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青跑步竟然不是為了貼近村上春樹|星期一扮工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文職的OL如我,每日返工坐足八小時。待在辦工室的時間,可以郁動的機會極少。走去打印機print文件、行去飲水機斟水、到同事座位傾幾句、去洗手間……其餘時間,就是坐定定對着電腦熒幕。到放工望望運動手錶的顯示,原來八小時的辦公時間都只是走了二三千步。

不知你們會否跟我一樣,對着電腦打文件的時候,總會雄心壯志打算(幻想)放工後到運動場跑步湊夠數(個人目標每日一萬步),結果呢,到了放工就會拖延症發作,未能的起心肝跑步去。

既然暫時沒有動力做運動,不如先讀讀關於跑步的書──《跑步時,我孤獨,但不寂寞》。

《跑步時, 我孤獨 但不寂寞》鄭素素。非凡出版(2017)

有人認為重複又重複地在路上獨自跑步是孤獨和沉悶的事,但也有人正正享受這種獨處的時刻,認為這才是真正的me time。筆者鄭素素就在書中分享了她那甜酸苦辣的跑步人生。為甚麼她跑步時感到孤獨但不寂寞?看過這本書,你會找到答案。

【「星期一扮工」其他文章:Green Breakfast收割員扮工時間空肚睇書食早餐

鄭素素一畢業便投身廣告界,因為這份工作令她間接成為「酒徒」,也因為一個廣告令她跟風去買人生第一隻跑步用手錶,自此成功「入坑」成為跑友。

跑步跟品嚐威士忌一樣,可以很簡單,也可以高深至極。多年來鄭素素所經歷的越級訓練,並不是片言隻語可以形容。由每星期跑三公里到三十公里;由參加十公里挑戰賽到一百公里比賽。無論是冰封的還是熾熱的天氣,她仍然繼續無底線地挑戰自己。鄭素素跑過香港,跑過內地、日本、韓國、台灣……,試過沮喪,也遇過感動;有迷失的階段,也有振奮的時刻。她選擇一直跑下去,以跑,遊歷自己。

【「星期一扮工」其他文章:打工文青裸辭投奔台灣住半山燒陶瓷製香錐做布品

面對比較、畏懼、傷患,跑者或會面對心理上的低潮。究竟有甚麼原因令鄭素素堅持跑下去?正如她所說,當你發現跑步開始變質時,別忘記跑步的初衷──純粹的快樂。跑步所得到的喜悅,足以抵銷一切。

(本文不代表藝文格物立場)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