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手作】因流浪而邂逅 港台情侶檔染出在地化紮染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因流浪而邂逅,一同過着上班買樓以外的生活方式——乍聽之下,會以為是另一個年輕人出走追夢的離地故事,但情侶檔紮染單位「巨人染」的蕭芷澄和張智晞卻堅持在地,一步一步地平衡並找到自己的生活節奏。紮染和生活,同樣不能重來,亦同樣充滿着未知與盼望。

攝影:梁鵬威

經過準確定位和多番修正,連曼陀羅這種精準圖案也能呈現。

紮染,在大部分現代人眼中乃是1970年代美國嬉皮士(hippie)文化的代表之一,但在「對資本主義說不」之前,它乃是中國、西非等古老民族流傳已久的紡織工藝技法。《資治通鑒備注》如此定義:「纈(紮染),撮彩以線結之,而後染色。既染則解其結,凡結處皆原色,余則入染也。其色斑斕謂之纈。」蕭芷澄則半開玩笑地說道:「中式也好美式也好,也是四個字:『紮住嚟染』,用橡筋紮起的位置則不會染上顏色,亦因此而決定製成品的圖案。」紮染所需的材料工具不多—一塊布、一堆橡筋、一盆用熱力煮沸的染料、熨斗足矣。而這幾樣物品卻要完成退漿、煮色、上色、沖洗、定位、晾乾、熨乾等多重工序。效果未如理想的話無法補救或還原,只能由頭重複以上步驟直至滿意為止,張智晞更試過花上半年時間,前後試了13次才得到理想效果。

利用橡筋控制哪些部分需要上色、哪些部分需要留白。

化學染粉,顏色會較為鮮艷準確,而自然染料則有着不同實用性。

紮染可按染料劃分為化學染和自然染兩大類,兩種染法各有優勢。「化學染用的染粉和水彩近似,自然染則顧名思義,利用薑黃、紅茶葉等天然食材和植物作染料。相比之下,化學染法的顏色始終鮮艷和精準很多。反觀自然染雖然無法製作出曼陀羅等較複雜,或是講究立體感的圖案,但卻能依照植物本身特性而發揮出驅蟲等實用功能。」蕭芷澄補充道,堪稱驅蟲神物的薑黃更經常被古人用來紮染嬰兒衣服。

講求在地 非追夢hippie

至於工作室露台上那盆咖啡色染料,則是兩人利用咖啡渣萃取而成的自然染料:「在區內不同咖啡室收集人們不要的咖啡渣製作染料,在效果上其實並無太大特別之處,只是眼見香港丟棄咖啡渣的數量其實相當驚人,算是我們對升級再造(upcycling)的嘗試。」

紮染用到的工具材料不過是白布、橡筋加上煮沸的染料。

嘗試環保再造,加上兩人的流浪經歷,而紮染本身又和嬉皮士文化關連甚大,巨人染容易予人hippie的感覺。蕭芷澄反而笑說:「我們覺得自己頗為『在地』,hippie很悠閒,我們卻很勤力。至於環保,巨人染沒有刻意強調或『主打』綠色或樂活態度,坊間已有太多人利用這些作為噱頭,這點反而很奇怪,環保、再用等概念理應是非常基本的事。」蕭芷澄指紮染這門手藝本質,便是為物品賦予二次生命:「將一塊最平平無奇的白布轉化為恍如有生命般。」張智晞的得意之作「曼陀羅」透光後更有着格外耀目的效果—毋須和神秘學扯上關係,也確實讓人感受到紮染藝術如何把顏色圖案昇華。

本身不相識的張智晞和蕭芷澄分別由台灣和香港出發旅行,最後在紐西蘭遇上對方。成為對方的另一半後,共同探索着生活的可能性。

紮出生活節奏

藝術以外,也要「麵包」。兩人亦在紮染上漸漸拿捏出所渴望的生活節奏。去了20多個國家旅行,至少了解到20多種不同生活方式和步伐。張智晞和蕭芷澄試過當高蹺藝人在街頭賣藝,其後又在台灣開小食檔,但始終感到生活失衡:「當高蹺藝人非常自由,卻無法解決三餐問題;開豆腐小吃店就剛好相反,解決了生計但奪去了生活。頻道轉了幾次才來到紮染這一步,但最初對於生活的想法並沒有改變。」張智晞檢視巨人染兩年來的變化:「之前需要不斷來回香港台灣兩地,機票反而成為了最大負擔。去年(2016年)6月找到工作室後,時間和空間都變得更充足,感覺上慢慢找到心目中的節奏,但仍然要不斷調整。」調整之一,便是在服裝產品上減去傳統Tie Dye的迷幻雜亂風格,改為製作簡單一點,適合城市人和香港的風格元素。

巨人染找到步伐節奏,同時打算以產品、工作坊和展覽佈置作為3大發展方向。紮染的隨性正好得以在不同面向得到發揮:「T恤以外,紮染作品同樣可延伸至展覽、櫥窗佈置甚至婚禮佈置—曾經有一位社工客人希望我們把婚禮場地佈置成紮染風格,雖然那次壓力很大,但也拓闊了我們自己對這門藝術的想像。」

本地紮染單位巨人染堅信未到最後一刻,誰也無法斷定紮染成品的效果。

紮染和生命同不只一條道路

就像紮染技藝,紮法與染法均不只一種,後者更可以透過疊加組合而產生更多變化:「螺旋等圖案可能染一次就會成功,但有一些會反覆染幾次甚至用上多種染法。」像巨人染的標誌作品《銀河》,便結合了多達5種染法。「隨之而來的,便是紮染另一個本質-等待,要花時間讓染料和布料沉潑,到打開那一刻才知道圖案的效果。有時候也會發現顏色在過了3至4天後未如理想,只能學會接受。」成立兩年,兩人從往返港台變成駐紮香港,時間空間變多亦令他們的想法不止於接訂單。早在去年3月,巨人染便夥拍藝術單位旅人工作室進行「住村染」計劃,利用3個月的開放式空間分享紮染同時改造房子。「現在有了自己的工作室,自然想嘗試開放式工作室(open studio)的可能性,邀請不同人士來接觸紮染技藝。」一如紮染,空間以至生活的想像及定義,未到打開一刻仍然充滿期待和驚喜。

巨人染
情侶檔紮染組合巨人染(Giants Tie Dye)由香港女生蕭芷澄和台灣男生張智晞於2015年組成。先後當過高蹺藝人以及經營過小吃店,但最後被紮染技藝的自由隨性所吸引而成為紮染技師。目前以香港為創作基地,不時參與各類本地市集及藝術活動。
www.facebook.com/giantstiedye

你想看更多精彩的深度文章嗎?請購買今期《香港01》周報,或點擊此處:成為我們的訂戶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