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吶喊】借藝術反思性暴力 不再做旁觀者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480.0」這堆數字看似沒有什麼特別含義,讀歪一點,卻會得出一個問題:「性暴力點來?」

其實,性騷擾經常在日常生活中發生。犯案者在滿載乘客的車上,摸摸別人的臀部,年輕受害者有時覺得尷尬而忍氣吞聲,旁觀者又怕惹來是非,不敢挺身舉報。為了正視性暴力問題,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於3月成立「480.0性別X藝術空間」,透過舉辦藝術展覽,去探討旁觀者在性暴力事件中的角色。

文地貓與幾位性暴力受害者一起進行拼貼創作,通過共同創作,性暴力「幸存者」得以宣洩情緒。(陳嘉元攝)

機構一年收二千電話求助 旁觀者不能坐視不理

「風雨蘭每年收到2000個電話求助個案,施予暴力的多是認識的人,如家人朋友鄰居,受害者感到驚慌,不知道怎樣面對。社會一直視性為禁忌,令他們難以啟齒。」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總幹事王秀容說。風雨蘭是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旗下的性暴力危機中心,為受害女性提供心理輔導和醫療支援。

個案的受害者多是女性,而男性亦需認識和討論議題,這是很重要的事。
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總幹事王秀容

關注婦女性暴力協會總幹事王秀容指,風雨蘭每年收到2000個電話求助個案,施予暴力的多是認識的人。(陳嘉元攝)

她又指,協會曾經就「旁觀者對遇上性暴力事件的反應」作網上問卷調查,收回200多份問卷,當中一半的受訪者目睹性暴力事件後,沒有舉報犯案者,也沒有協助受害者,情況令人擔憂。「我們想教導旁觀者如何處理事件,於是獲得基金支持後,便在社區內開設480.0空間,舉辦藝術展覽,讓公眾從不同角度了解性暴力的議題。」

今次展覽,一共有6位藝術家參與,當中只有一位是女性。王秀容解釋,「個案的受害者多是女性,而男性亦需認識和討論議題,這是很重要的事。因此,男士們主動幫手做藝術展覽,我覺得這是突破。」她又指出,性別不平等是社會現況,「社會一直有性別傾斜的問題,例如男性薪金較高,處於較高的工作崗位,而女性被人認為必須負責家務。這個『男多女少』的展覽亦反映真實的社會現況。」

受害者在雜誌上找來不同字語,表達出內心情感,學懂了解自己。(陳嘉元攝)

受害者與藝術家共同創作 學懂發洩情感

本地漫畫家文地貓與「倖存者」一起創作,鼓勵她們以藝術來表達心聲。(陳嘉元攝)

文地貓是本地全職漫畫家,今次展覽,她與幾位性暴力受害者一起進行拼貼創作。「我拿了兩張畫紙,與她們商量用雜誌拼貼,決定一張拼出正面語句,另一張是貼滿負面字語,表達局外人如何看待他們。」文地貓以「倖存者」稱呼受害者,避免加強性暴力受害者的負面標籤。

「她們從心出發去創作,想其他人聆聽她們的心聲,於是在雜誌中找來不同字語,表達出內心情感。她們放開懷抱投入做創作,翻閱雜誌時,會說出難聽話語,例如『抵你死!』,直接抒發情感。」文地貓認為藝術創作能表達隱藏內心的事,讓「倖存者」宣洩情緒,學懂了解和接納自己。

 

馮家暉描繪了一位樣子模糊的女性,期望觀眾更改面貌,加上自己感受,以互動形式去探討性暴力的議題,圖為作品《She Owns Her Future/You Own Your Future》。(陳嘉元攝)

黑板上畫模糊女性形象 與觀眾互動探討議題

馮家暉多年來創作油畫,經常繪畫現代人冷漠、荒謬的經歷。(陳嘉元攝)

藝術家馮家暉多年來創作油畫,經常繪畫現代人冷漠、荒謬的經歷。今次展覽,他在黑板上繪畫了一位女性,樣子模糊,觀眾看不清她是誰。「其實,我代入不到女性,也沒有性暴力的經歷。收到『旁觀者』的創作題目,讓我想起Susan Sontag 在《Regarding the Pains of Others》一書中,提到我們不斷閱讀災難性照片後,會感到麻木。」

於是,馮家暉參照聖母馬利亞、女權主義作家Susan Sontag及受害者Kitty Genovese的模樣來繪畫,畫了一個樣子模糊的女生,他期望觀眾更改面貌,加上自己感受,以互動形式去探討性暴力的議題,不再袖就手旁觀。

「旁.徨」聯展
參展藝術家:文地貓、江記、馮家暉、東尼電機、Hello Wong、胡漢鋒
展期:即日至5月20日
地點:「480.0性別X藝術空間」(油麻地彌敦道504號德富強大廈1樓A室)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