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蒲人生】與鄧洢玲的「山步行」 尋回兒時的Team Spirit

撰文:
最後更新日期:

逢周日晚,總可在電視上收看鄧洢玲(阿旦)主持的清談節目,訪問不同人的情慾故事;

走出鏡頭,放下固有形象,她選擇反璞歸真,在山野中做回自己。

好聽的不一定只有「啪啪聲」,走出城市遊走於令人恬然開朗的山野間,大自然中的聲音,反而更扣人心弦。

話說起來都有點不好意思,這次訪問除了是工作,多少有點私心。我想每一個男生求學時,心中總幻想過一、兩個完美女神的模樣吧,那麼,我在求學時代的女神就是鄧洢玲(阿旦)了。大約一個月前,當時我正計劃一個關於「山野秘境」的專題,希望找一些喜愛行山露營等戶外活動的人一起探索些有幽秘傳聞的山徑,既可介紹這些地方的真實面貌,亦能從其他人的角度了解走過這些地方的感受。更重要是部分山路確實需要準備充足的經驗行山人士才能應付,人多些總比較安全吧。結果在朋友介紹下,得知阿旦原來是個喜歡行山露營的女生,於是怕怕羞羞嘗試邀約她參與今次訪問。

「我很喜歡在團隊中努力不懈,只為完成目標的感覺;由中學時喜歡打排球,到現在喜歡跟朋友四處遊歷不同山徑,都是一種享受Team Spirit的延伸。」
鄧洢玲(阿旦)

「細細粒」的阿旦,卻是不折不扣的運動型女生,完全不怕山路又髒又曬,非常爽快。(鄭子峰攝)

喜愛野蒲 真・山系女生

但說實話,我對於阿旦的印象,只流於節目主持、模特兒和按摩店老闆娘等身份,從不知她有戶外活動的嗜好,對她會否應承亦感到疑惑。尤其是今次計劃從鹿頸走入盛傳「猛鬼」的鎖羅盤村,加上為節省時間,我們選擇了一條Google map上不會顯示、需要一定閱讀地圖的技巧才能跟着走的山路:由從谷埔老圍直接穿越一座山溝,沿途都是草叢與砂石的山泥路,雖然路徑不遠,亦不敢多想什麼靈異事件了,純粹講難度,猛烈的太陽加上泥砂處處的路徑,已是足夠令很多貪靚女生卻步的理由。

誰知,阿旦竟然一口答應!確實令我喜出望外。「如果不是加入演藝圈,我想我至今依然是個不太注重打扮的女生。我讀中五時,依然只懂用清水洗面,沒有護膚概念;那時很愛打排球,每天不論上學、放假,最大興趣就是練波,總是扎起頭髮、一身運動裝打扮就出街,即使現在依然偶有約朋友打排球的習慣。所以任何要出汗、曬太陽的活動,我都不會介意。」阿旦說。

人愈大愈享受反璞歸真的生活,阿旦享受野外,其中一個原因就是可做回鏡頭外的自己。(鄭子峰攝)

雖然主持過多年體育節目,去年亦參加了格鬥真人Show,依然有人會覺得「細細粒」的阿旦與「運動」難以串連起來,好動女生的形象,或許只是工作需要而營造?事實卻剛剛相反,熱愛大自然的她自細已喜愛野外生活,那怕工作編排總是密密麻麻,她平均每個月都會約朋友露營、遠足一至兩次。「或許是人愈大愈會享受反璞歸真的生活吧,平日的工作總要求以最佳面貌面對所有人,做節目的話,則每一句說話都要非常規範和小心,生活十分公式化;所以當我走到野外環境,暫時放下電話等對外通訊的方式,反而可做回那個不愛化妝、扎起頭髮與穿運動裝,輕輕鬆鬆四出奔走的自己。」

就算旅行,阿旦都偏好自然風光壯麗的地方,圖為澳洲的Lincoln's Rock。(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Hiking Monster」是阿旦跟友人成立的山野團隊,每次完成了目標路線,感覺就像團隊的勝利。(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運動生命延伸    享受團隊的勝利

有人說行山就是友情的最佳見證,尤其是當遇有突發情況,體能下降加上身處「與世隔絕」的野外環境,人容易變得急躁,真實的修養與性情自然很容易表露出來。遠足當日,由於在計劃行程時「錯判形勢」,本來以為可在傍晚前輕輕鬆鬆回到市區吃下午茶,最後因為少計了休息和拍攝等時間,以及路況原來比想像中更困難等因素,最後比預期慢了近4小時才完成。

離開鎖羅盤村時太陽已開始下山,直至日落西山後,我們依然在野外的路途上,興幸總叫有備無患地帶備了幾支電筒在身,要不然在山野摸黑,加上接收不到電話訊號而迷路遇險的話,這篇故事便早已放到港聞版之中。雖然時間慢了很多,但我們總算按照預計路線成功回到市區,電筒、地圖、乾糧、食水等準備充足下,遇險或許未免,反而我最擔心的,是阿旦會否因與承諾不乎的超額工作量而「黑面」。事實上就算她要怪責我亦合理之極,這確實是我們的計劃失當,只好在行程中不斷帶起一些輕鬆愉快的話題,試圖用笑話緩和氣氛,同時反覆閱讀地圖,以保證我們完全在正確的路上。尤其是阿旦在回程最後階段開始大腿抽筋,如果這時才發現走錯了路,實在想像不到首次跟求學時代的女神合作,卻要以面面相覷作結,我想回家後真的會抱頭痛哭。

阿旦另一個喜歡野外活動的原因,因為這是可跟兩隻愛犬一起做的運動。(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嗱!一起經歷過如此挑戰,今後我們就是黃紙兄弟喇!」阿旦打趣地說;雖然面露疲態,依然沒有影響她的心情,這句話亦令我鬆一口氣。阿旦以今次旅程的真實態度告訴了我,她所以喜愛行山並非因為山系熱潮,也不是為應付傳媒邀約的工作,而是確實地享受其中。「小時候我喜歡打排球,其中一個原因就是我很享受團隊為共同目標奮鬥的Team Spirit,後來踏進社會,難再分配時間在排球上,只好告別這種生活;取而代之,露營遠足成為我其中一樣主要的休閒運動,我十分享受與朋友一起行山,甚至跟幾位台前幕後的朋友組成了一支名為『Hiking Monster』的團隊,每次完成了目標路線,感覺就像一次團隊的勝利,彷彿是兒時運動生命的延伸,今次我們一起走過鎖羅盤的感覺亦是如此,只是今次的難度確實比預期高,完成後我感覺自己的山野經驗又『升級』了。」

「行街購物,其實在香港都已經足夠,所以我去旅行都偏好體驗自然風光。」
鄧洢玲(阿旦)

百忙中,阿旦每個月都會約朋友露營或遠足一至兩次。(相片由受訪者提供)

女生的野外情懷 享受自然風光多於Shopping

由於入黑後沿着谷埔進入鎖羅盤的路程比較危險,因此我們在回程時選取了先到亞公坳再沿海走的路線,安全但距離卻較遠;過程中的氣氛亦一直熱烘烘,與阿旦的話題由山野,一直到寵物、飲食、工作、人生觀、愛情觀等等,內容亦漸漸遠超訪問所需,不知不覺紓發了很多生活上的煩惱。令人心曠神怡的自然環境,就是有這種令人豁然開朗的魔力,吐出生活中的不快。

都市人生活壓力無可避免,有人會選擇狂食狂買,用最好的物質彌補心靈上的空虛;或許生活在演藝圈中最美的人和事都見得太多吧,阿旦紓緩壓力的方法,除了喜歡按摩喜歡得自己開店之外,就是回歸大自然,例如去年跟一班「怕曬怕累」的朋友到澳洲旅行,依然力排眾議,最起碼都要走訪過一次Lincoln's Rock,欣賞過當地壯麗的自然風光才算不枉此行。「行街購物,其實在香港都已經足夠,所以我去旅行都偏好體驗自然風光。」

愛護大自然,是山野活動首要的條件。(鄭子峰攝)

然而,即使自問是位山系女生,她喜愛的依然是在大自然中「放空」的享受,像今次鎖羅盤之行般「苦行式」的行山活動,並非她平日的追求。「我只敢說自己擁有中下水準的遠足露營功力,因為自細參與任何山系活動,總有些高手可以依賴,問到我專長的山野技能的話,應該就是煮食這種女生情懷,我多數只會負責這個環節,其餘時間就只會帶着兩隻哥基犬,優哉悠哉地享受野外慢活。平日我不時會留意一些露營食譜,好像今年2月到西貢大灘時,便嘗試了網上教學的A4紙箱燒雞,結果也很成功。」人人對野外生活的追求都不同,不變的,是偶爾從現實中抽離,將生活步伐稍稍放慢,自然體會到城市生活中難得的小確幸。

人在「與世隔絕」的野外環境,很容易變得急躁,真實的修養與性情自然很容易表露出來;而經過這次行山旅程後,我對女神有了更全面的看法。(鄭子峰攝)



X
X
請使用下列任何一種瀏覽器瀏覽以達至最佳的用戶體驗:Google Chrome、Mozilla Firefox、Internet Explorer、Microsoft Edge 或Safari。為避免使用網頁時發生問題,請確保你的網頁瀏覽器已更新至最新版本。