 由小孩變女孩的《雄子》

大約千禧年中,互聯網速度更快更普及後,有更多的二創漫畫在網上流傳。例如2016年網絡流傳的《雄子》,便把《多啦A夢》的主角「大雄」轉換性別為「雄子」,內容描述從小學畢業的主角大雄,正式換上女裝,向身邊人坦白自己一直是個女孩。這個版本二創內容包含了許多人們由小孩到大人時社會化與性別化的意象,以非常簡潔有力手法,描繪了大雄/雄子由一個小孩變成「女孩」的過程。

3. 田・T・安恵《多啦A夢最終回》

大約1998年,在網上流傳一個有關多啦A夢電池耗盡不能動,然後由成為機器人專家的大雄使其甦醒的《多啦A夢最終回》,由於結局感人催淚,網友爭相瘋傳。2005年,一名以「田・T・安恵」為筆名的漫畫家,把這段故事畫成漫畫,製作了20頁小冊子。這作品在同人誌即賣會要價300日圓,並在秋葉原等地發售。由於這二創同人誌畫風與原作十分相近,幾可亂真,加上故事廣泛流傳,惹起原創版權持有人小學館關注,並發信二創者警告侵犯版權,最後二創者道歉,將所有庫存銷毀,並刪除了網上未經認可轉載。「小學館多啦A夢室」的室長橫田清表明「這個 《多啦A夢最終話》使得先生創造的世界觀變質了,我認為不應該有這樣的事發生。」

(田・T・安恵《多啦A夢最終回》)

4. 以胖虎為主角的香港二次創作

2016年,香港網絡作家藍橘子以《我是技安,今天我出席了大雄的葬禮》為題目,而且用回港版角色名字,二次創作《多啦A夢》網絡小說。一改原作以大雄和多啦A夢為主角,改以技安(胖虎)為主角,參加了大雄的喪禮,並且加入了牙擦仔(阿福/小夫)娶了靜宜(靜香)等情節。內容以成長後大人角度,回望童年單純歲月,賺人熱淚,故事一日狂吸15萬Like。

5. 多啦A夢闖入生化危機

文字和漫畫外,《多啦A夢》二創亦涉足遊戲界。2005年由日本人「aaa氏」用《RPG Maker 2000》製造的惡搞遊戲《野比大雄的生化危機》首次公開,將《多啦A夢》中的人物設定於經典喪屍遊戲《生化危機》劇情中。由於情節包括多啦A夢等人是製造殭屍的元兇的情節,對原著改編過大而引起爭議。後來由125氏改編了《野比大雄的生化危機 無理改造版》(ドラえもん のび太のBIOHAZARD 無駄に改造版),其中大幅度改造了遊戲原作的情節,使人物性格更接近原著形象。之後還有不同的改編,包括:《野比大雄的生化危機・G rebirth》、《野比大雄的生化危機・G2》等等。

(《野比大雄的生化危機》)

二次創作要有限制嗎?

二次創作是可以自由創作,還是同樣有自由限制?

二創最常見遇到的問題,顯然是版權問題,和應否有法律限制。過往有關《多啦A夢》二創是否侵害原創版權,便已屢生法律糾紛。以香港為例,2007年香港非牟利知名多啦A夢迷網站「dorafans.com」接到多啦A夢香港地區版權代理——國際影業的警告信,勒令該站刪除所有多啦A夢有關圖像,及後該網站刪除所有圖片,不久更永久關閉網站。事件引起極大迴響,當年高登討論區內有不少網民關注和感到嘩然,多間媒體亦先後有報道。

為鼓勵更多原生性創作,法律上有必要保障作品原有人在作品上的獨創產權、聲譽和權益(像上文「田・T・安恵」案例,便涉及到商業權益)。本文無意討論「二次創作」的定義,但揆諸人類文明,大部份創作是建基於前人基石上再發展。對很多創作人來說,創作靈感難免在參考其他人的作品下發展自己作品,這又衍生出是創作還是抄襲的問題。

其次,有評論指二創本身往往亦能豐富原創作品,有助宣揚某些二創者想推廣的理念,甚至衍生新一輪文化/次文化,原創版權人不應只著眼於利益,無視大眾對二次創作的渴求,抺殺了大眾對原作品的意見。以這次「禾野男孩」成人版《多啦A夢》為例,網絡上已經很快出現一些周邊產品,再二創「禾野男孩」作品的新作,例如再惡搞漫畫中技安(胖虎)震驚的表情、出實體版大雄收集大便的法寶玩具等等,這些再二創並無放大原作成人向部份之餘,亦豐富了大眾娛樂生活。

「禾野男孩」成人版《多啦A夢》一出,網絡亦有不少嚴肅討論。有人一笑置之,認為無傷大雅,但亦有人認為創作自由必須要在有道德自律的情況下進行,如果沒有道德自律情況下放任創作自由,那創作自由將會扭曲人性、敗壞社會風氣。這一方認為,原作定位為兒童向漫畫,雖然都涉及兩性情節(例如靜香洗澡、掀裙子),但都會淡化性特徵。再者,這類成人向二創過往亦有發生,但大多是在相關圈子中內部流傳,未試過如這次在華文網絡爆破式傳開去。有網民認為過往經典二創,不少是豐富了原創有關友情、成長的精神價值,但這次成人向創作,卻拋棄了原創兒童向框架設定,極大破壞了原作的創作精神。

未知各位讀者,又有怎麼看法?

(網絡二創圖)

【註】:同人誌(日語:同人誌/どうじんし Dōjinshi)為同人文化產物,是指一群同好走在一起,所共同創作出版的書刊。雖然同人誌原本並無特別限定創作目標,但對一般人來說,比較常聽到此名詞的用途是指漫畫或與漫畫相關的周邊創作。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