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薑·好音樂】三個大男孩 三種樂器玩出不同聲音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一個吹口琴,髮長及肩;一個彈鋼琴,梳一頭整齊的短髮;還有一個玩色士風,訪問那天戴了一頂朱紅色的帽子。何卓彥、黃家正與孫穎麟,三位年輕音樂家將在今年的第二屆本地薑音樂節打響頭炮,三種聲音「Smash埋一齊」。口琴的尖銳、鋼琴的深沉、色士風的渾厚,看似「衝突」,實則也可「和諧」。

三位年輕音樂人(左至右:何卓彥、黃家正、孫穎麟)將於今年「本地薑音樂節」首個音樂會中演出,而劉子豪(右一)則負責編曲。(余俊亮攝)

三種聲音 「跨」出音樂界線

三個大男孩背後,是另兩個大男孩。劉子豪和羅健邦負責將舊樂曲重新編寫,曲風有古典、有流行還有、爵士等等。

相信不少人都聽過美國的古典跨界音樂組合 The Piano Guys,他們擅長將不同類型的樂曲重新改編,再用大提琴和鋼琴等古典樂常用的樂器演奏,代表作《Michael Meets Mozart》就將莫扎特和Michael Jackson兩種感覺迥然不同的音樂融合。這種玩法換成本地音樂人,又會玩出什麼花樣?

負責改編歌曲的劉子豪(Perry),精通古典、流行、爵士等各類音樂,曾在亞洲鋼琴公開比賽即興創作組別中獲獎。(余俊亮攝)

劉子豪和羅健邦將張學友的《李香蘭》和皮亞佐拉(Astor Piazzolla)的探戈四季組曲《Octeto Buenos Aires》重新編寫成一首充滿古典色彩的慢節奏樂曲,又用森巴的節奏將皇后樂隊(Queen)的經典搖滾交響曲《Bohemian Rhapsody》和貝多芬的《給愛麗斯》重新演譯。除此之外,他們亦有用到其他經典作品,方法更不只局限於改編樂曲本身的曲風,又會將不同的旋律混合,甚至抽取不同歌曲的元素編寫成全新曲目。

例如其中一首組曲,便會由黃家正彈奏法國作曲家比才(Georges Bizet)的歌劇《卡門》,配合孫穎麟以色士風吹奏民謠歌手麥克林(Don McLean)的代表作《Vincent》,再加入何卓彥的口琴,將樂曲瞬間合奏成全新版的Brecker Brothers融合爵士樂曲——《Some Skunk Funk》。孫穎麟形容,演奏的過程就如幾首歌曲「同時交叉進行」,樂器上的配合卻顯得非常和諧。

編曲新編 「撞」出新想象

口琴演奏家何卓彥(Leo),獲得過十七項國際口琴賽事冠軍,近年更躋身口琴國際賽事的評審團,成為最年輕的國際評委。其表演範疇包括古典、爵士、民謠、搖滾、以及流行樂。(余俊亮攝)

流行音樂主題較大眾化,編曲易入口;爵士樂則講求樂手的音樂知識、創意、默契和音樂聽力;古典音樂的規範較多,演奏者務求將樂曲完美呈現。三種曲風予人印象截然不同,劉子豪卻認為不同的曲風只是代表不同的性格和藝術美感。不過,編曲的過程必然困難重重,就如鋼琴部分要同時兼顧和音、低音和節奏,口琴和色士風的部分又要避免因音色和音域接近而「相撞」,加上三種樂器適合的演奏風格亦有所不同,所以要考慮的往往比想像更多。

「Smash」一詞有「打碎」的意思,他們將多首耳熟能詳的古典和流行樂曲crossover,希望打破觀眾對音樂的傳統印象,開拓更多不同的可能性。過去不少音樂人也曾嘗試以不同的方式將舊曲重編,但以口琴、色士風和鋼琴這三種樂器來演譯,何卓彥則相信是首創的協奏組合。

以音樂為事業 「磨」多幾把刀

主修鋼琴的劉子豪正修讀中文大學音樂系,平日亦會兼職作曲人和樂手。小時候的他在琴行外聽見《給愛麗絲》後,便主動要學鋼琴,小學時曾擔任合唱團的鋼琴伴奏。上中學後,學校要求學生學樂器,他就選擇了單簧管,後來更因學校的教堂聚會需要風琴手,他又學了風琴,並認識了爵士樂。他相信,年輕音樂家若要以音樂為事業,就要有多方面的才能,不只是認識不同的音樂類型,有時甚至要學習影像或其他跨媒體的藝術形式。

一個成功的年輕音樂人,不可只玩一種音樂,這樣是很naive(幼稚)的。
孫穎麟

孫穎麟(Timothy),7歲開始接受音樂訓練,2001年獲全額獎學金入讀倫敦吉爾德霍爾音樂及戲劇學院,完成學士學位後獲該校頒發獎學金進修碩士課程,2006年以優異成績畢業,現為Hong Kong Saxophone Ensemble 主席。(余俊亮攝)

孫穎麟七歲就學習小提琴,後來到外國的音樂高中修讀音樂及色士風,直至碩士畢業才回港,現時主要以表演樂手為職業,亦有於浸會大學任教色士風。眼見不少年輕音樂人因沒有演出邀請而缺乏自信,他卻認為要主動發掘機會。就如讀古典色士風的香港年輕樂手只有大約五六人,發展出路其實很多,而且色士風可與不同樂器協奏,發展空間亦不只限於古典樂,但很多年輕樂手卻拒絕嘗試如爵士、探戈、流行,甚至搖滾等其他曲風,自我封閉於當代古典樂(contemporary classical)一種風格。

鋼琴本身是獨奏樂器,同時亦可透過室內樂(chamber)的形式與其他樂器合奏。不過,通常室內樂會的門票比鋼琴獨奏「更難賣」,相比下,教琴的收入比較穩定。黃家正認為音樂家可嘗試用不同方式發展或轉型,而非一直埋怨香港的市場細小、發展空間不足。「不少香港古典鋼琴手很早就放棄了(以音樂為事業),甚至未開始就放棄」。假若教琴沒有可觀的收入,他相信會有九成導師流失,因為他們並非真正喜歡音樂,而是為錢教琴。相反,他非常敬佩某些爵士樂手,因為他們「即使失業都會繼續做音樂。」

鋼琴演奏家黃家正贏得今屆E國際鋼琴比賽冠軍,為首為港人奪得這個大獎。(資料圖片/余俊亮攝)

「在香港,古典音樂屬於小眾,口琴就更小眾。要以古典音樂口琴家為事業,幾乎是不可能。」何卓彥的父親是英皇口琴五重奏成員,亦是香港口琴協會的創辦人。他由6歲開始便學口琴,19歲在德國世界口琴節中更奪得三項「世界冠軍」,回到香港卻發現,「得到冠軍也是沒有人理會,在演奏廳裏的仍然是那些『口琴人』」。他認為要進一步將口琴發揚光大,就要嘗試古典音樂以外的類型。過去幾年,他曾在街頭演出(busking)、組搖滾樂隊、玩放克(funk)和流行音樂,現在專心鑽研爵士樂。雖然爵士樂對樂手的要求甚高,但同時又提升了他的音樂理論水平和即興能力,讓他成為一個「更全面的口琴手」,發展的空間亦比以前更大。三年前,記者曾在一場由城大音樂學會舉行的band show上看過他的演出,他當時不只是一隊本地硬搖滾樂團的主音,又能以花巧的口琴技術與電結他手即興演奏,令人嘆為觀止。三年後訪問他,他的即興演奏沒有三年前的花巧,氣質卻更像一個成熟的音樂家。

除了三位年輕的音樂家和兩位編曲家外,今次演出亦請來兩位表演樂手,低音結他手Marcus和鼓手Nate。黃家正笑言,「Smashing」也可以用來形容「靚仔」,而兩位表演樂手都極為英俊。

本地薑音樂節「Smash - 古典流行,共冶一爐」

時間:3月17日  8:00 PM

地點:香港理工大學賽馬會綜藝館

演出者:黃家正、何卓彥、孫穎麟

票價:$280, $240, $180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