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加索的情婦】《坐着的藍衣女人》 千萬級名畫背後的悽慘故事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上月於時代廣場舉辦的「畢加索與積琪蓮」展覽反應熱烈,吸引不少人一睹「大師名畫」。不過有藝術學者就批評展覽一方面未能表述其強調的二人愛情關係,展出的作品也不是什麼「有份量」的畫作,就如香港著名策展人何慶基形容:「展覽無料到」。

積奇蓮(Jacqueline Roque)是畢加索的靈感女神也算是人所共知,不過他一生風流倜儻,為他帶來靈感的情人又豈止一位。近日,紐約的佳士得拍賣行就即將上拍畢加索以另一位靈感女神為原型的經典畫作——《坐着的藍衣女人》,估價更高達三千五百至五千萬美元。

畢加索《The Minotaur》(1933年),「Minotaur」是一種半人半獸的怪物,他常以此自比。(Art Institue of Chicago)

情場上的米諾陶洛斯——畢加索

畢加索《黃色衣服(朵拉・馬爾)The Yellow Shirt (Dora Maar)》(1939年)。(wikiart)

西班牙現代藝術大師畢加索(Pablo Picasso)不只是一名多產的藝術家,也是一個多情的人。他一生情人眾多,積奇蓮雖是他的第二任妻子,不過卻只是他的靈感女神之一。畢加索熱衷於為情人畫肖像畫,因此不少藝廊也會以他的情人為題辦展。

或許他確有溫柔和充滿感性的一面,但他也有沉迷色慾、權力和暴力的一面,就如他常用來自喻的「Minotaur」(米諾陶洛斯)一樣是一隻半人半獸的怪物,他不少情人和兒子也沒有好下場,當中也有因受盡精神折磨而自殺的。而他於1937年創作的立體派(cubism)經典畫作《哭泣的女人》中所畫的,正是他的情人之——朵拉・馬爾(Dora Maar)。

坐著的藍衣女人——朵拉・馬爾

1936年,朵拉與畢加索於巴黎相識。(網絡圖片)

1936年,朵拉與畢加索於巴黎相識。當時她是一位攝影師­,又是詩人和畫家,活躍在一個超現實主義的團體中。由於年輕的朵拉獨立而知性,又能說一口流利的西班牙語,雖然他當時的情婦瑪麗泰瑞莎(Marie -Thérèse Walter)才剛為他誕下女兒,但他卻難以抗拒朵拉的魅力,很快就和朵拉墮入愛河。

畢加索《哭泣的女人The Weeping Woman》(1937年)。(Tate)

二人相處的九年間,畢加索以朵拉為模特兒創作了大批畫作,當中包括《哭泣的女人》、《坐着的女人》和《戴帽子的女人》等等。大部分畫作中的朵拉都戴有具標誌性的帽子,而且通常也會以「雙重視角」方式呈現,將她的側身和正面同時繪進畫中。另一方面,朵拉也會不時以相機拍下畢加索的創作過程,就如控訴納粹主義的經典畫作《格爾尼卡》(Guernica)。

據聞朵拉不時會被奚落而感到委屈哭泣,但畢加索卻會用素描本將她哭泣的模樣繪畫下來,《哭泣的女人》也因此創作而成;而另一幅畫作《裸體梳妝女》則以朵拉遭毒打後躺在地板形態作為原型。後來畢卡索再次另結新歡,朵拉也自此精神失常,生活窮困潦倒,晚年也是鬱鬱而終。

以朵拉為原型的畫作系列一向也深受藏家歡迎,近日紐約的佳士得拍賣行便會於五月上拍1939年的《坐着的藍衣女人》(Femme assise. Robe bleue),作品繪於二次大戰爆發後畢卡索的首個生辰。雖然畫中的朵拉面容扭曲、充滿張力,不過相比之下予人感覺就沒《哭泣的女人》和《裸體梳妝女》般悲慘,臉孔的曲線反而表現出她的温柔性感。

畢加索《坐着的藍衣女人Seated Woman in Blue》(1939年),估價高達三千五百至五千萬美元,將於紐約佳士得拍賣。(佳士得)

此作品原先由畢加索的私人賣家Paul Rosenberg擁有,但在戰爭中被沒收並運送到德國,途中又被由夏爾・戴高樂(Charles de Gaulle)所領導的自由法國運動軍隊竊取,事件後來更於1965年拍成電影《The Train》,畫作又曾被著名收藏家George David Thompson擁有。

紐約佳士得「印象派及現代藝術晚間拍賣」

日期:5月15日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