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攝影師黃俊團曾入香港「戰地」 出書記錄街頭日常影像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台灣「鬼才」攝影師黃俊團

台灣知名攝影師黃俊團,最近推出第三本黑白照攝影集《After All》,前兩本攝影集《一瞬千擊》及《受》以自費的獨立形式出版,今次新書就與專門販售攝影集的moom bookshop合作。

文、攝影:陸穎魚 | 部份照片由moom bookshop提供

他表示,是次攝影展覽與攝影集發售日結合進行,這是最完整的呈現與歸屬,雖然影像按照個人意志和想法拍攝,讀者有各自觀看方式及詮釋權力,但多多少少都會渴望這些作品能與他們產生連結,互相理解與共鳴。

+8
+8
+8

身為台灣次世代最具影響力的攝影師之一,黃俊團獨特的攝影風格總是與浪漫不羈、叛逆任性、古靈精怪掛鈎,令其創作項目涵蓋人像、藝術、音樂、文化、紀實、時尚、設計師品牌及商業攝影,過往曾參與拍攝工作包括台灣天團五月天《盛夏光年》MV、獨立樂團法蘭黛《受寵若驚》專輯宣傳照、女同志雜誌《LEZS》,更曾與英國超跑品牌McLaren合作一系列照片。

回顧過去二十年的攝影生涯,黃俊團在主流與次文化之間不斷穿梭,成名或成功背後,也有過迷失與困頓,最後在黑白照片中尋回最重要的自我價值。

《After All》為 moom bookshop 推出的第一本攝影集,同時也是攝影師黃俊團的第三本作品集。這本書集結了過往以來的黑白影像創作。這些影像彷彿是隱匿於記憶深處的光影,孤離地徘徊於一個時代的皺摺之中。曾經注視著,如今卻消逝的凋殘回憶,透過影像裝載自身的生命片斷。

彩色與黑白,生活與生存

有段時間,黃俊團浸淫在商業攝影世界裡的色彩奪目,被許多人要求不斷複製自己既定的作品風格,生活看似美滿安穩,實際上跌進人生困局。「複製自己的經驗是很快、很方便,但也令我開始對攝影感到無以名狀的厭膩,整個人陷入被掏空的狀態。」

覺醒之後,便是抵抗。2017年他自費出版第二本攝影集《受》,希望與讀者談談無心之愛,以切身感受的影像作品,探討「受」的被動與「愛」的主動,也藉此重新詰問自己:「為何要拍照?」

好的構圖是攝影最重要的精神所在,但彩色與黑白攝影的構圖,正正需要運用不同思考模式。黃俊團坦言:「當一張照片去除色彩,剩下的,就只有觀點;在攝影鏡頭下,也只有自己看待世界的觀點,不能被別人複製。」

+2
+2
+2

找到「必須要拍照」的答案後,強調主題創作與故事性的黑白攝影,為黃俊團創造出一種新的生活感,甚至是一種新的世界觀,他開始運用光影的本質,銘記生命中那些珍貴與感動的人事物。

也因此,當黃俊團在編輯《After All》的時候 ,他不能自拔地墮進「另一個黃俊團」做了十多年的舊夢——似曾相識的影像記憶,時而鮮明,時而模糊;以為虛構,但認認真真的看進心坎裡,卻發現的確是藏在靈魂深處的凋殘回憶。那些照片即使黑白,也掩不住定格溢出的青春熱血、焦慮與頹廢美、孤獨與末日感。

難怪黃俊團會說:「第三本書原來是我對攝影的苦笑。」

黑白,其實不止黑白

一直以來,黃俊團的黑白攝影都是感覺條件先決,讀者會在《After All》發現不少照片夾雜長曝、傾斜角度、失焦、強閃光等相對暴烈的攝影風格。他認為,按下快門鈕的一秒鐘,意味著他渴求捕捉自己感動的一瞬間,而讓人內心感動的畫面不會有美醜之分。

攤開新書,黑白照片記錄了天空與城市、女朋友與貓、搖滾音樂與煙火、啤酒與紋身,以及其他——黃俊團坦言已經遺忘了時間人物地點的影像,唯獨香港與日本的故事,他至今歷歷在目。

相關文章:台灣攝影書籍專門店首為攝影師出書

+2
+2
+2

「2019年9月底,為了去拍年輕人抗爭的事情,我在香港待了六天五夜。」黃俊團續說,小時候想做戰地記者,長大後知道不可能,就把攝影紀事視為夢想,香港人在街頭打得很厲害的時候,香港朋友們都叫我去看看,最後拍了數百張照片回台灣,但是收錄在《After All》的黑白照片卻是一個異常安靜的旺角、夕陽與陌生少女背影。

他解釋:「當時我在拍夕陽,突然有個女生出現,擋在我面前,於是這個底片有了兩個版本,一個有人,一個沒人。說真的,在香港最嚴峻的時刻,我很多香港朋友即使內心非常沉重,還是帶著幽默感去過生活,所以最後選了這張有人的照片。」或許,讀者未必能在這張黑白照片看見夕陽光芒,但黃俊團卻以一個香港少女的背影,為大家保存起日常生活裡的小小希望。

另一張黑白照片的地點是日本神戶,當時年少的黃俊團還在玩樂團,最喜歡在舞台上跑來跑去拍照。「巡迴表演期間,我認識了其他玩樂團的日本年輕人,看到他們在舞台上賣力演出,那種淋漓盡致把自己奉獻給音樂的精神,對我的攝影思考有很重要影響,尤其是對於故事張力的理解。」直到現在,黃俊團依然相信,他大部份自認為拍得好的黑白照片,都不是因為「我很厲害」,而是來自於那些本身很厲害的好人與好事。

至高無上的國王與時代

「我試著用攝影解釋人生,但人生卻無法用攝影來解釋。」這是黃俊團給予《After All》的回應,也讓他想起一件有趣事:「有次去看展覽,幾乎以為自己放在家中的黑白照片掛在眼前,整理好內心驚嚇後才發現,照片相似是因為大家都站在相同地點、相同角度下拍攝。」

黃俊團,台灣攝影師。個人工作室「團團影樓」位於台北。創作項目涵蓋人像、藝術、音樂、文化、紀實、時尚、設計師品牌及商業攝影。過去曾自費出版《黃俊團的一瞬千擊》、《受SHOU》。

事過境遷,黃俊團更加確定,攝影是很容易被複製的事情,這世上並不存在獨一無二的照片,但是存在獨一無二深具「時代性」意義的照片。「世界如此巨大,360度,一張照片能容納的東西有限,所以照片是減法藝術,攝影師是至高無上的國王,可以選擇放什麼東西在這個細細的框內。」

不過,如果國王總是緬懷逝去的光輝歲月,則只會錯失時代當下的真善美。黃俊團直言:「過去一定美好,但我們回不了過去,關注當下,與自己喜歡的人事物共存,才是真正的責任。」

黃俊團身為攝影師,從日常生活中發掘屬於這個時代性的獨特觀點,藉黑白照片訴說、傳播故事。注視即永恆,留下來的所謂作品,說穿了,都是有血有肉的生命原始面貌。

《After All》黃俊團攝影展

展期:即日至6月20日

時間:12:00-20:00

地點:moom bookshop

地址:台北市忠孝東路三段251巷8弄16號

(原題〈彩色是生活,黑白是生存:專訪台灣「鬼才」攝影師黃俊團〉。部份照片由moom bookshop提供)

尋書地圖——

moom bookshop 進口攝影書專門書店

延伸閱讀:微縮場景模型Miniature|攝影漏斗酒店汽車摩天輪奇異風景錯覺

+20
+20
+20

延伸閱讀:意大利隱世攝影師8000「偷拍」照片出土

延伸閱讀:1980年代中國孩子穿越童年尋回國家發達前|秋山亮二

延伸閱讀:泳池少女水著照片如畫 結集空靈純淨凝結時空|Maria Svarbova

Maria Svarbova

延伸閱讀:廢墟探險|奈良 Dreamland 圖輯延伸閱讀:橫浪修新作 拍出馬格列特風格

延伸閱讀:啪啪啪紙啪出肖像畫密集真相細思極恐|Bubble Wrap Portraits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Microsoft Edge 或 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